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我的真祖陛下》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意外的来客

路途再遥远,也禁不住时光流逝。

一周时间后,一行人终于来到了神圣王国最东边的城市——沙罗摩。

沙罗摩,作为贸易城市,在神圣王国之中,称得上是最发达的城市之一,出入境的商人非常多,人流十分密集,建筑风格迂回各异。

出了城以后,再朝东前进,就会到达陌河流域,那之后,便是大夏王国了。

距离已经越来越近了。

众人不仅没有路途结束的愉悦,心情反而越加沉重。

下午三点左右,一行人行走在城区街道时,却突然发现不远处的街道中央,站立着两人。

希娅如同冰山一般,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一袭蓝色却在人来人往中,尤为瞩目;而另一人是男性,全身包裹着白色绷带,穿着黑色披风,一双眸白眸清澈见底。

圣裁七使徒!

见到两人时,安哲和夏目日和子顿时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夏目奏和早见雪奈自然感觉敏锐,虽然不清楚眼前两人的身份,由安哲与日和子的反应判断,大抵清楚是敌人。

而且,是前所未有的强敌。

“安哲,别紧张,我们这次来不是为了找你麻烦…”希娅就这么站在几步之遥的地方,冰霜眸子盯着安哲,又几次被哥斯拉吸引了注意力。

“那个…我可以抱抱吗?”

“唔?”安哲不由得一愣,这家伙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好吧…”安哲答应对方的请求。

不管怎么说,目前最好的做法就是避战。

接过哥斯拉之后,希娅很怜爱地抱住它,后来也许是光抱着都不满足,又用脸疯狂蹭哥斯拉柔软的皮毛。

哥斯拉不愧是只色猫,对于可爱的女孩子,从来都是来者不拒。

竟然摆出了一副极为享受的模样。

这时,意识到剧情走向不对,那名绷带男低声道:“希娅大人,我们还有正事呢,别顾着玩了。”

“小白,你好烦!”希娅依旧没有放下哥斯拉,她转眸再次望向安哲,道:“安哲,父亲大人想要见你。”

闻言,安哲整个人僵住了。

父亲大人,那岂不是圣裁组织的首领,被称为教主的男人。

那可是胆敢觊觎帝国的人。

毫无疑问,是全世界最危险的人类。

安哲反问道:“那种大人物找我这种无名小卒有什么事?”

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劝告安哲,让他绝对不可以去见教主。

与此同时,夏目日和子走上前,拉住了安哲的手,安哲回头看着日和子,从她的眼眸中看出了担忧与抗拒。

那眼神仿佛在说:不要去。

“安哲,我说过的吧,我一定会严格执行父亲大人的命令,无论用什么手段。”话到这里,希娅冰蓝色的眸子忽然泛起了亮光,周围的空气徒然下降了几度。

这家伙…该不会是想要在这种人流密集的地方战斗吧。

撇去那些无辜的人不说,身后的三人怎么办?

安哲不愿意见到血流成河,他咬牙答应,道:“我知道了,我会跟你去见圣裁首领,但请你别伤害任何人。”

“安哲…”夏目日和子用恳求的眼神看着安哲,她说:“我们四个人联手…一定可以打赢的,没必要听她的话…”

然而,安哲松开了日和子的手,他回眸微笑道:“嗯…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不希望见到你受伤。”

“你总是这么自私…”

安哲让三人在原地等待,而自己则是跟着希娅和绷带男离开了。

一路上,安哲跟在两人身后,却一直保持着警惕,恐防突如其来的攻击。

那名绷带男似乎是个话痨,嘴巴总是停不住,希娅都不怎么爱搭理他,他甚至向安哲搭话。

“你就是安哲先生吧?

我可是听过你的大名呢,你在罗萨斯把剑鬼前辈打败的事,可太让我崇拜了。

剑鬼前辈以前一直不怎么爱搭理我,自从有了这件事之后,我只要一提起,剑鬼前辈就会拔剑和我玩捉迷藏!”

安哲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三条黑线,他本来挺紧张的,可是听到这番话之后,紧张感全无,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这名绷带男。

如此说来,那名使用剑气的黑衣男就是剑鬼。

安哲索性套取情报,道:“喂,全身绷带的,你叫什么?”

“我吗?我叫小白!”

听到安哲主动问话,小白立马兴奋起来,他干脆放慢脚步,与安哲肩并肩走着。

这个距离下,安哲才认真打量了一下小白的外貌,一米八左右的个子,尽管全身裹着绷带,看不清楚样貌,由声线判断,大约二十岁左右,几缕白毛从头上绷带缝隙中露出,一双白色的眸子十分罕有。

话说,这也是安哲第一次见到呢。

白色的眼眸,圣洁而不可侵犯。

“你是七使徒之一?”安哲继续问道。

小白展开双臂,努力在道路上走着直线,同时,咧嘴笑道:“是的,我是新人,去年才加入七使徒,席位是五!”

“五吗?”

其实,安哲隐约间感觉到了,小白的魔力并不强大,可那异样的感觉总让人全身发毛。

与纯真的外表截然不同,这个男人很危险。

安哲这才意识到,自己终究太弱了。

另一方面,见到小白脸上的笑容时,安哲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和某人十分相似。

直到经过地面上的积水,从中见到自己的倒影时,安哲才恍然,原来是和自己有些相似…

“小白,你话太多了…”也许是意识到小白再说下去,可能会触及机密,希娅喝停了他。

闻言,小白吐了吐舌头,看起来十分无辜。

坦白说,安哲对于圣裁组织的印象并没有那么糟糕,甚至说不上厌恶,时至今日,他仍然会偶尔感到矛盾,矛盾过后,又仅仅是逃避。

他既不想帮助圣裁组织消灭血族,也不想帮血族清除人类。

正当安哲陷入沉思时,三人来到了沙罗摩东边的教堂,希娅说:“到了,就是这里了,父亲大人已经在里面等待许久了,请进吧。”

说完,希娅和小白停下了步伐,意思是让安哲自己一个人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