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黄昏以后》旅程 第三十四章尽管还未相见

亚阳不是一个很爱凑热闹的人,但是听见了树林之中的战斗声效,他还是想要去看一眼,毕竟好奇,同时也有想要收集一些信息的想法,毕竟来到了这个鲲鹏秘境的他什么都不知道,很容易出问题。

于是,亚阳加快了脚步,而这个时候的亚阳似乎是遗忘了身后还有一个月盈,他加快了脚步却没有提醒月盈,一时间,不知在想些什么的月盈就被亚阳落下了。

而在亚阳就快到达战场的边沿的时候,在身后的月盈忽然加快了脚步超过了亚阳,月盈和亚阳插肩而过,因为脚步加快的原因,月盈的头发微微飘起,亚阳一时间闻到了一阵幽香,不像是以前经常听说的洗发液的幽香,而是真的那种微微的香味,一时间,亚阳忍不住鼻子稍微加大了吸气的程度,真的不是有意而为之,而是真的那种闻到了不同于这个空间的味道的时候抱着好奇心闻一闻的那种动作。

而在察觉到了那个味道是月盈身上散发出来的之后,亚阳控制着自己把握稀奇的程度,他稍稍地闭了一点点气。此时的亚阳也察觉到了自己在赶往战场的时候没有照顾到月盈在自己的身后,看来自己是习惯了月盈处在自己的身体里的那种感觉。

“月盈,你等等我。”亚阳传音。

月盈毕竟实力比亚阳高了一个档次,她的速度当然不是亚阳可以比得上的,尽管此时是完全凭借肉体前进,也是如此。

月盈没有回答,她甚至加快了速度。

“???”亚阳不知道自己是做了什么惹了月盈生气,但是没有办法,他加快了速度。

然后,很快,亚阳就看见了战斗的场景。

应该是接近尾声的战斗了。

此时在密林中,四个人正在和一头两人高的狼行生物战斗,那头狼型生物看起来十分不正常,明明是狼,但是身边却围绕着一头白色的绵羊之灵,而那头绵羊灵反倒是比狼型生物更加凶残。

不断地冲出去攻击包围着狼型生物的四个人。

四个人衣服上虽然沾染了一些灰尘,但是并没有什么受伤的样子,反观狼灵,身上的皮毛有了许多焦黑的痕迹,眼神也是有些萎靡不堪。

原本树木密布的深林已经被这场战斗波及了,大量较为柔软的树木被折断,而那些粗壮的树木身上也留下了大量的折痕和撞击痕迹。

“他要破釜沉舟了,别让他跑了。”四个人中应该是指挥的男子喊着,然后此时狼灵攻击的方位的那位少女被狼灵凶狠地模样吓了一跳,她可能是战斗经验不足地原因,握着符文的手微微战栗着,狼灵呲牙,羊灵也是咩咩地叫着,却没有一点食草动物可爱的模样,少女身边环绕着四道黄色符纸,不断地发出雷光打击狼灵。

但是只会激发狼灵的血性。

“灵隐,别慌!”一边,有另外一位少女对着少女大叫,她手上拿着一把将近一整人高的大剑,剑刃宽度竟然,至少在亚阳看来,都快接近他的一半体宽了。

巨剑少女要来支援灵隐,但是狼灵就在巨剑少女动身的时候,忽然转身逃开。

目标,是四人中一位斯斯文文的戴眼镜少年,这个少年的精神状态明显是比那位灵隐要来的好,面对着狼灵的冲击,他只是微微抬手,大地隆起,就要形成合流之土把狼灵包裹起来,但是狼灵明显是早有准备,狼爪踩在隆起的石块上,健壮的爪子在石块上留下了深深的抓痕,然后,左右来回踏着石块,他就从要合流的石块中逃脱出来。

此时的狼灵,带着身边的羊灵,从天空中扑下,那位最靠近眼镜少年的负责指挥的少年加下扬起一阵尘土,来到了眼睛青年的面前。

手上出现一杆长枪,枪头对准的就是即将要从天而降的狼灵头颅。

而那头狼灵却没有落下,狼爪踩在空气上,竟然像是接触到实体一样,再次跃起,此时的狼灵,进行了一番二连跳。

就要成功得逃离四人的包夹了。

就在此时,那位最开始有些颤抖的少女忽然伸手,围绕着身边旋转的四道符文在这个时间飞出,速度远超狼灵逃离的速度,来到狼灵的身边。

“四方阴神,听我号令”

随着少女的声音,四道符文发出明亮的电光。

“咩——————”那头狼灵忽然发出绵羊的叫声。

他的头颅出现了绵羊的特征,头上也长出了那属于绵羊的小角。

“咩——”绵羊的声音带着震慑人心的魔力,一时间,大家都有些晃神。

而就在绵羊的叫声结束的时候,那狼灵的身边的羊灵,在此时逃离了狼灵的束缚,在羊灵的身边出现了狼灵,一狼一羊,都是灵魂的状态,没有实体,但是抛弃了身体的这个诡异生物却让原本胜券在握的四人组忽然担心了起来。

