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贫困我要离你远去第二十七章:暗访日记之二

“下一站不知到什么地方去?”坐在车上我随口问。

“一切由带队领导决定,没有行程表和路线图,但重点是边缘死角地带的特困户。”杨剑雄似有顾忌,必竟搞暗访最重要的保密,以便出其不意,方能发现真实的情况。

“吃住行也是保密了哦?”我开起玩笑,说真的我还未适应这严肃认真的工作环境,以前出差,同事们都是又说又笑,工作娱乐两不误。

“那当然,我们就是脱贫攻坚战场最前沿的侦察兵和轻骑兵,去无影来无踪,发现问题和难题都是集中汇总后与当地县委政府专题反馈,事后又回访的。”杨剑雄解释。

当晚我们夜宿银坝好景民宿,老板随口问我们是做什么,副秘书长说我们是旅游的,还顺带问起附近景区特点,老板双眼立刻亮了起来。

“这几年县上大力倡导旅游兴县,公路修好了,每年都有不少自驾游和背包客经过我们这里。但你们要看最美风景,还得请本地向导进行徒步游,金依原始林区,银奶河、五彩湖、天彩山,美不胜收。”

“可惜时间有限,下次我们一定细细欣赏。老板你能不能优先为我们安排饭菜。”因为连续一天坐车走路,大家累得精疲力尽,都想早点休息,副秘书长脸上勉强挂着笑。

早晨我们守在厨房自己动手做饭,手忙脚乱添饱肚子,给每个人茶杯灌满开水,又钻进车里朝不知名的目的地前进。

中午我们未停留,在车里用牛奶和干粮解决午餐,翻过一座山又往下走,碰见岔路往里行,走了两个小时抖得难受的土路后停下,我们紧随领导往山上爬,在路上遇见一位大爷。

“老大爷,你们这附近有没有建挡立卡贫困户呢?”副秘书长递过香烟,用打火机给他点燃后问。

“有,住在那对面高山上的潘树林就是贫困户。”大爷看了我们一眼。

“能不能请您带我们去看看?”副秘书长客气提出请求。

“当然可以,那家也是条件困难,但愿你们去了能帮他解决点实际问题。”老大爷把烟灭掉后就向前走,看来这到潘树林家还得经过林区。

别看近在眼前,但真走起路还是远,花费了近二个小时的时间,我们气喘吁吁的站到了潘树林家,映入眼帘的两间木樏子和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土坯房就是这户贫困户全部家当,走进屋去,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什么像样家具,粮食撗七竖八堆在屋里。

“这房里东西堆放毫无规律,一看就不舒服,归类整理也就耗费几个人工而已。”副秘书长微皱眉头。

“领导,你放心,我马上整改。”一旁男主人略显拘谨,身后跟着两位小女孩,眼睛扑闪扑闪的,我掏出怀里口香糖,分别塞在她们手里。

“孩子上课了吗?”杨剑雄问道。

“上了,大的在乡中心校,小的在村幼教点。”潘树林抬起头手牵起两位女儿。

“你老婆呢?”我问道,想象中这两位女孩应该是位美女。

“得病走了。”男主人悲伤得低下头,我也自责不敢抬头看人。

“你脱贫了吗?脱贫标准知道吗?”副秘长抬头看钉在墙上的帮扶责任卡。

“2018年脱的贫,脱贫标准是两不愁三保障。”潘树林弯腰进屋找来小凳子。

“能将你的户口薄和帮扶手册拿来给我们看一下吗?”副秘书长问道。

“好的。”潘树林说完就进屋,不一会就捧来红色帮扶手册和灰黄色的户口薄。

“你家有五口人?”

“现在只有四口人。”

“你家土地有五亩?”

“承包地是有五亩。”

“去年收获洋芋二千斤玉米有一千斤?”

“差不多吧。”潘树林思虑一番后点头。

“去年你有工资性收入五千元?”

“什么意思?”潘树林一脸茫然看着我们。

“就是打工收入或者公益性岗位的补助。”扶贫开发局联络员上前解释。

“那没有,我一人又当爹又当妈,那有时间出去打工,村里公益岗名单没有我,这笔收入我没有。”潘树林头频频摇头否认。

“真的没有?”副秘书长一脸认真问。

“真的没有。”潘树林回答极为肯定。

“你们去几个人到他的左邻右舍了解核实一下。”副秘书长抬头望向大伙安排。

“领导,下一步能不能将我们家列为低保,实在不行,给我安排生态护林员岗位也行,我接送女儿顺便也可以巡山护林。”潘树林满怀期待望着身边的副秘书长。

“这,”副秘书长脸色僵硬。

“我们只负责督查发现问题,严禁插手地方具体工作,这是工作纪律,谁也无权违反。你的问题只能通过正常渠道反应解决。”

说真的,有时我们真的羡慕电视上那些明察暗访的大领导,杀伐决断的为民排忧解难。

这时两队派去调查核实情况的人员一前一后回来。

“秘书长,情况属实。”

“属实。”

副秘书长直接电话打到了他的帮扶刘长林手机上。

“刘长林吗?去年你的帮扶潘树林人均收入只有二千多元,这符合贫困户退出标准吗?”

“当然符合,只要人均达到1750元就能脱贫了。”电话那头刘长林一副满不在乎样子,我们听后倒抽一口冷气,一位帮扶干部居然连脱贫标准都不清楚,他的工作可想而知,这样浑浑然干部除了他还有没有,有多少,我们的心立刻如铅压般沉重。

“潘树林家2018年收支台帐中有笔五千元工资收入他并不认可,你怎么解释?”副秘书长沉下脸。

“这个,”刘长林沉呤一下,然后开始回答:“我们单位帮扶贫困户收支台帐一直有驻村工作队填写,具体情况我不清楚。要不要我把他们联系电话给你们,你们直接问他们?”刘长林声音小起来。

“不用。”副秘书长冷冷挂断电话。

由于当初赶到潘树林家时太阳已快下山,完成工作时夜幕降临,我们只好每人手持一把手电筒下山,好在那位大爷给我们每人发了根自制柺杖,可以稍微减轻我们下山时劳累。

“共产党干部如果都像你们这么认真负责,那我们农民就真的过上神仙日子了。”

所幸下山路要轻松许多,否则又累又饿的我们恐怕走不到停放车辆地方。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