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我的真祖陛下》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求婚

安哲和哥斯拉一人一猫,两脸懵逼地坐在房间里,望着一片冰天雪地。

安哲嘀咕道:“哥斯拉,如果是日和子这样用力抱你,你是不会生气的,你这个色猫!”

哥斯拉哼了一声,舔了舔身子,慵懒地睡在了床上。

穿越过来两年了,哥斯拉一直是保持着两个月小奶猫的外形,魔力与智商却在不断地提升。

如果有一天,这家伙突然说话了,安哲大概也不会十分惊讶。

无奈之下,安哲敲了夏目日和子的房门。

正值深夜十二点。

夏目日和子似乎还没睡,开门很快,她见到安哲有些意外。

“不好意思,打扰了…”

安哲言简意赅地解释了一下情况,没办法,四个人之中,只有夏目日和子是火系魔力,她能帮房间解冻。

闻言,夏目日和子久违地笑了,她都一星期时间没开怀笑过了。

“大概是因为我和它的主人实在太像了,所以它才会那么喜欢我。”来到安哲房间之后,夏目日和子抱起来沉睡状态下的哥斯拉,低喃道。

安哲不置可否。

总感觉,无论怎么回答这个问题,都是错的。

夏目日和子放下哥斯拉之后,来到了房间的正中央,双手合拢,凝聚着不强不弱的火属性魔力,如同一个小火炉一般,慢慢融化着房间的冰层。

让人心安的温暖弥漫在房间之中。

安哲稍微有些累了,他打了个哈欠,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凌晨四点多。

安哲朦朦胧胧地醒来,他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夏目日和子那张凌乱而美丽的睡容,两人面对面,中间还隔着个哥斯拉。

她…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安哲非常愕然,心脏里面似乎有只小鹿在乱撞,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一觉睡醒,床上出现美少女这种情节竟然会出现在自己身上,不,等等,这好像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这一刻,安哲的脑子里仿佛有一只小天使和小恶魔在作激烈的争辩,到底是要当个禽兽,还是禽兽不如?

皎洁的月色从露台倾斜下来,洋洋洒洒铺满了床,映得日和子的脸庞浅白,安哲这才忽然注意到,对方眼角有泪。

一直以来,夏目日和子大概真的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吧。

安哲靠近过去,伸手为日和子拭去泪水,却忽然被她用手从身后一推,安哲整个人压在了她的身上,姿势暧昧。

夏目日和子依旧没有睁开眼,脸蛋却红了,她说:“安哲,我刚才做了个梦,梦见了未来,有你的未来…我时常会问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意你的,大概是从永夜树下的第一眼吧…”

“未来是什么样的?”安哲问道。

“在梦里面,我们结婚了,定居在了一个唯美祥和的郊外,那里远离战火、远离纷扰,春天绿树成荫,夏天繁花遍野…我们都过得很幸福。”

说到这里,夏目日和子忽然睁开眼,泛着水波的眸子凝视着安哲,她伸出了右手,将戒指摘下来,又戴到了无名指上。

“安哲,等战争结束了,我们结婚吧。”

安哲低下头,主动亲吻了夏目日和子,轻喃道:“好。”

……

安哲在原来世界单身了十八年,却没想到竟然在异世界完成了一件大事,他竟然有未婚妻了。

那晚之后。

安哲的小脑袋就是不是陷入奇怪的遐想,不时盯着身旁的夏目日和子发呆,后者大抵感受到了安哲的炙热的目光,每每如此,都望向其他方向。

安哲来这个世界这么久,快乐的事情倒是发生过不少,但称得上幸福的事确实为数不多。

无论未来如何,至少珍惜此刻的渺小幸福。

夏目奏忽然问道:“对了,日和子,怎么今早到你房间找不着人啊?”

闻言,夏目日和子俏脸瞬间染红,如同熟透了的苹果,她抱紧哥斯拉,慌乱解释道:“我…我起的早,就一个人去外面吃早餐了。”

“真的吗?”夏目奏眯着眼,盯着日和子。

见状,安哲识趣地沉默了。

“当然是真的!”夏目日和子心虚道。

夏目奏是个人精,一眼看出了异样,看破却不说破,只是喜欢捉弄一下日和子,小时候就喜欢这样捉弄她,

长大了以后,兄妹间的交流就少了许多,类似的互动机会更少了。

过了很久,等到夏目日和子又在马车上睡着后,夏目奏忽然严肃道:“安哲,我有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

“与我在这里较量一番吧!”

安哲始料未及,他用困惑的眼神望着夏目奏,想要从后者脸上找到开玩笑的笑容,然而并没有。

夏目奏是认真的。

“为什么?”安哲问道。

“我想要确认一件事…”

说到这里,夏目奏顿了一会儿,用极罕见的认真表情,盯着安哲,继续道:“安哲,你别误会了,我知道你的实力很强,但尽管如此,我还是想要确认你的心意,在大夏王国,男子在提亲那天,都会接受女方长辈的挑战,用剑与刀证明自己的真心,无论输赢!”

大概是听到了里面的谈话,早见雪奈驱使着马车停下了。

此处是一片郊外。

短暂的沉默后,安哲点点头,道:“我明白了,我接受你的挑战。”

比试开始了。

奏的武器与日和子是一样的,皆为大太刀,他双手举刀,双脚前后站立,微微上前挪移一些后,身形突然一闪,快速来到了安哲面前。

“天照流刀法第三式——旭日东升!”

大太刀径直刺向安哲的小腹,好快的突刺,安哲想用剑格挡,却根本来不及,他猛然退后一步,刀没能刺进去,停下了半步之遥的地方。

“我的招式还没完呢!”

话音刚落,大太刀自下向上划去,安哲一个侧身,再次躲避了,却还是刮掉了一戳刘海。

不愧是国家的王子,夏目奏的实力与那副玩世不恭的外表截然不同,单论刀法而言,实力相当强劲。

既然对方没有使用魔力,安哲也不打算使用魔力了,他快速朝着夏目奏冲去,快速挥剑,却一一被化解。

“安哲,似乎没有学习过正统剑术呢…”夏目奏一边躲闪,一边游刃有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