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身为堕天使今日也在伪装人类》第二卷愤怒的太阳 第三章领主的考量

“原来如此。”

拜尔斯登双手抱胸端坐于座位上,神情严肃地看着眼前的维洛斯特。

自维洛斯特被自家父亲突然袭击以后,已经过了一段时间。

在那之后,维洛斯特就先让薇尔特在一间会客室里等着,自己则先和自己的父亲到别的地方谈话去。

“我已经清楚了事情经过了,没想到你这趟历练居然会遭遇到如此惊人的事情呢。”

“不过你应该早一点跟我说的。”

“我一进门你就跑来打我一拳了我是要怎么跟你说!?”

维洛斯特愤怒的大喊道。

“是说你到底是怎么联想到我会做出那种事情的啦!”

“呃...因为拉德忽然就跟我说你带了一个漂亮的姑娘回来,然后再加上在走廊时那个女孩跟你说的话结合在一起...就总结成那样了。”

拜尔斯登有些尴尬的撇开了视线。

“你倒是多相信一下自己的儿子啊!”

维洛斯特大声吐槽道,随后疲惫的叹了口气坐回位子上。

“唉,总之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了。”

“那你知道那女孩究竟是什么来头吗?”

“我怎么知道啊?光是那个跟传说极其相似的堕天使的姿态就够让人匪夷所思的了。”

“嗯...雪白的发色是北霜帝国尤米尔的民族特征,不过就算知道了人种还是很难判断出她的真实身分呢。”

“真是让人困扰啊...”

这么说着,拜尔斯登的神情不由得苦恼了起来。

“你带她回来这里,是打算收留他吗?”

“不,那是她自己跟来的,我只是答应了她的要求而已。”

“...是嘛,我知道了。”

“身分不明,持有本灵武器同时还有类似神话时代的种族堕天使的力量,再加上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擅自过来的...”

“你觉得我有什么理由收留这样的烫手山芋?”

剎那间,拜尔斯登的目光变得锐利。

而散发的威压向着维洛斯特压迫而来。

“唔...”

维洛斯特感觉自己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已经不单单只是自己的父亲了。

而是作为这个国家两名最强魔战士的其中一位,坐镇于北境,率领奎尔斯王国公认最强精锐军队「黑铁」的男人。

「炎锤」拜尔斯登。

“维洛斯特啊。”

这么开口道,平淡的语气中无不透露出自己身为一方强将的威严与自信。

“如果那个女孩真是传说中的堕天使的话,根据纪载,他们的实力阶级是从双翼到十二翼,而你们当时与其战斗时她背上的羽翼数量是四翼,而且还是从双翼变成的,也就是说很可能她还能够变得更强。”

“而你们,诺维与赛恩这两位优秀的魔战士在场,就已经陷入苦战,要是那个女孩真的如刚才所说还能变得更强的话...六翼不确定,但是照着你说的强度上涨幅度,八翼我就可能不是对手了。”

“居然...”

维洛斯特惊愕地睁大眼睛。

他深知自己父亲的强大。

而现在,这位号称王国两大最强的男人,居然亲口说了自己可能打不赢对方。

“维洛斯特,要是那个女孩真的还可以继续增加自己的翅膀数量的话,那就已经不是什么单纯的魔物可以匹敌的了。”

“那是灾祸,是足以媲美巨龙,毁灭国家的天灾。”

拜尔斯登严肃的说着。

“你有什么想反驳的地方吗?维洛斯特。”

“....”

维洛斯特沉默不语。

他知道,自己的父亲说的很可能真的会发生。

不管从哪方面来考虑...抹杀掉薇尔特都是上上之选。

因为她太过危险了。

然而,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

“不过这些在收留她的事情上其实不会发生什么冲突。”

“...诶?”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维洛斯特当场愣住。

“等等,你刚才不是说她太危险了吗?”

“就是因为危险才要放在身边监视啊。”

拜尔斯登理所当然的说道。

“况且,如果从要是那个女孩,薇尔特能够控制体内那个可能是堕天使的强大力量的话,也将会成为本国的一大战力。”

“所以在这里就先保持观察一阵子吧。”

“而既然是你带回来的,那么监视的工作当然就交由你来负责了,没有异议吧?”

“没有。”

维洛斯特毫不犹豫的说道。

然后拜尔斯登低下头,开始思考起来。

“不过...现在就觉醒了本灵武器啊...”

“好,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个了。”

这么说着,拜尔斯登从位子上站了起身。

-----------------

“好好吃!”

浓郁的奶油味自口中融化,同时还带点酸甜的草莓滋味。

薇尔特一脸幸福的鼓着腮帮子咀嚼品味着口中的芳香甘甜。而在她面前的,则是一块做工与用料看起来就不是什么普通水平的草莓蛋糕。

“能够合您的胃口真是太好了。”

老管家拉德看着眼前与自己孙女差不多岁数的女孩,和蔼的笑了一笑。

“对了,薇尔特小姐,这里还有饼干,要吃吗?”

“要吃!”

这么大声的响应道,薇尔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走了一片饼干送入口中。

...说起来。

自己最近的食欲怎么感觉变得特别旺盛啊?

自从讨伐的那天过后,薇尔特就感觉自己的食欲跟食量都变得比过去还要大,不只如此,连力气似乎都有所提高了。

我的身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薇尔特不禁感到有些不安。

“...。”

算了,管它的,是说这饼干好好吃啊。

“...喂。”

“啊!?”

就在这时,一人的声音忽然从薇尔特背后响起。

薇尔特吓得整个人跳了起来。

然后转头。

维洛斯特一脸傻眼的看着这边。

“怎...怎么了吗?谈完话了啊?”

“啊啊,谈是谈完了,话说回来...”

“妳什么时候变成这么夸张的吃货了啊?”

这么说着,维洛斯特目光扫向了身后。

薇尔特随即回过头去。

一迭迭空盘堆成一座比自己身高还要高的盘子高塔。

“什...什么?”

薇尔特再度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回事!?”

“妳问我我是要问谁啊?”

维洛斯特无奈的说道。

“这不是都是妳吃的吗?”

“我...我吃的?”

薇尔特看向一旁待命着的老管家拉德。

“薇尔特小姐刚才似乎在思考着些什么,同时嘴边则没有停止进食的像是松鼠一般不断的吃着盘中的饼干,因为几乎一口就是一片,而且咀嚼的速度还特别的快,才没过几秒的时间就快把盘中的饼干给吃光了的关系,所以老夫就在还没被拿光前就立刻补上来...然后就一直补成了现在这副光景了。”

“老实说这样一听我对妳真是感到深深的佩服啊...”

“啊..唔...”

薇尔特不禁害羞的低下了头。

然后抬起头再度看向维洛斯特。

“跟父亲谈完了?”

“啊啊,是啊,已经准许了妳在这里了,不过...”

话说到一半,维洛斯特忽然变得有些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

薇尔特疑惑的问道。

“啊...嗯..”

只见维洛斯特神情复杂的看着薇尔特,显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随后,似乎终于下定决心的开口道。

“父亲说想要跟妳打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