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贫困我要离你远去》第二十六章:暗访日记之一

我叫林亚新,是凉星市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这天下午领导把我通知到办公室。

“小林,你出躺差,时间有十多天,先把手上工作交接下。”

“去什么地方?具体做些什么?”出于职业本能,我开口问道,因为要做相关准备工作,以免到时手忙脚乱。

“暂时保密,早晨八点半你准时到市委院坝集合,带好武器装备,到时一切听从领导安排就行。”领导笑笑就不说话。

早晨我按时赶到市委大门,在靠近花坛地方聚集了八九个人,里面有个男子朝我用力挥手。

“小肖,到这边来。”原来是市委督查室的杨剑雄。

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一位领导模样的中年人,他双手轻摆,示意大家精力精中。

“同志们,我们这次受组织委派,代表市委市政府到金林等县进行脱贫攻坚暗访,发现问题,督办整改,保密和工作纪律都在发给大家小册子了,希望同志们严格遵守执行。上车。”他带头走进依次排序的第一辆车里。

“这位领导是谁?”我问坐在身边的杨剑雄。

“是新来的市委副秘书长。”杨剑雄犹豫片刻压低声音说,一路上我们紧跟着前面那辆车疾驰,车里人各自玩手机或休息,连话得懒得说一句。

下午,我们从县道拐进较窄的硬化路,一路爬坡过坎,到了一家用木板钉成商店门口,那里聚集着一群人,几个年轻人正在路旁打台球,几位老人正坐在凳子上饮酒。

“请问你们那些是建挡立卡贫困户?”副秘书长走下车问道。

“我们这里没有贫困户,贫困户都到村部去开会了。”一位老人站起来说。

“你们是县上还是市上来的领导?”他反问道。

“你们村上最穷的是那户?”副秘书长问。

“那肯定是苏比比家。”另外一位老人回答。

“那他家是建挡立卡贫困户吗?”副秘书长往前走了一步。

“他家不是贫困户。”那位老人摇摇头。

“能带我们去到他家看看吗?”副秘书长态度诚垦。

“我可以给你们指路,他家这里不远。”那位老人站起身来。

来到他家时,苏比比进山砍柴未回,屋里只有他母亲和他老婆和一位婴儿,让我们看见闻所未闻的景象,那土坯房中间成条线裂开,房上盖的是木板。屋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件像样家具,仅有张花油纸在中间隔着,两边放着几块木板做的床,上面各有一件又脏又烂棉被。

椐邻居反应,这家中两位女人都患有疾病,男主人在家照看,缺乏经济门路,可以说是一贫如洗。

我赶忙打开摄像头开始录像,得让这些渎职失职的人亮相出臭。

“你们为什么还住这样危房子?”副秘书长问。

“我们没钱也没能力自己再修房子了。”苏比比妻子回答。

“我们不仅没钱修房子,连出去看病治疗的钱都没有,所以一直拖到现在。”苏比比母亲悲声回答

“干了这么长时间暗访,第一次遇见这么贫穷群众。”随行的人感叹。

“这么好形势和政策,还让特困群众吃苦受难,这些干部工作水平不敢让人恭维。”工作组里有人愤愤不平。

“难道乡村干部中没人到你家走访排查吗?”杨剑雄脸色铁青,谁会想到脱贫大攻坚如火如荼进行中,会有这么特困户叫人彻底遗忘。

“来过,但每次都说回去汇报就走了。”苏比比的母亲可怜巴巴摇头。

“立刻给我联线这个村的驻村第一书记,我倒要看看他是如何履职尽责呢。”副秘书长安排市扶贫开发局派来的联络员。

“请问你是这个村的驻村第一书记吗?我是凉州市的脱贫攻坚暗访组,请问你到过你们村的苏比比家走访过吗?”副秘书长尽量压住自己火气问。

“我是第一书记,苏比比家不是建挡立卡贫困户,所以我就没去走访了。”电话那头回答道。

“那你们这里建挡立卡贫困户是如何认定的?”副秘书长耐心问道。

“村民小组、村两委层层申报认定,然后交给乡上研究报县上审定。”

“那你这个脱贫攻坚为主责主业的第一书记呢,就放弃职责甘当甩手掌柜,我劝你马上到苏比比家来看看吧!我觉得你会脸红的。”副秘书长脾气终于忍不住了。

“我在村活动室忙,如果什么事都要我干,我分成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再说我也不能抢村组干部饭碗。”电话那边语气僵硬。

“市委有明确规定,驻村干部除了吃饭睡觉在村活动室外,其余时间都得走访贫困户和非贫困户,不断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对照这个标准,你觉得你这个第一书记是否称职?”

“你觉得呢?”那边直接挂了电话。

“什么态度。”杨剑雄气得脸发红。

“这还好点,前次我联线一位第一书记,对方恼羞成怒后说我干不了你来替我干,气得我当天吃不下一点饭。”一位同事出来劝道。

“坚决曝光,马上制成专题片,让这些奇言怪语在全市干部展现一番。”我气愤骂道,由于全程录音录像,加之市委市政府全力支持,我们完全有底气。

“算啦!基层干部也挺辛苦的,风里来雨里去,现阶段以批评教育出来,现在我们把问题点出来,只要他们照单全收,下步凝心聚力抓整改补短板。工作搞上去,受点白眼委曲我们忍忍就过去了,如果下次回访仍没有大改观就得依规从严问责。”副秘书长脸色严峻。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