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Armedangel》第一卷 往事残梦都市诡影(七)

午夜,不算大的办公室内,亚历山大揉着眉心,感觉非常头疼的。桌上文件堆积成山。城中执法队的报告,现场目击报告,防空部队的报告,中央数据局报告还有现场侦查报告每个都有几十页厚。

效率太高也不是一件好事,从早上袭击事件发生到现在不过十几个小时的时间,所有的有关部门便把初步的调查报告打包送了过来。亚历山大已经连续工作四个小时,连口水都没喝,将这些报告统一整理,并草拟一份总报告上报城主。

接下来就是整顿城卫军,加强守备,处理中央数据局的漏洞就完了……个鬼!

旁人或许不懂这件事,但作为城卫军的将军了解了整个事件,就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首先昨天一伙血源者共两男一女进入环城,这算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但是再出城时只有两个男人。查询数据库后,发现数据被篡改,随行的一只等级不明的异兽也消失不见。

第二天,光天化日之下,遗留下来的那一人受到了不明身份的特殊机动甲胄的袭击。袭击中所有的监控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中央数据局的通讯被阻断所有目击者的通讯都无法接通,如果不是杜卡奥老将军的通讯打到亚历山大这里,他们或许根本没有发现袭击。

在城卫军赶到之前一台武装直升机接走了那名机动甲胄驾驶员,这时候城卫军的防空部队正在进行装备检修,只能看着那台直升机大摇大摆的飞进来,接到人后再大摇大摆的飞出去。

幸运的是,特殊机动甲胄因为遇上了那只异兽没有将女孩带走。但异兽消失不见。

“这算是什么啊!”亚历山大咬牙切齿,环城的防御被彻底无视,城卫军被玩弄于股掌之间。他可以肯定环城之中一定有内鬼,而且掌握的职权和散播程度都相当高。

再者那特殊机动甲胄虽然只是制式,但其代表的意义却非同一般。特殊机动甲胄是瓦特阿尔海姆(Svartalfheim )公司研制的终极兵器。搭载有神经链接装置,只能由能承受住精神压力的人驾驶,这样的人千里挑一。其次作为人类在末世中的立足之本拥有特殊机动甲胄的组织只有瓦特阿尔海姆公司和和各个城邦政府。这意味着这件事情背后很可能有一个庞然大物。

门被推开了,军装的丽人端着咖啡走进来。

女子身材高挑,军装干净整洁。她有着一头棕色的短发,五官英气十足。一眼看去便就知道她是属于女强人一类。

“你要的咖啡。”女子将咖啡递给亚历山大。

“谢谢”亚历山大的声音中透露着一股疲惫。他接过杯子,将里面黑色的液体一饮而尽,苦涩的味道让亚历山大直皱眉。

“还有吗?我觉得今晚我不用睡觉了。”亚历山大说道。

“没有了,这是最后一点咖啡。”女子回答道。

“事情怎么样了?”女子问道。

“很糟,这次的事件水很深,估计会牵扯到其他城邦。”亚历山大如实说道。

“那你准备怎么跟城主报告?”女子又问。“那家伙早就想找个理由把你撤职了。”

“我当然知道,但是现在他还不会这样做。因为他还没找到一个能接替我的人。”亚历山大感觉头更疼了。“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还要考虑友方背刺的可能性。”

权与利,人类骨子里渴望的东西,不论哪个时代都会被哄抢。特别是在现在,拥有了权力意味着安全,拥有了利益意味着生活无忧。

城主作为城邦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自然不会缺权力与利益。但如果有人能威胁到他呢?在环城,由于城卫军是众望所归的杜卡奥老将军一手建立起来的,所以城主名义上虽然是城卫军将军的上级,实际上将军独掌军政大权足以与城主平起平坐。

亚历山大作为杜卡奥老将军的继承者对于只掌握了行政权的城主来说无疑是一个莫大的威胁,更不用说亚历山大表现出来的才能也足以治理城邦。

虽然亚历山大也暗中表明对城主这个位置不感兴趣。但城主那个家伙依旧防狼一样防着亚历山大。

“所以要怎么做?”

