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回到乡间的大表哥(1)

他们吃过晚饭之后,西锐和表姐紫樱在饭桌上正聊得感兴趣的时候,二大表哥——方中意从外屋醉意的推门走进来。进屋后,他见到表姐便说他要去接他哥去。紫樱问他:“你能去吗?喝了这么多的酒?”

二表哥:“没事的,我拿去的。”

紫樱:“你怎么去啊?”

“我们赶大车去方圆里去接他们去。”

紫樱担心地:“你们路上可要小心啊!”

“没事的。”二表哥:“下午我和生产队老五头都已经说好了,他让我八点半到山下队部里等他。我现在就去了!”

“外面雪大要小心啊!”

这时,西锐也赶忙抢着问二表哥用他去不?方中意摇摇头说:“哎呀!你还是太小了,外面雪太大,你就先留在家里等着吧!”

说完,二表哥就转身去了隔壁姑姑和父亲的屋里。

等二大表哥出去后,西锐这才听到表姐在责怪他:“西锐,你没事儿去那干什么呀?外面天这么冷,路又这么滑,你大表哥和大嫂他们到了家恐怕要到下半夜才能到的啊!”

等一会儿,紫樱告诉他说:“哎!我们都不用等他们了,现在赶紧进屋去睡觉吧!明天,我们就能见到他们的。”

等一会儿,就在方中意出去后,西锐才从表姐的嘴里听说有关今晚大表哥和他的女朋友是他们白天从冰海市过来的消息,表姐说,大表哥和表嫂是过年前就已经到冰海市了。应该说,他们是年前就到表嫂——林然家啦!他们是在那里过的年三十。

其实,在那个时候,姑姑家和西锐家的情况是一样的。当时,他们都是响应党的号召,在备战备荒的背景下,内地开始大批向农村和偏远地区疏散人口,以备战争的发生。同时,因为政治上的因素,那时他们的父辈们都存有一些历史问题而没有搞清楚,在派别的争夺压迫下,他们是不得不走向下放到农村的这条路。这样,他们的家才纷纷离开冰海市和阳城两个大城市。那时,他们并都没有想什么?只是想他们是在响应党的号召,放弃城市里的生活,去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在当时,他们没有多想什么,他们连个退路都没给自己留下,是光秃秃的离开了他们钟爱的城市生活。

现在,他们曾经居住十几年的冰海市,他们连个落身的窝都没有留地置身离开了。那时,只要一提起冰海市,姑姑的心里就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悔恨、郁闷、自卑。为此,他姑姑许久都不愿意在外人面前再提冰海市三个字。

在当初,西锐和姑姑的家是一样,当时他们的家属是完全可以不去随他们下乡的。原因是姑姑家有个年迈的奶奶,而西锐家有个工伤在家养病的母亲。因此在那个时候,姑姑和他父亲是可以一个人去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但是,当时姑姑和父亲都还是考虑到家庭分居等因素,才一味地把他们的家人都搬到农村去了。结果,他们现在落得个连城里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必定,那时他们家住的都是公房,你人走了是要交房子的啊!

如今,西锐姑姑的家已经与冰海再无任何瓜葛了。他们现在出行冰海市同其他人一样,要去住旅店了,同样是要享受着外来人口的待遇。

那时,据西锐姑姑讲:“有时,她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会责问自己,为什么我现不是冰海市人了?”

在那个当时,像大表哥这样的还能回到冰海市来住上几天,这对于他们那些一起下乡的哥们来说就简直都是件很奢侈,嫉妒,羡慕的事情啊!这些在以往,他们要是回一趟冰海对他们个人来说,并不算什么事儿?现在却不同了,对于他们这些已经离开城里的青年人说,你想回到冰海市,那简直就是一件让人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

那时,什么叫“天道轮回?”

只有你遇到这种困境的时候,才能理解这句话成语深层次的含义。

那个时候,这些对于西锐姑姑这位处长来说,这样的事情,在过去就是一件很普通的小事情,可现在却变得让他们自己都感到无能为力了。

因此,在那个当时,就连小小的西锐都能感受到:一个人到你点背的时候,你是没有一点能力和尊严。

现在回头再一想,人有时,当你在遇到命运走麦城或点背的时候,你喝凉水可能都会冰掉牙的。

少顷,西锐和紫樱正在聊天中,忽然听到他们家的大门发出一声闷响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西锐朝紫樱点点头,他们都知道,这肯定是他二表哥刚刚走出去,应该是去接大表哥和表嫂林然去了。

就在刚刚,西锐听到表姐紫樱说,大表哥和表嫂今天是乘坐大表哥他同学单位的一台货车来到他们这里县城办事儿。在此之前,他们事先是没想到今天会遇到这里连续两天下大雪的。因此他们才改为今天一早就出来了。

可是,因为,雪后路面上很滑又不好走,让他们谁都没想到他们的车子在半路上会遇到前面车辆发生车祸,而耽误他们四个多小时的时间。等他们进县城时,都已经快到天黑了。在大表哥他们到县城候,他才从县里打来长途电话。

当时,他们的电话,是打到了他们的大队部里,是别人才转告给二表哥的。

在二表哥接到这个消息候,他一推算:从他他们到家里的路车和时间来测算,最起码他们到家也要下半夜才能到的。这样,方中意才告诉家人先别急,大家晚饭就不要等他们了。这次定下来,他们家的晚饭提前开饭!

