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师兄我真的只会拔刀斩啊》第一卷 36真假双灵根

怎么回事,虚无灵根没有被没有切碎?

怎么可能?

我很确定刚刚这一‘剑’绝对是落在虚无灵根上面,对着灵根的位置精准落下。

可是为什么……却没有任何效果?

阐夜再次动手轻触紫澜的腹部。

划过少女柔软的肌肤,阐夜便是发现原本混合在一起的天灵根与虚无灵根已经分开!

之前那一大块包裹着天灵根的虚无灵根,似乎是有自我意识一般。

在感觉到自己生命即将受到威胁之后,便是猛然断开了自己与天灵根的链接。

以此保护自己的性命。

“大师兄!你,你在做什么啊!”

好痛!

我感觉……我要裂开了!

“师妹,没事了。大师兄只是看你体内灵根长的位置不是很好,动手帮你矫正了一下。”

“大师兄你骗人!我刚刚可是听到你喊灵根破碎了,你是想废了我的灵根吗!”

“没有,你乱想。我可是你大师兄,怎么可能会害你呢?”

完蛋。

不小心中二病犯了,顺口就把技能招式喊出来。

而且这个招式的名字还不帅,被忽然提起来好羞耻啊!

“可我刚刚确实听到了!”

“咳咳,你不信的话再感应一下你体内灵根的位置如何?”

紫澜看着自家大师兄那有些尴尬和飘忽的目光,半信半疑地再次运转体内的灵气。

她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内居然有两个灵根!

而且这两个灵根还不是属于五行灵根之中任何一个,那么这两个灵根中,绝对有一个是属于五行之外的天灵根!

只是……

紫澜还发现,这两个灵根的气息居然一模一样!

除了灵根大小上有些区别,别的地方就完全一致,根本看不出有什么特别。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自己的体内难道有两个天灵根?

可这也说不过去啊。

因为修真界就几乎是没有人能够做到,让自己的身体蕴含两根加大加粗的灵根,而且还是天灵根的说法。

这到底是……

“别多想了,师妹。这就是你的灵根。”

阐夜轻轻地拍了拍紫澜的肩膀,脸上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

看着阐夜脸上的笑容,还有对方眼中对自己浓浓的关心。

紫澜心中对于自家大师兄的困惑便是逐渐打消,不再怀疑。

怎么能够怀疑大师兄对自己的关心呢?

如果大师兄是真的想要害自己的话,早就已经动手了。

“我的灵根……大师兄,我体内这两根都是天灵根吗?”

“没错!就是天灵根!你的运气很好,悟性也不错。或许金陵战神就是看着你有继承他神墓传承的希望,所以给予了你能够配得上这个传承的灵根吧。”

是个鬼的双天灵根啊!

那个虚无灵根,它就是在伪装!

别人看不出来,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这么肥一块的虚无灵根,那些不认识你的家伙肯定会把你和天灵根搞混。

但我可是看着你这家伙,在我师妹体内把人家天灵根给狠狠咬了一口,然后复制了它的气息,读取了它的外表。

完完全全变成了它的模样。

“我已经塑造了天灵根,那就是说只要再通过最后一关,我就可以得到金陵战神的传承了吗!”

“是的,不过你可不能大意。别忘了,你现在才刚刚重塑灵根,还没有完全适应灵根变化时所带来的影响。所以,等下的战斗必定要小心行事。”

“唉?只有我一个人要战斗吗?”

听到等下还有一场战斗,紫澜的内心便是有些打鼓。

她害怕自己会死。

前面两次的战斗,都是在自己拼尽全力,甚至是九死一生的情况下勉强活了下来。

特别是第二次与美杜莎战斗的时候,若不是大师兄及时排除自己体内的剧毒。

自己很有可能就已经被毒液侵蚀身体,然后虚弱无力,迅速枯萎老化死去。

一想到接下来的战斗会比现在还要凶险,紫澜自然会有些不安和胆怯。

如果是在一段时间以前,那个时候的紫澜对于自己的生死并不是很看重。

她所看重的,只有自己心中那对皇族皇兄们难以磨灭的仇恨与怒火!

当自己被圣朝驱逐,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厌恶的叛国贼后。

她的心,早就已经死了。

复仇成为了她当时人生唯一或者的目标和心念,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遇见了大师兄,得到了大师兄这般呵护与照顾的话。

可能自己还会是像以前一样,完完全全不把生死当一回事。

心中除了那永无止境的怒火与仇恨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吧。

可是现在不同了。

紫澜的心中除了那难以磨灭的怒火外,还有的就是拿对于大师兄阐夜所萌发的异样情愫。

她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

常年生活在皇宫里,不与外人接触过多。

每天的生活提心吊胆,与兄弟姐妹们尔虞我诈,互相残杀。

有些人为的是金钱,有些人为的是权利,有些为的是名垂青史……

而有些人之所以勾心斗角,如此争夺。

仅仅是为了活着。

回想起曾经那段痛苦枯燥的日子,再想起自己这段时间在忘川门与大师兄一起生活的日子。

哪怕大师兄脑子有点问题,偶尔会说一些自己不明白的话语,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但大师兄也是尽可能地在自己面前保持严肃认真的形象,一直想要尽可能地帮助自己。

是真心实意地对自己好……

反观自己在皇族里生活的那十几年。

除了父皇与母后,还有谁会对自己这般关心?

“不然你还想要怎么办,让我帮你打吗?”

“嘻嘻,大师兄~”

我还不想要死,我不是害怕死……

我只是不想离开大师兄。

因为在那边的那个世界里,肯定会是漆黑一片,冷冰冰的世界。

我不想和大师兄分开,去那个地方。

“别给我在这撒娇,我是不会帮你的。”

“唉!为什么呀?”

“没有为什么,这就是属于你的试炼,若是想要变强复仇,就必须经历这些。”

“可是大师兄你明明之前都帮我了啊。”

“那不是帮你,只是我同样作为试炼的参赛者,怎么说都要有点动作和参与感吧。”

“那就是说!大师兄你等下也要继续‘参加’试炼吗!”

看着自己师妹那满是小星星的期待目光,阐夜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只是伸出手轻轻地抚摸过紫澜那柔顺的青丝,微微动了下嘴唇开口道。

“看情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