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小说《岁月的河流》(四) 越长越大的坟山

“娘,这里风大,去那边坐着说。”父亲脱下身上的外套,铺在一块石头上,扶着奶奶坐下。

奶奶心平气和地接着说道:

”这第一件,是我死后,你就把我埋在这里吧。

第二件,切记!我走以后,五儿要是不成才,你随他去;他要跑了,你也别费心去寻他,以前有个道士摸个他脑壳,说他天生就有反骨。你若把他留在家里,反而对咱家不利。

第三个事,好好对廖家姑娘,她是个忠诚老实又只晓得闷头做事的好女娃儿,屁股又大,会生儿子。我对不起你芽,你好好儿地把你几个儿子养大,把祖宗香火传下去,总有你享福的一天。”

一直以来,奶奶对孩子们的管教都极为严厉,奶奶也难得对哪个孩子表现出母性的慈爱。一种不祥的预感袭遍父亲全身,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好在奶奶走在前面,并未发觉父亲的异样。

当晚,奶奶带着对爷爷的愧悔,对儿女们的牵挂,永远离开了人世。

奶奶下葬后,阴阳师离开的时候说过一句话:“等着看吧,这个坟山一定会越长越大的。几十年后,这一家人一定是你们全村最兴旺发达的!”

小时候也经常听村里人说起,那个老婆婆儿(此处要用自贡方言读)强悍得很哦,死之前自己去给自己找了一块风水宝地。

小时候也每年去给爷爷奶奶上坟,但没什么坟山好不好的意识。

后来,父亲母亲都走了。这两年哥哥们也想通了,允许我们姐妹清明节可以回家上坟(我不知道其它地方是什么风俗,我们这个地方老辈子的规矩是,大年三十和正月十五这天,出嫁的女儿不能再在娘家过年了,女儿出嫁后也不能回娘家上坟了,否则就会对兄嫂不利)。奶奶的坟山的确我在村里见过的坟山中最大的。我多次站在据说是奶奶当初站过的地方眺望,近处梯状的水田,水田边的梨花,泡桐树花;水田两边的坡地上,油菜花,豌豆花,糊豆花,绿油油的麦浪,无不令人心旷神怡;前方连绵起伏,重重迭迭的远山青黛,尽收眼底,让人心胸仿佛一下子阔大起来……

思绪也随着回到了七八十年前,依稀仿佛还能看到嘉陵江上的油轮驶过,听到牛儿渡的川江号子声,那就是奶奶的家乡。

其实奶奶走的时候才刚50岁。

记事后,曾经常听母亲说起:你婆是个能干人,长得又好,眼睛又大又有神,高高长长的,看见你大娘就好像见到你婆一样。

听母亲说多了,有一天清晨,四周雾蒙蒙的,我在家后的小山坡上看见一个高高长长的老婆婆,整洁利落,手挽一只小竹篮,一直笑咪咪地跟在我身后。我心里想,我又不认识你,你跟着我干嘛,然后我就开始奔跑,等我跑回家,她已经站在了我的床头,我又使劲儿喊……父亲母亲被我惊醒,原来是做梦了。我给母亲讲梦见了一个陌生的老婆婆,说她长得怎么样怎么样。母亲说:”幺儿(我是家里的老十一,七八岁了还特许跟父母一个房间睡,母亲更是溺爱我至极,现在哥哥姐姐们都还经常嘲笑那时的我都五岁了还在吃奶),不要怕,是你婆。婆这是喜欢你,来看你的。”

奶奶走后,曾当过十八年少爷的父亲,虽说已被奶奶逼着会做各种农活,甚至还会自己裁剪缝补,但没了奶奶的羽翼,要他独自操持一个家,还是显得力不从心;而且,那时,母亲还正怀着大哥。

本就生性火爆脾气的父亲,在奶奶周年祭的前一天,彻底被五爷”点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