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我可是龙你们为什么不怕我》第二卷多国联合会议 第二十一章姐姐酱大成功

“你,你居然对着小夜雨发O,难,难道泽月是个萝莉控!?”李莹莹看着君泽月的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

“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乱说啊!”君泽月做出了尔康手,连忙否认三连。

“你都boki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李莹莹满脸通红,声音激动了起来,双眼快要变成蚊香状了,“我可是你的姐姐,有义务矫正你不正常的癖好,避免你走上犯罪的道路!要,要进行商谈!”

“???”

以上,就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李莹莹房门前的原因,虽然他现在面无表情,可那盯着脚尖失神的双眼已经是暴露出他慌得一批的内心。

怎么办,怎么办,以前一起睡也就一起睡,别说李莹莹,就算是和玉樱姐都睡一个被窝里。可现在他意识到了自己很可能受到龙性的影响,又经历了浴室里萝莉和少女的双重冲击,君泽月有点害怕在晚上会不知不觉把李莹莹给办了。

尤其是在浴室里李莹莹时不时的偷瞄奋起的某处,君夜雨则是更加大胆,盯着定海神针一阵猛看,还用手戳了戳,感觉像是在玩逗猫棒一样。

哇,兄弟们,我裂开了!

“小泽月,干嘛站在莹莹门前发呆。”李玉樱身上的瑟琴浴巾已经换成了宽大的睡袍,可是没了肌肤的裸露,那若隐若现的感觉反而更让人想要探索一番。

“啊,没,没什么,找莹莹姐有点事情。”君泽月突然被惊醒,看到李玉樱心里慌的雅痞,总不能说我在考虑要不要睡你女儿...呸,要不要和你女儿一起睡。

李玉樱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推开李莹莹的房门,钻了进去之后干净利落的关上门,露出了有些疑惑的表情,“怎么感觉小泽月很慌张的样子?”

君泽月靠在房门上长舒了一口气,而后又止不住的心慌,玉樱姐不会看出什么了吧。这就是典型的做贼心虚。

“那啥,莹莹姐......”君泽月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现出尴尬的神色,想要解释什么,可看到眼前的一幕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跪坐在床上的少女已经把多余的衣物全部脱去,光洁的后背在灯光下是那么耀眼,圆润的臀部冲着房门的方向,纯白的胖次已经脱了一半,臀瓣之间的浅沟一直延伸到深处。就好像那句话:正道的光,照在了翘臀上。

李莹莹的俏脸上满是惊愕的表情,呆滞的看着突然进来的君泽月。

来自春日野家的温情提示——要记得锁门。

咿呀!!!

这是李莹莹下意识想要叫出来的声音,可一只手掌按住了她的嘴巴,让她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君泽月的额头上滴落几滴冷汗,看着身下被扑倒的李莹莹,“莹莹姐,你先冷静一下,叫出来会被玉樱姐发现的。”

玉樱姐就在门外,要是听到什么动静进来发现莹莹姐光溜溜的和自己共处一室,那他估计就要有丝分裂了。

李莹莹俏脸憋得通红,眨了眨眼睛示意自己不会叫出来的,君泽月这才松了口气,慢慢的拿开捂住李莹莹嘴巴的手。

欺霜赛雪般白嫩光滑的肌肤暴露在君泽月的眼中,他这时候才想起来除了半遮半掩的胖次,李莹莹身上已经没有任何一件衣服了,令人血脉喷张的美好身段尽数展现在他的眼前。

她堪堪遮住**的顶端,一双好看的眸子里满是羞愤之意,高高举起手掌,“还不给我下去!!”

啪——

君泽月捂着红起来的脸颊面壁思过,虽然并没有肿起来,但是脸上还是火辣辣的疼。

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分钟了,闺房内的气氛依旧如此的尴尬。李莹莹将通红的脸颊埋在枕头里,脸颊的温度快能摊鸡蛋了。

啊啊啊啊啊啊,要死啦!!