“先散开。”举着长枪的那个少年说到。

四个人顿时卧倒做防护动作。

而亚阳并不明白那四个人是为什么要这样做,

但是,没有关系,很快他就明白了。

一阵恐怖的气浪从半羊半狼的生物上传了出来,那是混沌气,而且是带着破坏欲望的混沌气。

月盈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为什么,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她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事情,忽略了那裹挟着大量灵力的混沌气浪潮。

“趴下。”亚阳连忙冲过去,一时间,亚阳来到了月盈的身边,脚下燃烧着火焰,身上也带着大量的小火苗,亚阳扑倒了月盈。

混沌气就从亚阳的脖子旁边刮过。

那种摄人心神的死亡气息离着亚阳是那么的靠近,一下子,亚阳的背后汗毛根根竖起。

“你能不能起来了。”就在亚阳背后的肌肉一阵脱力的时候,被他压住的月盈有些不满。

亚阳这个时候才重新注意到自己背后刚刚划过的是死亡,但是身下存在的,却是对他更大的威胁。他一下子从亚阳的身上起开。

“这是形势所迫,不是我想的。”亚阳解释。

“你怕啥,我又不是不讲道理。”月盈一头黑线,亚阳的这种十分胆怯的样子让他有些不满意。

“??”亚阳有些惊讶于月盈的行为,在他看来,月盈怎么都不像是那种很叫道理的人。

“你这是什么眼神?”月盈对于亚阳这种饱含着怀疑的眼神十分不满。

“没有,没有。”亚阳摇摇头,“你看,那头狼灵已经被收服了。”

亚阳的眼光放在了不远处四人和狼灵的战斗,月盈明白这就是在转移目标,但是也不想和亚阳计较这么多。

她站在亚阳的身边,扫了一眼亚阳,然后还是看向了战场中央。

四个人此时已经战胜了那头狼灵,似乎是在爆发了一波混沌气之后,狼灵的实力就严重下降了,很快就被杀死了。

“他们这些人什么都没赚到啊。”月盈说到。

“这头狼灵没有什么妖丹什么之类的东西吗?”亚阳很好奇。

“没有了应该,刚才的那波混沌气就是狼灵的妖丹爆发,他积攒了的混沌气都被消耗一空了,相对应的,妖丹也应该毁了。”

亚阳看起来很想要去近距离观摩一下那头狼灵,但是月盈并没有这个打算。

“我们走吧,不要在别人分割战利品的时候靠近了,很容易被人当成是要争夺战利品的人。”

“好吧。”亚阳点点头,他也不想要惹麻烦,毕竟现在最关键的是找到言臻。

此时的亚阳实际上有些蠢笨,他没想着要用通讯手段联系一下言臻,也就单单是用所谓的心灵感应要去寻找言臻,而月盈应该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但是她没有和亚阳提过这一点。

“总感觉姻缘线这种东西很有用的感觉。”脚下赶着路亚阳也在和月盈聊天。

“是吗?”月盈深表怀疑。

“是不是拥有红线就可以大概感觉到自己的心上人在什么位置啊。”亚阳很好奇。

“有些红线是可以的。”月盈回答。“像你这种被人创造出来的红线就是可以的。”

亚阳感觉到月盈语气里的讽刺。

“先天的红线反而不可以是吗?”

“红线的种类有三种。”月盈为亚阳解释。“想你和言臻的,属于后天人共牵引,在双方还没有发生感情的时候就被拉了红线,很容易就会对对方产生心动的感觉。”月盈说到这里的时候还是稍微看了一眼亚阳的脸色,但是亚阳好像并没有什么反感的样子。

“话说,你真的不担心自己和言臻的感情会出现什么问题吗?”

“问题?”亚阳不是很能理解“能出现什么问题。”

“你们两个的感情是在被人钦定的红线的影响下产生的,并不意味着你们两个真的合适。”

“。。。”说到这里,亚阳倒是沉默了一下。“我应该能为他改变的。”亚阳笑了出来。“我感觉我应该和她挺合适的。虽然相处不多,但是她是一个很包容的人,会发脾气也会收敛脾气,能够照顾我的感受。”亚阳想到这里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他想到了在很多时候自己和言臻相处的时候,言臻都会给他挺多的自由和宽容,在那时候自己赶路的时候忘了和言臻发信息的时候,言臻并不会很生气,或者应该这么说,她是很不开心的,当亚阳并没有第一时间给他发信息,但是同时,在亚阳给他发信息的时候,她的怒气又消散的很快,明明应该让亚阳多哄一哄的,她也并没有这么多,在亚阳道歉赔罪过后见好就收,不会给亚阳带来什么心理负担,让亚阳觉得和言臻相处的时候是真的轻松愉悦。

“只有你这种红线会拥有那种感受到所爱之人位置的能力。”月盈的声音打断了亚阳的回忆。

“先等一下。”而在被月盈打断了回忆之后的亚阳脑子灵光一闪,他忽然感觉自己笨的雅痞。

“我还没有用灵信联系过言臻呢!”