其实,关于接大表哥和表嫂的事儿,今天下午,二表哥就从生产队里早早地借来一辆马车,说是今晚他们要去公路山下的一个叫方圆里镇子去接大表哥和表嫂。那天,他们的汽车就能停在那里,因为这里的山高路滑,汽车是进不来的。这样,汽车才只能把他们送到哪里的。

此时,西锐和紫樱正聊得高兴的时候,他们房间的门被推开,是西锐姑父从屋外走进来。姑父进屋后,已经醉意朦胧地和西锐说几句话后,就马上把他和表姐给撵回去,他自己则回屋上炕休息了。

这时,正在上屋聊天的父亲、奶奶和姑姑正谈笑风生地在聊天……现在,他们正开始是东西南北地在聊个没完没了。

那一夜,西锐父亲、奶奶、姑姑他们聊得很晚之后,才上炕休息……

第二天,天没还没太放亮,附近的公鸡就开始新一天的鸣叫了:咕咕咕……

此时,睡着奶奶身边的西锐被外面的鸡叫声给叫醒了。他睁开眼睛抬头望一眼窗外,发现天色已经开始慢慢放亮了。这时躺在床上的西锐,忽然听到姑姑从她屋里推门走出来的声音。

再等一会儿,就从厨房里,听到他姑姑轻手轻脚地洗碗、刷锅、做饭的声音了。

这时,西锐忽然感觉他想要去一趟厕所。于是,他就下地,穿着奶奶的大鞋一个人悄悄地推开门走了出来。在门口,睡眼松醒的西锐从里屋刚走出来,正好碰上正在生火的姑姑,姑姑见西锐起来了,小声问道:“哎!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啊?起来得这么早干什么啊?”

“我要去厕所。”西锐:“姑姑,我睡不着了。”

姑姑:“你怎么能不多睡一会儿啊!”

西锐:“姑姑啊!我睡不着了!”

“嗨!你这个小小的年纪,怎么还能睡不着觉呢?”姑姑笑着点点头,问道:“你看见没有啊?你大表哥和表嫂他们昨天半夜才到家里的。”

西锐问:“他们几点到的家?”

姑姑:“大概下半夜一点多钟才到!”

西锐听了,先点了点头。他一想起大表哥他们昨天夜的一路辛苦,就觉得他们现在应该还躺在床上睡觉呢!至于,他大表哥和表嫂究竟是什么时候到的?他是不知道的。必定他的觉睡得太死了一点,他们回来,他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的。

后来他们回来的事情,还是西锐第二天上午,从二大表哥嘴里听到的,他说:他们是赶着生产队的马车,去了一个叫方圆里的繁华镇子里,他们才把他大表哥和表嫂给接回来的。

当时,他们也是很晚才到的方圆里。等他们到那里以后,他们的马车才刚刚到的。在接他们回来这里时,都已经是下半夜了。

少顷,在等到西锐上厕所回来以后,他发现正在做饭姑姑的头上,正披上一条白毛巾,就像个农妇一样。这时,看到她从炉灶下面起身又推门走出去,一个人出去抱柴草再回来准备烧火做饭。从姑姑这一连串的动作和打扮,让他在想:姑姑的这份打扮简直就是一个农家妇女啊!现在,如果不知道底细的人,是很难能看出姑姑还曾经是冰海市化工局机关的一位大处长啊!

那时,在西锐幼小的记忆里,姑姑是一位非常出色,漂亮,能干的女强人,她高高的身材,清秀的五官,走起路来总是面带着微笑,是和蔼可亲的。记得,他很小的时候,还在幼儿园里,每当姑姑到他们幼儿园去接他回家的时候,她都会一个人站在幼儿园接孩子的人群里,让西锐会很明显地一眼就能认出是他的姑姑来接他来了。那时的姑姑,人是很漂亮的,感觉姑姑的漂亮让他在小伙伴面前很自豪,他总在说:我姑姑明天会来接我回家的。可是,那时姑姑就再也没有去接他回家了。

现在一想,接西锐回家的事情,只是偶尔那么一次。那时姑姑的家,必定在冰海住啊!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