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师兄我真的只会拔刀斩啊》第一卷 38交手

“你果然还活着。”

看到紫澜出现在自己面前,紫宇天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不过他对此并不是很意外。

当天晚上刺客暗杀结束之后给自己汇报消息,说是暗杀的时候被一个黑衣人干扰了任务。

所有在当晚前去暗杀的刺客几乎死绝,仅仅是就下他和个别刺客身负重伤回来报信。

他们甚至是说,如果不是因为那个黑衣人出手给他们放水,让他们活命的话。

他自然也不可能活着回来汇报情况。

“那个黑衣男人穿着一身蓑衣,头戴斗笠,因为夜色太黑我们无法看清楚他的容颜。”

“但是他身上的气质,身上的力量!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睥睨的!!”

“那一刀,那一剑……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强的斩击!”

“那是死神的镰刀,是死亡的低语,是魔鬼!”

刺客捂着自己身上染血的伤口,面目狰狞,身体剧痛。

每说一个字,都感觉自己的肺部在剧烈燃烧。

“结果呢?”

“公主跑了,那个黑衣人似乎也没有救她。但黑衣人似乎是和她说了什么,然后公主就直接跑进忘川门的山脚下。”

回想起当初自己和刺客的谈话,紫宇天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阴沉。

那个黑衣人的身份是没有得知,但是紫澜活下来没死的消息是真的!

眼前这个家伙,就是货真价实的公主!

先不说她那熟悉的面容出现在自己面前,光是她身上那一种身为皇族家族的骄傲与自豪。

以及眼中那高傲不可一世的目光,身上神皇族神圣不可侵犯的气场就让紫宇天认了出来。

“哼!看到我没有死是不是让你很是失望?”

紫澜手中的幻紫长剑就像是即将狩猎猎物的雄鹰。

磅礴的灵气汇聚于剑刃之上,发出阵阵悦耳的震动声。

明明这里仍旧是处于灵气吸收的禁止区域,但紫澜依旧是能够吸收周围的灵气。

并且将它们汇聚于身体内两个灵根内部,将其转化为浩瀚如海的灵力!

“这,这怎么可能!”

“这个女人一定是用了什么邪术,是用了妖术!”

“对,她加入的宗门就是忘川门……那个邪门宗派!肯定是使用了宗门里一些妖法才能是用灵气的!”

那些紫宇天的护卫根本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妖魔,妖魔!

这个人就是妖魔!

这种人是不可能得到金陵战神的传承,这种妖魔人士,这种浑身上下都是邪术的人根本就不配与我们家皇子殿下站在同一个舞台上!

“呀啊啊啊!”

“该死的妖魔,给我去死吧!”

虽然他们那些人只是紫宇天身旁修为境界地衣等级,最高勉强达到沧海境界一重的护卫。

但他们怎么说也是陛下给他选出来一些战斗力不错,并且在实力可以在圣朝军校里排的得上号的士兵,绝对不是那些不入流的角色!

哪怕不能够轻松自如的使用自己体内的灵气,也能够凭借自己多年在军校里训练的战斗经验和技巧将人斩杀!

“……”

站在隧道后放的阐夜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双手抱胸,嘴角叼着一根绿色的芦苇轻轻地依靠在墙壁上。

用平静的目光看着自己师妹与他人的战斗。

“给我去死吧!!”

一名手持砍刀,身穿铠甲的侍卫率先冲锋。

那一身坚硬的黑色铠甲,可是由圣朝高级铁匠们锻造出来的黑玄铁甲!

别说是精良优秀的武器,只要你用的是刀,那么就算是上品精铁打造的刀刃都无法击穿他的铠甲!

来了!

五尺长刀有着百斤之重,黑色的刀身通体被黑色覆盖。

仅仅是看着上面不满岁月痕迹的刀痕,以及刀钝与染血的锈痕就给人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

庄重的铠甲,染血的砍刀以及那奋不顾身的恐怖冲击。

宛如装载重器的战车,向自己冲沙。

哼,来的正好!

体内的天灵根刚刚重塑成功,正好拿你来练一练手!

紫澜眼中闪过一丝冰冷,沉寂的杀意突然爆发。

那一瞬间,澎湃的灵气从两根天灵根内向外狂涌。

“喝啊啊啊!!”

看似强壮且攻击粗暴的侍卫,实则十分谨慎。

不敢用全力,保留一部分力量作为后手发力。

紫澜侧身一闪,身影与砍刀重刃擦身而过。

极限闪避,同时天灵根重塑之后让紫澜身体变得比以往更加敏锐和强大!

五感清晰,不仅仅能够敏锐感知身体每一个部位传来的细节波动。

甚至是连眼睛都能够将所有事物放慢减速,仿佛获得超级动态视力一般。

任何在自己面前移动的物体都被她减速到了极致。

看着那一把从自己面容上勉强划过的砍刀,黑色明亮的刀身甚至是倒影出紫澜的面容。

伴随着砍刀划过,一阵罡风冲紫澜的身体袭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只不过这点风在紫澜眼中看起来,连给自己吹头发都不够。

紫澜的握紧手中的幻紫,面无表情,唯独眼中充满肃杀之意。

当一抹紫光闪烁,将天地划分,人影错位。

侍卫的身体与下身便是被彻底分开,一抹猩红来不及在黑暗的洞穴里飞溅。

紫澜那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影便是再度消失于黑暗之中。

剑刃无法斩开的铠甲?

可笑……

在大师兄教我的剑意面前,这些都不堪一击!

“可恶……不要在那里给我躲躲藏藏的,给我滚出来啊!”

另外两名同样是作为侍卫的士兵,取出腰间的砍刀朝紫澜阴影所处的地方冲杀而去。

来多少都是无用的!

无名剑法——斩!

紫澜猛踏前足纵身一跃,手中幻紫便是如同死神收割灵魂的镰刀一般,划过其中一人的咽喉,带着温热的鲜血与头颅飞撒而出。

“啊啊啊啊啊!!你这个家伙,不要太嚣张!!”

因为落地姿势的问题,紫澜并没有来得及动手抵挡第三名侍卫的冲撞。

那仿佛重装战车的巨大冲击,直接将紫澜的身体撞飞十米开完。

身体被冲撞后的剧痛,让紫澜难忍疼痛,皱起眉头。

可下一瞬间,她的目光再度恢复那毫无温度的冰冷。

身影闪烁不见,再突然出现在侍卫身后。

“给我滚啊啊!”

侍卫感应背后那直逼死亡的恐惧,转身抡起砍刀就是落下。

可那一把被撞飞时就与紫澜脱手的幻紫长剑已经在空中飞舞,旋转。

最终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加速下坠,直接切开了侍卫的装甲,甚至是贯穿了他头盖。

“永别。”

扑哧。

一泼鲜血飞溅石墙,嘀嗒落下。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仅仅几秒钟的功夫,三名拥有地衣境界巅峰实力的侍卫就这么被紫澜秒杀了!?

紫宇天脸上的表情逐渐变的凝重,同时汗水也在他的额头凝聚。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我感觉自己什么都没有看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