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娘子替我打江山》第一卷 第三十三章第一天

皇城南城门前,考生们的身影挤满了整条街道,而作为主考官的谢棠待人群安静下来后,清了清嗓子,朗声道:

“诸位学子,早上好,本官谢棠,本次大考的主考官,接下来三天时间,将由我陪你们共同度过。”

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人群中已经彻底没了声音,谢棠满意的点了点头,也不必再放大自己的音量,接着道:

“你们作为各行省举试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想必不需要我再多说关于规矩之类的话,只是有一点希望诸位能清楚…这场大考,便是那扇龙门,若想证明自己并非那池中之物,就在这三天中,用你们毕生所学交上一份最好的答卷。”

街道上的学子们认真听着,而在茶楼包厢里,宁挽袖也是下意识放缓了自己的呼吸。

语毕,谢棠并没有再说什么鼓舞人心的话语,向挤在街道上的学子们拱手一礼后,转身走入了皇城中,而接替着他的身影,又是数十名禁军走出大门,排成四列。

“入场开始!”随着一名禁军夹杂着修为的大喊声,学子们很自觉的排成整齐的队伍,向皇城走去。

“真是可惜了,若是我也是他们的一员,一定会相当心潮澎湃的。”宁挽袖一只手贴在玻璃上,喃喃道。

“有什么好羡慕的,除了最顶尖的那几个会被朝廷看重,大部分人都是这场大考中的失败者,可能哪天敲敲宁府大门想当个记账的都不够资格。”林素情不知道是安慰还是如何,随口道。

“而且就算是那些个真正考出来的佼佼者,也大多是在翰林院中混资历,然后外放到某个不关键的清水衙门中去,运气好的可能被贵人看重一飞冲天,运气不好的蹉跎一生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倒也是。”宁挽袖点点头。

“虽然举试为平民子弟提供了一条相对公平的道路,可现今朝廷,真正掌握大权的还是世家之人,寒门重臣,实在少之又少。”

“怎么,想改变这种情况么?”林素情走到宁挽袖身边,与他一同看向街道上缓慢行进的人流。

“我也是世家的一员,自然不可能无聊到考虑这些。”宁挽袖撇撇嘴,也不再谈这个话题,手指敲了敲镜面,好奇的道:

“说起来,那些考生就这么只检查证件就进去了,没有搜身之类的环节么?”

皇城门口,禁军们倒是分割出了两条道路,让考生排队通过,可也只是单纯的检查证件而已,在亮明身份后,便很干脆的放行。

“郡考省考都是如此,大考自然也是一样。”林素情随口道。

“没看见谢棠都懒得提作弊的事…考试全程有至少三名武道宗师和数不清的内灵境监视着,想搞什么幺蛾子,纯粹是作死。”

这话确实让宁挽袖无言以对,有武道宗师作为巡考,想作弊真的只是自讨苦吃而已。

像他这种,有个外罡修为,可以三天内保持最低限度的摄入,也不用去忧心新陈代谢的事情,但更多的,也就没什么帮助了。

又看了两眼,宁挽袖也没了兴趣,转头走到了桌旁,开口道:

“素情姐,我饿了,去吃点东西吧。”

二人的视线同时从街道上移开,几乎是同一时刻,白雅不紧不慢的从别处走来,在队伍的尾巴上站定,而在两条街道外一处名为‘怡红楼’的风月地中,诸葛玉看了眼身边被灌醉还未醒来的女人后,暗骂一声糟糕。

大考前一夜住在妓院外加迟到,恐怕大晋历史都没有过这种奇葩,诸葛玉也没空再去叫不知道睡在哪个房间的王和,抱着证件冲了出去。

“挽袖?”正要走进安平酒楼的林素情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宁挽袖。

“我好像遇到熟人了。”宁挽袖将视线从路对面那道飞奔的白色身影身上收回来,脸上有些疑惑。

“江南的人?”林素情问道。

“不…其实也不算熟人,只能算是认识而已。”宁挽袖跟着林素情走进酒楼大门,顺带着将自己在野外与诸葛玉的那次邂逅说了一下。

“琅琊诸葛氏?”林素情回忆了下先前翻阅过的些资料,想起一个曾经也是鼎盛一时的家族来。

“那位诸葛兄倒也是个妙人,我本想着在洛京能不能联系上他,没想到到现在才见上一面。”宁挽袖再回过头,街道上已经不见那道白影。

与那日山岭中的相见时的潇洒相比,现在的诸葛玉实在过于狼狈了些,宁挽袖不知道诸葛玉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只想着在大考结束后,有没有机会请他吃上顿饭。

“看方才那速度,这位诸葛兄也是得有外罡了,什么世道?”宁挽袖暗叹着,看林素情仍在看着自己,咳嗽一声,说道:

“应该是吧,那日诸葛玉也说过,自己来自琅琊。”

“琅琊诸葛氏也算是巴蜀数一数二的世家,不过影响力也就仅限于巴蜀了,比起巅峰时期,实在差的太远。”林素情带着宁挽袖走进包厢,边走边说道。

“怎么个巅峰法?”宁挽袖问道。

“约六百年前,三国并分天下,诸葛氏三位嫡系就是在三国中各担要职,以保证诸葛家族长盛不衰,而他们也确实做到了,虽然现在远离权力中枢,但在巴蜀一地,可是足以影响总督的地头蛇。”林素情说着,随手将菜单丢给了一直默默候在旁边的林玉。

“看着点。”

“是。”林玉接过菜单,默默走了出去。

虽然大家同为神兵坊执事,且林玉的地位应该更高一些,但在宁挽袖面前,她一直表现的像下人一般。

“这诸葛玉,挽袖你要是想联系就联系吧,但要记住,千万不要被他们的表象迷惑,诸葛家的人,可都是当世狡狐,一个不小心就会着了道。”在椅子上坐好,林素情又提醒了句。

“有什么可骗的。”宁挽袖随口道。

“怕你被骗了感情。”林素情笑眯眯的说道,那样子让宁挽袖的心情又坏了起来。

这位坊主,实在让人尊重不起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