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贫困我要离你远去第二十九章:暗访日记之四

“这次我们是去验收成果的。”早晨刚出发时,带队领导杨金泉就对我们开起玩笑,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

“但大家还得铁石心肠,当好判官,一项项过关。如果手下留情,将来上级督查或第三方评估发现问题,那我们真的无颜再见江东父老,所以在工作中得坚持严而又严标准。”副秘书长笑笑后强调。

“领导,再怎么样,我们也不能砸自己的牌子。”我们暗访组成员来自不同单位,无形中就代表了单位形象,每个人也格外珍惜这样难得锻炼机会。只有我身份超脱,偶尔开句玩笑调和气氛。

“走吧!”杨剑雄主动拿上我的行李,美女就是享有别人照顾的特权。

当天我们重走老路,直杀到了苏比比家,这次面貌是真的大变样,一家四口人全换上了新衣服裤子。在土坯房不远处平地处拨地立起一幢砖木结构房子,一字排开,一共四间,除了门窗外,主体结构基本完成,工地上有十几个工人正在紧张有序忙活。

“各位领导,我是这里的驻村第一书记王军,前次我由于政策水平低,犯了一些不该犯的错误,垦请领导们谅解。”一个胡子拉碴的小伙子来到我们面前点头致意后说。

“这,”大家面面相觑,如果不是他自报家门,我们根本不敢相信这就是一位机关干部,只见他脚穿解放鞋,一身沾满灰尘的工装,双手套着一双旧手套。

“你真的是原来那个与我通电话的第一书记?”这次轮到副秘书长一脸惊奇扫视这位与民工无差别的第一书记。

“让各位领导见笑了,你们走后单位领导就赶到现场,我们直接了解情况后电话汇报县委分管领导,县委政府连夜开会,将苏比比家列为建卡贫困户,专门解决了建房资金,要求三十天内完成房屋建设任务。我和帮扶人兵分两路,我和包组干部负责建房,帮扶干部负责带婆媳到市医院看病。你们不知道今年到处搞建设,民工紧张,我们只好找来几位技工,我们和党员民兵当工人,本来早该完成任务,但苏比比家不通公路,砖、水泥、砂石、钢筋得人背马驮搞二次搬运,挑灯夜战也未能让领导看到贫困户搬进新居,还请领导理解我们工作难处。”王军低着头说。

“我们满不满不意不要紧,关键得由贫困群众点头认可。”副秘书长难掩脸上喜悦之声。

“我们满意,非常满意,共产党的干部比我们亲人还亲。”只见苏比比一家人拥上来,紧紧握着我们的手不放。

“感谢了!真的感谢了!”脸色红润的苏比比母亲热泪撗流。

“这位兄弟用自己私车送我们到市里看病,他和他媳妇一直忙前跑后照顾我们,整整两个星期没要我们花一分钱,临来时给我们全家人每人买了二套衣服、裤子和鞋子。活了这么老,第一次遇上这么对我们好的好人。”老婆子用手指着站在身后一脸微笑的中年人。

“我是临近退休的人,什么都无所谓了,但单位安排帮扶他家,说明我们之间有缘,我也不能退缩逃避。那天我和妻子带她们去市里,谁知她们都是第一次坐车,一上车就晕,我是走走停停,五个小时路愣是走了二天。沿途开销和不能报销都是我私人掏腰包的,我就当我今年目标考核奖提前领了,我一半他一半,我这样做不求表扬,只求心安。”帮扶人依然在笑。

“大哥你是这个。”我真诚竖起大拇指,越是真诚平凡越能使人感动。

“领导,等我把旧房子推倒了,搬进新房,一定请你们这些贵客到家做客,我一定用最高礼节款待你们。”苏比比发出真诚的邀请。

“谢谢!”副秘书长双掌合拢弯腰点头。

“其实我建议你们保留一些这样破烂土坯房,加固一下作为展览馆,鲜明的新旧对比,就活生生说明我们脱贫攻坚取得的成就。”副秘书长边说边往外走。

“领导,时间已经到了,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顿大锅饭。”第一书记一脸真诚。

“不了。我们晚饭已经另外安排好了。”副秘书长善意的撒谎。工作纪律要求,不得接受或指使任何暗访对象安排的食宿、礼品礼金,否则严惩不贷。

“整改效果不错,那潘树林家还需不需要实地去看看?”吃晚饭时,看着气氛不错,杨剑雄乘机提出申请,说真的,那往返接近四个小时山路可把我们折腾苦了,第二天每个人腿部发胀发痛,迈下腿都犹如针刺。所以杨剑雄就充当了大伙传声筒,那次吃的苦大家历历在目。

“要不,通过手机联系了解,前次去他邻居家时留有电话号码。”有人给我使眼色,示意我再找点站得住脚的新理由。

“不行。信任代替不了监督,百闻不如一见。”副秘书长一口回绝,理由还挺冠冕堂皇,我在心中埋怨,又得让我们再受一次苦。

“我们不能只让探照灯只照别人,人家能当几十天卖苦力工人,我们怎么就不能去走那点山路。”看来领导心中有想法。

第二天我们长途跋涉,赶到了还是扑个空,虽然我们头天联系他的邻居,请他带信给潘树林,说要去走访他。谁知我们去了邻居只是淡淡告诉我们他忘记通知了,潘树林到学校去看女儿去了。我们只好想方设法通知他学校老师,麻烦他在学校等我们,否则错过了,这大山找个人想当于大海捞针。

“他应该知足了,他老祖先人都没这样对他好过。”邻居朝他的新房努努嘴。

“不费吹灰之力就有人给他送东西和岗位。”声音怪怪的,与前次热忱判如两人。

“满意,房子变大了,家用电器和家具都有了,公益岗位也安排了。只是这样优惠政策能延续到什么时候?”找到潘树林他朝我们点点头。

“政策只能越来越好。”副秘书长肯定的回答。

“你的任务主要是培养孩子。”我笑着对他说:“我回去后想办法找机构和个人资助你两女儿上学。”我为自己揽下一个任务,因为这几年跑基层,我太清楚培养一个人材对于一户贫困户意味着什么。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