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大汛潮——第六十五章 组建渔民武装

渔船慢慢的驶进湾内。

远远的看见,站在船头上的人影好似胡刚的身形,宝乐只是觉得像,心里却没以为真的会是胡叔本人。不过等到近了的时候,却发现那个身影不是胡刚是谁啊!

宝乐简直是喜出望外。胡刚看到宝乐高兴的神情,也不由得笑着和宝乐招呼着:“这边挺好吧?”宝乐苦笑道:“好是好,就是事情太多了,人手太少了,忙不过来啊。”“是啊,那边也是这样,现在咱们是两头忙,两头还都打瞎胡,这样不行。得把人组织起来,从现在起,负责搬家的和负责安置的人员都得固定下来,其余的人分好组,每个组负责干什么每天按时汇报。” 胡刚说道,“这头的向你汇报,那边的向我汇报。船上的事情由你大叔负责。”宝乐说道:“胡叔,在这里,我怎么有种怪怪的感觉啊,心里不踏实。”

胡刚一听宝乐说这话,心里立马想到土匪海盗。这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不管附近有没有这些武装组织,现在咱们已经到了这个偏僻的地方,人生地不熟的,确实是不能不防。胡刚对宝乐郑重地说道:“宝乐,你这句话提醒了我,为了防止有土匪海盗来捣乱,我们这边必须得有专门负责安全的。走,咱们去把那几枝枪取出来,今晚我就教会大伙怎么用枪,以防万一。从现在开始,船上也得配备枪支,用来保护自己。”

胡刚这次跟着渔船过来,并不完全是因为商量搬家的事情,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考虑到那些枪支的的安全问题。现在每天都有村民入驻卧龙湾,生火做饭免不了要到山林里捡柴火,甚至有村民到山上砍树的事情发生,这样的话,枪支很容易被村民们发现。虽说当时胡刚把枪栓、子弹都卸下来了,走火的事情不担心了,但万一村民们发现了枪支,无意中给损坏了,那损失可就大了。这些枪支可是下一步组建游击队闹革命的本钱啊。当时因为没有更好的地方可以保存,只好急忙慌促的将枪支藏在密林丛中作为权宜之计。

现在不行了,得赶紧另想办法。说是另想办法,最好的结果就是,能尽快和当地的党组织接上头,让当地的抗日游击队把这批武器拿去,他们会比过年都高兴的,在地方的抗日武装组织里,很难得能看见有机枪这种武器。胡刚的手里就有一挺机枪,这要是让哪个游击队长得到,肯定比自己娶媳妇还高兴。

可现在倒好,想出手的出不去,想得到的却又没有门路。真是难为人。而刚才宝乐的一句话,顿时让胡刚纠结的心豁然开朗。利用搬家的这次机会,借打击海盗土匪的名义,挑选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青年,组建一支渔民武工队,白天没有什么危险的时候把枪支藏起来,晚上则把枪支取出来进行训练,并在村子里巡逻守夜。而且这样做还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本地的党组织一旦知道,有一个新的武装组织在这附近活动的话,肯定会派人来观察联系的。这样的话,倒省得自己到处打听了。有的时候,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忙活了半天却没有头绪,可在别人无意的一句话里,就有可能触发当局者的灵感,从而使问题得到圆满解决。

胡刚兴奋地和宝乐一起,把运来的东西卸下船。这一趟胡老大把自家搬来了。他这几天老在海上跑,基本上也没时间回家,老婆孩子看见人家开始搬,也沉不住气了,既然早晚要搬,不如先搬过去也省心了。胡老大想想也是,自己来回在海上跑,确实也照顾不了家里,早搬过去大人孩子也就安心了。

当天中午,胡老大和弟弟胡刚一说,胡刚也表示赞成,并说自己也跟着船去一趟卧龙湾。船上的水手连同左邻右舍的人一起帮忙,把那些能用不能用的家具、门板窗户之类的物件都装到船上一起运来了。

现在卧龙湾已经正式进驻三家居民了。加上其他人员,现在卧龙湾已经有十几口人在往返流动,如果顺当的话,估计不用十天,卧龙湾的人口得增加到四五十人。如果不提前做好各方面的准备,并组织好生产的话,这些人的吃喝住行到时都是问题。虽然渔民出海捕鱼离不开渔船,但现在情况特殊,没有渔船也得想办法捕鱼。这样,就得靠那些不用渔船也能捕鱼的渔民发挥他们的特长了。

天色已晚,再搭窝棚的话也不太现实,幸亏有搭好的几间窝棚可以临时凑合一下,等明天再搭了。不过今晚就委屈陈雷他们几个小伙子了。陈雷倒是非常机灵,主动提出来晚上几个小伙子到船上睡就行。渔家的孩子抗造,风里浪里都不怵头,露天睡一觉算啥?几个人把自己的铺盖搬出来,然后把胡老大几口人的铺盖搬进去。随后,几个小伙子将自己的铺盖放到了船上。

几个人还没有安顿好,就听到宝乐喊他们。宝乐的旁边还站着胡刚,陈雷估计可能是有什么事,招呼几人下了船跑了过去。胡刚说道:“走,大家一起跟着我取东西去。”说完率先向山林里走去。