“夸大严重性。”亚历山大说“虽然这已经够严重了,但为了保证那家伙不给我添乱还是吓唬他一下比较好。”

“对了,那个女孩怎么样了?”亚历山大问道“我们也许可以从她身上找到突破点。”

“短时间内不会醒。而且……”女子欲言又止。

“怎么了?”

“她不是血源者。”

“什么?”亚历山大的眉头皱了起来。“不是血源者她能在特殊机动甲胄的追杀下拖延这么长时间?而且她可是跟随血源者进城的。”

“我知道这很不可思议,起初杜卡奥老将军的孙子跟我说的时候我的表情和你一样。”女子说道“但是医生佐证了这一事实,他们并没有在女孩的基因中发现不稳定基因组。还有那个女孩能坚持那么长时间是因为她的体质相当于阿尔法级异兽。”

不稳定基因组是每个血源者都有的东西,平时只是异常的碱基序列,只有当血源者异化时才会表达。

“这下完全不用夸大事实了。”亚历山大无力的瘫倒倒在椅子上。“这背后的水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深。”

沉默了片刻,亚历山大站了起来,他整理了一下军装“希尔,杜卡奥老将军在哪?”

“在医院,老将军的孙子断了一只手。”

…………

医院,亚历山大走在空旷的纯白色走廊里,寂静的空间中只有脚步声回荡。

值班护士说老将军正在重症病房内和他的孙子一起。病人自然不是老将军的孙子,而是那名女孩。据说是是老将军的孙子要求看望那名女孩的。

护士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八卦。亚历山大只是耸耸肩。

亚历山大来到病房门前,两名穿着外骨骼装甲的士兵正在站岗。

亚历山大推开门,一个头发花白却精神抖擞的老人和手上打着石膏缠着绷带的男孩坐在椅子上。男孩看着病床上的女孩,老人则看着一份报告书。

“将军。”亚历山大出声。

老人抬起头“我早就不当将军了。”

“你是为了这个来的吗?”杜卡奥扬扬手中的报告。

“这到不是。我有些问题要问您。方便吗?”

杜卡奥站起身揉了揉旁边男孩的脑袋“在这里呆着。”

亚历山大和杜卡奥走出门,出了医院,街上空无一人。白天出了那么严重的事件,晚上宵禁不允许任何一个人出门。

杜卡奥一脸严肃。亚历山大有些不解,在他的映像中杜卡奥老将军是那种不拘小节,在逆境中也能乐观的大笑的那种人。今天这是怎么了?

“将军,有什么心事吗?”亚历山大问道。

“那个小崽子是吃了什么药?”杜卡奥愤愤的说“今天居然这样!”

因为这个吗?亚历山大心想,确实干出了那么危险的事任何一个家长都会生气。

“居然见到一个陌生女孩就喜欢上了”杜卡奥继续愤愤的说。

亚历山大有点想捂脸,果然老将军就是老将军。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他就见了那个女孩一面!一见钟情?居然然还真有这种事?”杜卡奥絮絮叨叨“我问他身体有没有事还不理我,嫌我支援慢了,害了女孩受那么严重的伤。我好歹也是他爷爷啊!”

“…………”

“咳!”亚历山大咳嗽了一声,打断了杜卡奥的絮叨。“将军,你对这次事件怎么看?”

杜卡奥哼了一声说“还能怎么看?别说这背后水有多深你看不出来?想问什么直接说吧。”

“这背后是不是瓦特阿尔海姆公司?”亚历山大问道。

昨天那名女孩出现,今天便遭到袭击,又因为袭击者乘坐武装直升机,可以大致的画出一个范围。在这个范围内除了环城外有三个城邦。这三个城邦有时需要环城的救济,他们不大可能冒着被环城拉入黑名单的风险干出这种事。

而瓦特阿尔海姆公司凭借着垄断特殊机动甲胄技术成为了唯一一个跨城邦的公司。每个城邦都有它的成员入驻,负责维修和保养特殊机动甲胄。即使它做出这样的事,除非城主是个疯子,都会把这件事往肚子里咽。

“你怎么觉得我知道?”杜卡奥笑了笑。

“直觉。”亚历山大这样回答。“您经历了整个末日,一定知道些什么。”

“你还真看得起我。”杜卡奥说“这话说的对也不对。瓦特阿尔海姆公司一定有参与,但绝对不止它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