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叶遍华《我寄人间雪满头》第11节

“你告诉了朕这些,是有什么打算吗?”我紧张地问,因恐惧一时支支吾吾,“朕,一定不会再对你无礼,你千万不要.......”

千万不要去见父皇。他盼着你荣华富贵寿终正寝,我不能让他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宁。

“先帝故去之初,臣确实想随他而去,但他日泉下相见,臣也惶恐先帝会因臣自作主张懊恼伤心。可臣确实也不想再待在宫中。”他眺望窗边,轻轻道,“臣想为先帝守陵,陛下可允?”

我大惊,连连推却,惶恐之下在心中想着有没有什么两全的对策:“皇陵苦寒,你身子那样差,怎能去那里?”

“他不肯我为他苦守,可我实在离不开他。”他倦然摇头,起身朝我长跪不起,“陛下成全臣罢。”

第33章

我最后还是允了卫映去守陵,只是借要给他在定陵侧修行所,留他到了父皇逝世一年余后才动身。

是日风雪漫天,我自城楼凝望他冰雪雕刻般精致的容颜,听他低低道:“陛下的字,是建宁。”

我愕然,他轻轻扬起下颌,怅然道:“自上林苑堕马后,先帝便忧心时日无多,撑不到陛下二十行冠礼,便想着先给陛下起字。”

“他翻了几夜的书,才对这个字稍稍满意。陛下要开治世,要护大昭子民安宁,建宁细想,很是适宜。”

我静静凝视着他,想起多年前父皇为他取字,我隐晦的嫉妒与酸涩,或许父皇是早已察觉的。

他是个好情人,也是个好父亲。

“朕不会辜负父皇期许。”我顿了顿,期许问道,“你还会回来吗?”

“昭有忧患,臣必身先士卒。”

能留住他的只要大昭,父皇的大昭。我既痛悔如此,却又庆幸如此。

我与他立在城楼上并肩而立,希望时间流逝缓慢,这样我便可以同他并立更久些,偏生此时内侍却来报:“陛下,雎国公求见。”

萧元胤。我一时说不上对他是什么想法,却听卫映道:“臣将启程,能先去见见他吗?”

“好。”我应允,一眨不眨地望着他谢恩离去的背影,知晓这是我此生最后一次凝望他。

.......

城楼之下,萧元胤眼见卫映踏雪而来,停在他身前三尺之外。他盯着卫映的脸,神色不复从前温文从容,却似乎还极力平心静气:“你要走了,不怕来日就死了?”

“生死有命。”卫映静静道,“况且你给我下的药,也应当没有烈到离了你就不行。”

“你果然什么都知道,只是不愿意点破。”萧元胤喃喃,倏忽间笔挺的脊背亦微微弯曲,“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可我不想放你走。”

“但我该走的时候,只有先帝留得住我。”卫映轻笑,朝接他的车辇走去,鞋履踏着冰雪发出吱哑的响声,“陛下不会因你做过的事猜疑你。封侯拜相,青史留名,是你囊中之物,触手可及。”

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而不可得之事。可他心底偏生意难平。

“卫羲照!”他忽然喝道,那声音仿若深恨 Y_u 绝般咬牙切齿,“若有来生,我必要早些去见你,纵然无相爱缘分,也不要如此生般于你无关紧要!”

他肩胛颤抖良久,未听见踏雪声,他回过头,见卫映立在风雪中注视着他,指了指自己心口:“要紧的。”

萧元胤怔住,而卫映已转身踏上车辇,自风雪中不知归路。他凝望许久,鬓发结霜,才终于按住自己鲜活跳动的心脏,用僵直的嘴角扯出一个笑容。

.......

萧元胤到城楼上见我时,卫映的车驾已经彻底远目而去。他下拜后我并未教他起身,而是幽幽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交情,依依惜别,恋恋不舍?”

他脊背微颤,我忽得一笑,亲自扶起他:“朕并不在意你们究竟有何过往,只是朕知晓,你必然对他怀有情分,乃至于执念妄生。”我低低一叹,“从今往后,能同朕追忆他的,只有萧卿了。”

“臣也唯有陛下可一同追忆。”他道,起身时抬眸对我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立在风雪中身姿飘然,如吴带当风。

多年之后,我犹记此刻------一世君臣相得,由此刻启。

.......

显徽五年,骠骑将军卫映薨,帝大怮,追谥光烈,以帝礼葬定陵。

显徽八年,中书令萧元胤拜相,令行威权,天有二日,然帝不减信,臣不生忌,后谓“权倾朝野臣不忌,功高盖主主不疑”。

显徽十二年,帝封禅泰山,以元胤为亚献。

显徽二十年,萧相薨,追封雎王,诏以光烈侯例随葬,号墓为陵。次年,改元文贞。

文贞八年,帝崩于太极殿。谥天皇大德孝元文皇帝,庙号太宗,入葬乾陵。

史册工笔,松柏青青。

全文完

完啦

萧元胤跟卫映的关系是条暗线,他投降时看出了卫映和先帝的关系,借此献艺,他是个心气很高的人接受自己亡国之君的身份后也不甘心一生碌碌,决定退而求其次当个青史留名的名臣,因为害怕先帝卸磨杀驴因此给卫映下药让他离不开他,后来因为喜欢卫映停了药,但他并不甘于一直做阿映的治病机器,在皇帝登基后搞事想让皇帝先把持不住,他乘机玩np剧本,然而阿映早已看透了一切只是懒得说。最后卫映告诉他他是把他当朋友的他就释然了,一个骄傲又自负的人在爱情面前也终究卑微,只有白月光没把自己当没有感情的治病机器就心满意足,并心甘情愿辅佐白月光的老公全家。

跟表弟的感情自由心证,反正他们最后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