“。。。”月盈先是停顿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样子有些担心。

而亚阳没有注意到月盈的那个微妙地表情,他想的只有自己能够联系到言臻的那种喜悦。

这样想着,亚阳的脚步也加快了。

手上的灵信刚刚跳出来,亚阳就看见了一则弹窗,或者不应该说是弹窗,倒像是有人用过亚阳的戒指的娱乐功能却没有及时关闭这个界面。

亚阳稍微看了一眼这个界面上面的信息。

有点像是一个新闻界面。

亚阳狐疑地看了一眼月盈,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界面应该是月盈调出来的。

而就在亚阳打算关掉这个界面的时候,一则消息出现在了新闻界面关于秘境新闻的头条。

或者不应该说是消息,摆在头条位置的,就是一张简洁明了的图片。

看到那张图片的时候,亚阳心脏猛烈地跳动了一下,脸上的表情迅速恢复平静,没有言语,月盈在此时也没有发出声音。

摆在头条的图片,是言臻和筠衡相拥的照片。

亚阳此时的心情跌落冰点,但是他还是冷静地点开了那一条信息。

他看见了筠衡亲吻言臻的眼泪,看见了两人亲昵的照片。

在月盈看来,亚阳的这种反应很像是亚阳。

没有大喊大叫,没有什么很多的情感宣泄,这很像是亚阳,会把很多事情都放在心里一个人慢慢地消化的家伙。

“亚阳,我们还要去吗?”月盈有些小小的试探。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亚阳的声音很平静,但是这个样子的亚阳让月盈有些心疼也有些担心。

月盈就是点了点头,此时的月盈十分乖巧,没有平时那种十分带着高傲的令人难以亲近的模样。

“阿————”亚阳长长的输了一口气,像是在调节自己的精神状态。

亚阳此时觉得月盈也许是在不久前在看着四人与狼灵战斗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月盈发着呆,也许就是看见了这则信息。

亚阳实际上已经有些明白了月盈的性格,她是一个有些傲的女性,但是同时也是很关心身边人的家伙。她会为亚阳考虑许多东西,但是同时又不会让亚阳明白很多。

因为知道月盈知道亚阳需要什么,亚阳也相信月盈,所以亚阳就一直挺遵照月盈的吩咐行动,不是因为亚阳没有自己的逐渐,而是因为她知道有些人对自己好,而且认识比自己多,所以愿意听从那些比他厉害的人的建议。

”我原本是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过去的。“亚阳正要解释。

身边却有异常的灵力涌动传来。

亚阳感觉到了,月盈也感觉到了,而月盈想要出手,因为亚阳此时的精神状况不稳定。

但是亚阳却是抢在月盈出手前,严重火光一闪,大量的火焰涌入地面,然后在两个人身边两米的位置,地表有微微的震动,紧接着,火焰从地层下涌起。

火焰中,有一只巨大的蚂蚁。

蚂蚁落到地上,稍微挣扎了一下子,就不再动作了。

月盈有些惊讶亚阳的动作如此之快,这只蚂蚁虽然弱小,但是也有起码心动境初期的实力,就这么被亚阳秒了?明明亚阳也只不过就是心动境界左右,加上亚阳手上的戒指的增幅也没有那么可怕的实力吧。

而就在蚂蚁死后,一阵灰色的气体从蚂蚁的身体钻了出来,而亚阳体内的白桦树本能地去牵引那一团灰色的气体。

”这是混沌气,对你有好处。“月盈提醒亚阳,于是亚阳也就放开心神,让体内的白桦树去牵引混沌气。

混沌气进入亚阳的体内,石沉大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而对此,亚阳也是特别冷静。

”我想了想,我还是要去见一见言臻。既然我对他还有感情,那么不管是红线的作用还是我本身还喜欢她,这件事情,话是要面对面解决的。“亚阳说着。

手上的戒指上的屏幕终于亮起了言臻的灵信。

而此时,相隔甚远的言臻脖子上的项链亮起了微光,而此时,筠衡并没有在言臻的身边,他坐在和言臻相隔不远的一颗大树上。

一道屏幕出现在了言臻的面前。

那是灵信的通话界面,上面显示的联系人并没有文字说明,仅仅只有两个跳动的爱心。

言臻一时间有些忐忑,这是这个灵信的第一次触发,言臻看着灵信的界面,犹犹豫豫的点开了。

”喂?“言臻的声音很忐忑。

”言臻?“亚阳此时在灵信的另外一头,他表面上很冷静,但是内心依旧忐忑,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你是谁?“言臻的声音很柔弱,”你是我很关心的人吗?“

这个时候,亚阳明白了,此时的言臻必定是失去了记忆。

”我是你的男朋友,你在哪,我去找你?“亚阳担心自己有些雀跃的心情会影响到言臻。

”不要,我想去找你。“言臻这样子说道。

她的脸上,有泪水涌出,亚阳的声音就像是一把钥匙,一点一点地打开了她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