等来到一处密林深处,宝乐和胡刚用手里的树枝朝脚下的深草丛里抽了抽,以便驱赶藏在里面的蛇虫,随后,边在深草丛里挥动着树枝,边一起钻进了树丛中。

陈雷几人看得莫名其妙不知所以。二人进去的时候也未曾说话,陈雷几人干脆就站在原地等着。只听见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也不知他俩在里面干什么的。大约有一袋烟的功夫,胡刚在里面喊道:“伙计们,接着。”话落的同时,一只乌黑的枪管呈现在几个小伙子的眼前。陈雷先是一惊,继而掩不住内心的惊喜,一把将伸出来的这支枪抓在手中。

宝乐和胡刚将藏在这里的机枪、步枪一并起了出来,大家一起背着枪支来到船上。胡刚将用油纸包着的枪栓也挨个都装了上去。别小看这几支枪,抗日战争初期,许多有着近百十号人的游击队也不过只有十几杆枪,而且还没有机枪这种重火力武器。而他们几个人阴差阳错地误打误撞,解救了乡亲不说,还为革命的发展壮大准备下雄厚的资本。

再一次握枪在手的感觉,果然不同于第一次的菜鸟感觉。宝乐提枪在手,身上顿时涌出一股钢铁般的豪气,真的是人借枪威,枪借人势,人枪合一的感觉顿时散发出一股杀气。宝乐自己只是感觉到自己刚强了许多,却不知在他身边的陈雷等人,却已感觉出一股无形的杀气。胡刚在一边也感觉到了。虽然气势并不强大,却让胡刚也惊诧不已。

宝乐将手中的枪操练了一会,然后放下手里的枪,看着正在练习瞄准的陈雷,问道:“兄弟,练习的怎么样了?”陈雷感到放下枪的宝乐又回到了以前的平和。陈雷说道:“我第一次摸枪,也不知道自己练的怎么样了,比不会强点吧。”宝乐笑着点点头,说道:“是啊,我第一次摸枪的时候,是胡叔急急忙忙的教我和大货的,结果一着急的时候,就不知道怎么开枪了。还是胡叔端着机枪扫射的时候带劲。”陈雷听宝乐说起机枪的时候,一把抓起机枪递给宝乐:“你拿机枪试试。”

宝乐两手接了过来,平端着站在船上,想起几个鬼子在海英家里砸门的情景,宝乐心里情不自禁的又涌出一股愤怒。也就在这一刹间,胡刚感觉到从宝乐的身上又爆出一股强悍的杀气。胡刚的心里惊诧不已,平时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一摸枪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那种感觉真的很压人。对这个宝乐,胡刚倒有点看不透了。不知道宝乐以后能有怎样的一种变化。

宝乐从第一次的枪战中彻底领悟到武器的重要性。此时端着这挺曾经让胡叔大发神威的机枪,开始一边向胡刚请教用枪的要领,一边琢磨着怎样尽快熟悉使用方法。胡刚见宝乐专心的样子,说道:“用枪首先要了解枪的构造、性能。就像我们下海打渔一样,既要了解汛期会看潮水,还要知道怎么下网、怎样行船,这些都会了,下海才能保证打到鱼。你说是不是?”说完,胡刚示意宝乐将手里的机枪交给他。胡刚接过机枪后,将机枪放在甲板上。陈雷几人见状,知道胡刚在给他们讲解有关枪的知识,也都围了过来。天色本来已经暗了,几人一围过来,中间更加显得暗了。宝乐让陈雷把船上的小马灯拿过来。在小马灯的照耀下,几个人聚精会神的看着,只见胡刚随手几下就将机枪拆散开来。宝乐几人一看心里不禁一疼。这不是糟蹋东西吗,好好的枪拆了到哪儿再弄去?

宝乐几人哪里知道,这枪可以拆卸的。不过宝乐脑子转的较快,知道胡叔不会冒冒失失的,将这么好的一挺机枪报废掉,他既然拆枪,肯定是有他的道理。宝乐绝对相信胡叔的一言一行。

转眼间,一挺好好的机枪变成了甲板上的一堆乱铁。这时只听胡刚说道:“你们看好了啊。”嘴里说着,手里可没闲着,随着“咔咔”的声音,一会的工夫后,甲板上的一堆乱铁又变成了一挺完整的机枪。把宝乐、陈雷等人看得目瞪口呆惊叹不已,原来枪还能这样啊,可以随意拆开卸下。不过转念一想,这样拆卸也只能是在行家手里才行,自己是绝对不行的了。

胡刚看着几个人崇拜的眼神,说道:“你们看我现在会的东西很多是吧。”看着几人点头,他继续说道:“我出去闯的时候,和你们一样什么都不会。不会不怕,不会咱可以学呀。什么能耐都不是天生就会的,只要想学肯学爱学就能学会。”宝乐等人仿佛明白似的连忙点头。

胡刚露的这一手,就是想让这些小伙子明白,对不会的东西不要有畏惧心理,要敢于去了解它,弄懂它。对于家乡的这些小伙子,特别是以宝乐为代表的这些小伙子,胡刚在想着如何让他们尽快的成长为革命队伍中的一份子,为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伟大斗争增添一份力量。

宝乐说道:“胡叔,我拆着试试,你在一边指点好不好?”胡刚笑着说:“行。”又转头对其他人说道:“你们也都看着,看他是如何拆的。”宝乐接过机枪,正要动手拆,却听到一声洪亮的女声传来:“老少爷们们,天黑了,吃饭了。”胡刚笑道:“行了,先不练它了,咱们走,王二嫂喊咱们吃饭了。吃完饭再来。”

大家背着枪下了船向新家走去。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