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师兄我真的只会拔刀斩啊》第一卷 37偶遇

很快,所有的参赛者们都将自己所以遇到的第二关的妖魔杀死。

虽然他们很多人都是经历了第一关黑骑士残忍屠杀淘汰之后剩下来的强者。

但就算是这样,也还是再有一大部分人被第二次试炼的妖魔和半神淘汰。

说淘汰是好听一点的说法,实际上他们就是被杀了。

现在剩下仅仅百来人还活在这个甲级试炼的神墓里,只要他们通过最后一关,并且幸存下来的话就可以得到金陵战神的传承,并且很有可能得到金陵战神的剑谱!

这对于每一个修真者来说,无意是极其具有诱惑力的东西!

没有人愿意放弃这个机会,更是没有人打算在解决完前两个关卡之后就这么放手离开,退出试炼。

“这个地方……就是所谓的最终试炼吗?”

紫澜跟从黄金令牌的指引来到了一扇黑色的巨大木门前。

那高耸于大地之上,位于黑暗迷宫中央的巨大木门。

就如同一座通往黑暗,死亡与绝望的死亡之门。

无形的神威扩散四方,深邃恐怖的黑暗蔽日遮天的黑幕一般吞噬这个世界。

阴郁,沉寂。

“这个地方,好诡异。”

轰隆隆!

恢弘的大门伴随着紫澜的到来而缓缓震动,推开。

好像有一个无形的巨人,正在迎接那即将凯旋的战神一般,等战神归居。

可当紫澜抬起脚即将往前走的时候,忽然间感到一股沉重的压力瞬间笼罩于身!

这力量比之前自己被黑骑士凝视的时候还要沉重,痛苦!

在那一扇巨大的木门之后,便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漆黑。

仿佛一个通往地狱世界的通道,无数的妖魔在通道的尽头嘶吼,怮哭的歌声在木门背后哀转!

凡尘无法踏足的深渊,仙神都会恐惧的禁地。

这压抑的氛围让紫澜呼吸一窒,难以呼吸。

就在这时,一手长剑于紫澜眼前划过,将直达深渊的黑暗斩断,所有的阴森与绝望于顷刻间覆灭。

“大师兄!?”

“走吧,最后一关试炼就在里面了。”

阐夜双手背在身后,率先一步走上前。

紫澜紧随其后,闭上眼睛感这木门之后的深沉与阴暗。

轰!

身后的大门突然关闭,巨大的声响唤醒黑暗隧道里无数灯火。

那些灯火的颜色,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战神墓地里应该有的灯火模样。

深邃,诡异,黑暗。

明明是战神的领域,明明曾经被人们誉为一代剑神。

可如今他的墓地却是如此的阴森寒碜,如此的冰凉恐怖。

这到底……是为什么?

紫澜心中充满很多的疑惑,在她看来金陵战神就是比神还要厉害的存在。

好比某个世界里被经常开花的猴哥,就是无数人孩童时期心目中那一个伟大的英雄存在。

现在看到自己曾经敬仰的英雄,居然被关在一个没有人理会,甚至是被死亡与黑暗吞没的墓地里。

紫澜便是觉得内心有种不舒服的感觉,甚至是脑海中产生些许不安的猜测。

“你在害怕什么?”

“大师兄,你说金陵战神他到底是不是英雄啊?”

“金陵战神的故事,你听的比我还要多。关于他的事情,你应该比我更了解吧。”

“嗯,我知道故事是这样。但是……”

心总是不安啊。

紫澜无法言语心中的那种感觉,但就是觉得很不好受。

不仅仅是紫澜内心充满困惑,就是连阐夜都感觉这一座巨大的墓地越是深入,里面的光景和画面就越是奇怪。

不说这些盘踞于墓地里诡异的黑暗气息,就是那墓地里压抑的灵气都和陈天在忘川门里自家师傅的房间里有种诡异的相同之处。

对了!

自家师傅不就是曾经从神墓甲级试炼里出来的四个幸存者之一吗?

那个家伙怎么当初就没有和自己说关于这做神墓里的事情呢?

在所有人都印象之中,金陵战神就是比肩神明,象征和平的代表。

可是现在怎么看,都完全不像一个战神墓地该有的模样啊。

轰!

原本平整光滑石墙突然破碎!

刹那间灯火幽幽,忽明忽暗。

飞沙走石,无数尘土弥漫于空气之中,呛人咽喉。

眼尖紫澜第一时间捕捉到,在无数尘土暴起飞散的瞬间有几道微弱的蓝色闪电环绕于飞石之中。

“哈哈哈!这个地方,就是所谓的第三关吗?”

“就这,就这?这种豆腐渣的石头工程也能够算得上是战神的墓地吗?爷笑了。”

“就是,这种豆腐渣一般的废物建筑!连三皇子殿下一击都撑不住的东西,有什么好骄傲的!”

“……”

当眼前那片横飞的沙砾逐渐落下,紫澜便是看清楚烟雾背后那些渐渐显现的黑色身影。

圣朝三皇太子,紫宇天!

咔擦!

当看清楚紫宇天那一张冰冷且眼神孤高,不可一世的面容。

紫澜便是感到胸口猛地一抽,心脏骤停的一瞬,脑海中浮现起当初刺客们刀刃悬挂在自己咽喉的画面。

死寂无声的夜,染血刺鼻的刀尖轻轻抵在自己的咽喉。

那刀刃与肌肤触碰的刹那,浑身毛发竖起,心脏剧烈收缩,好比死神镰刀落下那般冰冷。

“安静。”

紫宇天并没有说话,手中那缠绕着天狼雷电的刀刃轻轻划过地面,迸发点点星火。

听到紫宇天的话之后,那些在旁边费劲口舌夸赞自家殿下的仆人们,便是赶紧闭上了嘴巴,老老实实地躲在殿下的后面不敢出一言以复。

他们很清楚,在这种地方。

像是他们这样地衣境界三重都不过的废物,根本就没有任何独自一个人存活下去的实力!

他们若是想活着,除了依附强者,跟在自家殿下屁股后面走。

要么就是做条狗,费尽心思讨好别人,让别人将他们捡起来,用拉扯链子的方式带着他们走。

再或者就是苟!

从头到尾,躲在迷宫角落里等。

等待奇迹的发生,有人活着将墓地通关,然后带他们出去。

要么就死!

以没有任何人记得的方式,死在这种无人生还的死亡神墓里,成为妖魔与半神的养料。

为下一次进来的修真者们,增添更多的挑战难度。

“殿下等等!看,快看那里!”

“怎么了?”

“那个女人的身影,不是很像七公主吗!?”

听到身旁侍卫的话语,紫宇天便是猛地转过头将目光锁定在了黑色隧道中央的紫澜。

黑暗中倩丽的身影,精致绝美的容颜,还有那垂落香肩的三千青丝。

无疑正是在向紫宇天彰显自己的存在,告知对方自己的身份。

那极其高傲与睥睨天下众生的目光,还有那只可远观不可近处的圣皇气质!

更是令紫宇天第一眼就认出这个女人的身份,到底是谁。

“紫,宇,天!”

“……紫澜。”

一时间,火花四溅。

哪怕是隔着老远的距离,阐夜都能够从他们两人对视的目光中感觉到那萧杀的气息。

以及……眼中那滔天的怒火与冰冷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