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我的真祖陛下》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较量

“安哲,似乎没有学习过正统剑术呢…”

听到夏目奏的话,安哲没有任何的动摇,他眼神一凛,加快了进攻节奏,穷追不舍。

安哲多少已经明白了。

夏目奏真正难缠的不是刀法,而是那轻灵的身法,像是融为自然一般,以最小幅度的动作避开攻击,和太极中四两拨千斤是同一个道理。

为了应对夏目奏的身法,安哲最好的办法,就是降低攻击力,提高攻速,让对方应接不暇。

见状,夏目奏不由得眉头一皱,看似杂乱无章的剑术,却在防御住自己的攻击的前提下,迅速作出反击。

而且,攻击速度越来越快。

安哲笑道:“别小看我的杂技流剑法,在我的家乡,最强的招数是无招胜有招!”

“原来如此,真不愧是日和子看上的男人。”夏目奏被逼到了一棵大树前,他脸上的神情依旧严肃。

他其实已经明白一个事实了——安哲是剑术上的天才。

不仅如此,他还发现安哲的体能远超于一般人类,甚至可以媲美高等血族。

反应神经,以及动作难度,根本不是正常人类能做到的。

简直就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类。

一旁默默看着的早见雪奈,早已露出了无比震惊的表情,她作为夏目奏的贴身护卫,比谁都要清楚他的实力。

在玩世不恭的外表下,夏目奏是不折不扣的天才。

这么多年来,大夏王国之所以能多次抵御乌扎克的进攻,很大程度是因为两位王子的强大实力。

虽然比不上大王子、也就是当今陛下,夏目奏也是拥有“战场死神”称号的男人。

“天照流刀法第四式——落霞斩!”

被逼到树前时,夏目奏纵身一跃,跳到了上空,双手持刀,重重劈落。

安哲微微一愣,因为在刚刚一瞬间,他似乎从对方的刀上感知到了一丝自然之力,是错觉吗?

没来得及思考这个问题,安哲被迫后跳一步,站稳脚的一瞬间,他再次往前爆跃,却猛然发现夏目奏不见了。

“身后!是什么时候!?”

安哲连忙把剑架在了背后,金属碰撞,发出了“锵”的一声,他转过身时,又再次丢失了夏目奏的视野。

好诡异的身法!

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夏目奏的声音,他淡然道:“这招叫明镜止水,是我自创的身法,除了在战场上,我其他时候几乎没有使用过。”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夏目奏已经来到了安哲的面前,他将刀收回了鞘,准备再次拔出。

这攻击实在太令人猝不及防了,根本没有反应时间。

安哲瞳孔一缩,仿佛预见了即将发生的事情。

“天照流刀法第七式——空灵!”

大太刀破空而来,无限接近安哲,他下意识想要使用雷系魔法将肉体活性化进行躲避,却又在刹那间,否定了这个想法。

这是一场剑与刀的比试,不需要任何魔法。

“别小看我了!”说出这种败者经典对白,纯粹是安哲的自然反应。

刹那间,安哲将剑插在地上,上半身迅速往后弯曲,成拱桥状,竟然是硬生生躲在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击。

一个后翻之后,安哲再次拔起剑,朝着夏目奏刺去,直接抵在了对方的心脏前。

胜负已分。

安哲苦笑道:“是我输了…”

“哦?”夏目奏笑着发了一个音。

“你放水了…最后那一击,你特意用了刀背…如果不花那个时间调整,直接攻击的话,我是不可能躲开的。”

夏目奏是个胜负心很弱的人,他并不介意输赢,只是希望通过刀去了解安哲。

目的已经达到了,孰强孰弱又有什么意义呢。

“安哲,日和子就拜托你了,你是真心对待那孩子的,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好好保护那孩子。”

听到夏目奏这番话,安哲重重地点头。

……

夜晚,马车来到了一处树林。

夏目奏在原地搭建帐篷,升起篝火;早见雪奈去附近采集野果;而安哲和夏目日和子则是到河岸边汲水捕鱼。

食物倒不是没有,但大多都是腌肉之类。

毕竟是长途旅行,又没有冰箱之类的东西,新鲜食材只能在野外获取。

捕鱼什么的,对于安哲来说,自然是小菜一碟,只需要小小的电一下,魔法的确非常方便。

不到一会儿功夫,两人便是抓到了一箩筐的鱼,也没急着回去,倒是坐在河边聊了会儿天。

经过与夏目奏的比试,安哲脑海中其实存在着一些疑惑。

夏目日和子说大夏王国之内目前没有剑气使用者,可安哲今天分明从夏目奏的刀上感知到了自然之力。

尽管十分微弱。

安哲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夏目日和子,既然夏目奏要隐瞒,必然有他的道理。

夏目日和子忽然缅怀道:“兄长大人…他是不是一点都没有王子的样子?”

“对啊。”安哲诚实道。

“大夏王国虽然不是嫡长子世袭制,但在这一辈的皇位继承权争夺上并没有太多的悬念,奏哥哥从小各方面都比不上大哥,无论是魔法、剑术,甚至是治国方针上。

这么说或许对奏哥哥有些不友好,但多亏他在大哥面前的相形见绌,我们一家都活得十分快乐,没有勾心斗角,也没有腥风血雨…”

听到这里,安哲心里大抵了然了,也对夏目奏越来越有好感了。

夏目奏或许不是真的平庸,仅仅是甘于平庸而已。

这时,夏目日和子话锋一转,她感慨道:“多亏了兄长间的和睦相处,我才有了那么幸福的童年,但是这份小小的安稳早已经被战火摧毁了。从小到大,我亲身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战争,但像这次这么让人绝望的战争,还是第一回…与四大国正面交战,光是想想就已经让人透不过气了。”

月明星稀,河水潺潺。

见到夏目日和子落寞的样子,安哲倏地心头一纠,他伸出双手,拉扯对方的脸蛋。

“倪…在…赣…什嘛?”

拉成的脸,莫名可爱。

安哲爽朗一笑,道:“给小爷笑一个。”

“不要捉弄我!”

“我偏不!”

偶尔,夏目日和子会问自己到底喜欢安哲些什么,如此想来,她最喜欢的大概就是那无论何时都能肆意绽放的笑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