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舞台》之一十五章

公司召开会议,将驻京办人、财、物划到公司下级经营单位——旅行社公司管理。这意味着公司总部将不再承担驻京办的任何开支费用。

云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有园林门票、酒店、客运索道,另外旗下还有旅游服务,即旅行社板块。

山雨欲来风满楼!蔚青被旅行社总经理焦时坤紧急召回云山。

既然下定了决心,蔚青便抱着以不变应万变的心态,回到云山。因为驻京办的职能范围不含旅行社业务,尤其是旅行社有其行业特殊性——“四海之内皆为兄弟”,纵横交错的业务关系,到北京根本不需要劳动驻京办接待,所以和焦时坤从未有过交集。

焦时坤正坐在办公室通电话,见到有人敲门,抬头看了一眼来人装束,心里便明白,这必是人们口中传闻的驻京办女主任。匆匆说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站起身,一边伸手一边问道:“是蔚青吧?”

“是我。你好,焦总。”

“早就听说你大名,没想到现在你我还能成同事。来来,坐。”

“焦总客气,准确来说,现在归你管。”蔚青淡淡地说着客套话,在焦时坤办公桌对面的一圈黑皮沙发上坐定。从内心而言,她对云山人已经不抱太多的好感,大面上过得去就行。

“哪里哪里,你是政府派驻的驻京办主任,怎么可能屈就在我这小小的旅行社?也不知道上面是怎么想的,把驻京办划到我旅行社来,我们哪里养得起你这大佛?”焦时坤一边给蔚青泡茶,放到她面前的茶几上,一边半真半假地调侃,“本来等到去北京时再同你见面,但最近事情太多走不开,所以就请你回来一趟。”

蔚青没接焦时坤的话,这里面的复杂性岂是跟外人说得清楚的?唯有当事人明白。她留意了一下焦时坤,五十岁左右,微胖,从皮肤和面色来看保养的不错。从人的面相来看,与其说是旅行社生意之人,不如说更像官场之人。接过茶杯,蔚青不卑不亢、以同样调侃的口吻说道:“我也是临时接到通知,今天也算是来报到吧,听焦总你的指示。”从和江易满改称“你”之后,她对云山无论是领导还是其他管理干部不再使用“您”这个尊称。

焦时坤拿了自己专用的保温杯,坐到蔚青旁边,道:“不管公司怎么定的,哪怕是暂时性,我们也把工作做好。驻京办账上现在还有多少钱?”

蔚青道:“驻京办这几年,一直使用的是最初的开办费。现在剩余不多,具体我不太清楚,这要问会计。”

“我们旅行社的各个单位和部门都是靠自主经营来养活自己,没有公司那样财大气粗。具体我们会再研究,拿出驻京办以后的经营方案。另外一件事跟你通个气,公司通知我们,以后你的工资由我们旅行社发放,这样的话,你以后的工资就按我们旅行社工资制度执行,拿基本工资,然后按经济效益来执行奖惩制度。”

蔚青笑着说:“那我的基本工资是多少?”

“我们把你和同级别管理人员工资对比了一下,基本工资在1500元左右。”焦时坤认真地说道。

“焦总,恕我直言,你发的这点工资不够我在北京付一个月基本生活费用的。”蔚青瞥了一眼对方。

“慢慢来,以后经济效益好了,工资也会上去的。”焦时坤用五指拍拍茶几,意思是就这么定了。

蔚青根本不想多说,心里想:爱咋的咋的吧,大不了姑奶奶我走人。她喝了一口水,站起来就准备告辞,被焦时坤按住:“你先别急着走,正事还没谈呢。”于是又重新坐下,等他开口。

焦时坤往蔚青跟前探探身子,说道:“公司有没有跟你说我们正准备成立‘云山旅游旅行社集团’的事情?”

“没有。”蔚青干脆利索地回答。

“那现在我跟你说。我们目前有七家旅行社,有三家是出境组团资质,另外四家主要以地接和国内游。我们有个重要的方案正在策划当中,准备将这七家旅行社整合,打造中国第一个旅行社‘航空母舰’,公司也完全赞成,正全力以赴促成。”

看着眼前雄心勃勃的焦时坤描绘未来蓝图,就好像一艘巨大的航母摆在他面前的表情,蔚青一看就明白:这是个有野心的男人,他的心思哪在旅行社业务开拓上,不就是想着当个牛掰的航母司令嘛!蔚青心里这么想着,但嘴上却不能说,故作夸张地睁大两眼,吃惊状道:“哇,那多好!那你就是中国旅行社航母第一人!”

“不不,我无所谓,主要是为了扩大旅行社规模。”焦时坤赶紧收回得意的表情,说道:“所以今天跟你一来是谈驻京办情况,二来你把材料带上,回北京后去国家旅游局旅行社处,和他们沟通一下,尽快批下来。”

这才是目的!蔚青不由得提高了警惕,说道:“焦总,我对旅行社业务和资质情况不是很了解。在云山当地注册不就行了?”

“那哪行!成立旅行社集团是一回事,关键是要拿到国际出入境组团一类资质,这必须国家旅游局批准才行。”焦时坤一点点吐着。

“焦总,根据我目前的情况,再去国家旅游局已经不太合适。既然涉及最高行政管理单位,你最好还是请市领导,最起码得管委会和云山股份的领导出面。”

“几个月前钱总亲自去了,到现在没准确回复。既然驻京办划到我们旅行社,就辛苦你跑了,这也是你份内的工作嘛。”焦时坤手又敲敲茶几说道。

“以前是份内之事,既然划到旅行社,说明我不需要再承担政府职能了。”

“不,不,这是我旅行社集团的宏伟大业,不惜一切要争取的。”

“那费用呢?既然是旅行社的事情,产生的费用公司财务不一定能通得过,而且剩的不多了。”蔚青不想和他争论,找理由推脱。

“没关系,你先用着,公司那边我去打招呼。费用没有了,我再给你划。”焦时坤边说着,边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拿起准备好的几张纸递给蔚青:“材料都在这里。你明天就飞回北京吧,这次往返机票钱都从驻京办费用报销,我批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蔚青心里暗暗骂着“你大爷的,给我1500元钱去换航母,太便宜了吧”,但,工作还得去做。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