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潘国武小小说《最后的晚餐》

雨细得像牛毛,从空中歪歪斜斜飘落下来。江滨路的水泥地面,在灯光照射下,泛着淡淡的辉光。一辆警车闪着警灯,划破雨帘,迎面驶来。汤姆浑身像筛糠一样地抖索。他转身闪到大树根后面,背朝公路,做出一副小便的样子。

警车走远了,汤姆沿着江滨路,继续前进。鬼使神差一般,汤姆就走进了达咩小镇的一家餐馆。店名叫什么,他没有注意留意。大厅里,座无虚席。服务生微笑着迎上来:“二楼三楼的包厢,都订满了。”

汤姆顺着服务生的指向,走上二楼。最里边,还有两张桌子没有人占用。吵……汤姆摇了摇头,径直往三楼走。三楼大厅里,还有五六张桌子空留着。他在一张靠窗的饭桌旁坐下。服务生端送茶水后问道:“先生,您们几个人用餐?”

汤姆呷了一口茶水,举起右手食指:“就我一个。”

“非常荣幸,由我来为您服务。”

服务生油腔滑舌。他一边翻开菜谱,一边滔滔不绝地推介餐馆的招牌菜。听起来,好像店里的每一道菜,都是名菜。汤姆就点用半边七百弄鸡、一盘六也鱼怪、一碟七百弄羊扣和一碗羊活血。服务员转身往楼下走时,汤姆又叫一声:“喔,来两斤板升米酒。”

等着上菜的间隙,汤姆转身趴在窗台上:雨中,红水河两岸的凉亭,大化水电站……朦朦胧胧,如梦如幻;近处,缕缕雨丝飘洒在房顶上。渐渐地,水滴积成小水珠往下滴落,弹唱出一首首优美的小曲;东风桥这边,好像有小孩打着伞,屁颠屁颠地朝达咩小镇方向走来……

“孩子应该长得很高了吧,他会不会也踏雨去玩水?哎,要是我能陪伴在身边,他肯定玩得更加开心……”汤姆出走的时候,孩子追出几条小巷,哭得很厉害。思忖中,身后传来女服务生银铃般的声音:“先生,您点的菜上桌啦。”

不知什么时候,邻桌坐着一名男子。菜,也上齐了。男子不停地拨打电话。一刻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他拨打的电话,好像没有人接听。两个男人,各坐一桌,而且也在各自酌着小酒。最终,汤姆主动朝男子打招呼。

男子抬起头来。

“孤独的人,我们拼桌喝酒吧,”汤姆语句温和,带有商量的口吻,“我们也要给自己营造热闹的氛围。”

两人都喝了很多酒。男子半醉半醒地,终于说话了:“被女朋友放鸽子了。”

“原来,你想成家了。”

男子举起酒杯:“来,哥们,我们碰一杯。”

“不碰。我们志同,道不合。我有家,可我,不能回家……”

“原来,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汤姆没有回话。半杯酒,已经罐进嘴里。没有人发现,他的眼圈变得红肿起来。汤姆耷拉着脑袋,不停地往嘴里添菜。汤姆再一次举杯的时候,男人也跟着举起酒杯。他们素不相识。喝酒的时候,他们却变得很默契。

末了,男子掏出手机:“哥们,我们……”

汤姆连忙摆手:“我最不喜欢玩这个。”在陌生人跟前,自己竟然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这也太不像自己了。汤姆的思想斗争得很激烈。一杯酒灌进肚子里,他的脑子突然蹦哒出一个想法,那是他从来都没有好好想过的想法。

那天晚上,汤姆从餐馆出来后,在一家经销店门外徘徊。

电话打通了,汤姆把话筒贴近耳根,久久不说话。

“老三,我就知道是你打的电话。你的孩子,天天都在念着你呢。”

在家里,汤姆排行第三,父亲就一直喊他“老三”。电话里,父亲还提到“你的孩子”,汤姆听得心里翻江倒海。整个人,早已没有了醉意。汤姆巴不得马上飞到身边,向他们诉说别后的思念。

汤姆决定去投案自首,交出涉案款项,接受惩罚。他认为,这样才有出路。

警察事后问汤姆:“潜逃4年多,你走遍全国各地,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决定。”汤姆抹掉眼泪:“别说了,达咩小镇的饭菜,给我找到了家的感觉。等出来的那一天,我一定要把达咩小镇的美食吃个遍。”

“好。我举双手赞成。”

这声音,有些熟悉。

汤姆循声望去,继尔惊讶地尖叫了起来:“你,你不是被……”

作者简介:潘国武,大化县人,现在《南宁晚报》谋职。系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广西小小说学会会员,作品散见《古今传奇》、《红豆》等,作品《不能说出去的秘密》被收入《2018中国年度作品微型小说》等书,《钓鱼》入围第十七届(2018)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哭声响亮》荣获“(2019)微篇小说金燕子文学作品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