她确实打算加大一些火候,不能让君泽月这只青蛙的澡泡的太舒服。可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她的想象,什么温情的互动,暧昧的牵手,全都没有,直接跳到了坦诚相见的阶段,急速飙升的车速都能给轨道都磨出火星子,根据摩擦生热的原理产生的温度烤十几只竹鼠都不在话下,隔壁的华农都要馋哭了。

不知不觉,她又想起浴室里挺拔的定海神针。

泽月的那个,好精神......啊啊啊啊,我在想什么!!!

李莹莹感觉自己的脸颊变得更烫了,都怪泽月,都是因为他我才会变得奇怪的!!!

“时候不早了,你们两个,早点睡哟~”门外传来李玉樱的声音,李莹莹看了看表这才意识到自己像是笨蛋一样纠结了那么长时间。

君泽月尴尬的搔了搔脸颊,表情上僵硬的像是面具一样,“那,莹莹姐,我回去睡觉了。”

“喂,你站住!”李莹莹打算破罐子破摔了,都发放了这么多福利,不再进行一次姐弟间的生人....咳,人生商谈也太亏了。

君泽月哪里会听,再待下去怕不是要当场去世,说完话拔腿就跑,头也不回的跑到隔壁属于自己的房子。

不行,要死了。

君泽月疲惫的躺在床上,连灯也不开。没一会玄关的方向就传来开门的声音,而后一具柔软的娇躯就扑了上来,“你个臭弟弟,就这么大点地方你还能往哪跑。”

看光了人家的身子怎么都是他理亏,面对强势起来的李莹莹,今天的君泽月就格外的弟弟。

“我没想跑,只是有点困了,你是不是也该回去睡觉了?”君泽月说道。

“我才不回去,我就睡这里。”李莹莹躺在君泽月身侧,白嫩的大腿压住君泽月的双腿,“没想到我的弟弟居然是个会对着萝莉boki的变肽,胸大腿长的美少女有那一点不好了。”

“我真的不是萝莉控......”

“证据呢?”李莹莹翻身压在君泽月的身上,一双晶莹的大眼睛和君泽月对视着,两人的鼻尖贴在一起,胸口的柔软和空气中淡淡的清香让君泽月有些脸红。

“这事哪里有什么证据啊。”

“这样。”李莹莹直起了身子,跨坐在君泽月的腰间,拉起君泽月的一只手,按在丰盈的心头肉上。

漆黑的夜幕是能够容纳一切的神秘面纱,在夜晚掩盖下,人总是能做出一些白天里不敢做的事情,是黑暗给了他们敢于释放本性的勇气。

李莹莹感觉到自己的双颊温度高的可怕,夜色很好的帮她掩盖住脸上的绯红,她的翘臀往后挪了挪,轻轻的磨蹭起来,“怎么样,兴奋了吗?”

年轻气盛君泽月哪受过这种气,当时就抬起另一只手——

往脑袋上铺上一层厚厚的冰晶。

要不然他感觉自己会控制不住的。

“莹莹姐,你,你先下来,有什么话咱好好说......”指尖的柔软让他有些留恋,不过他还是克服本能,迅速抽回了手臂。

“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兴奋了吗?”李莹莹双手在他的胸膛上画起了圈圈,她可是找林思佳补习了不少,没想到今天就用上了。

她俯下身子,咬住君泽月的耳廓,丁香小舌灵活的游走着,炙热的吐息拍打在他的颈间。李莹莹很清楚君泽月的敏感带在哪里,这可都是母上大人传授的。

君泽月在浴室里好不容易压制下来的火气又有爆发出来趋势。

隐隐有着金色的光点没入李莹莹的身体,她的双眼有些迷离,她感觉到身下的小小泽月做出了失礼之“举”,“泽月,对我的身体有反应,果然不是萝莉控呢。”

“我当然不是,可以下来了吧!”君泽月有点顶不住了,今天的莹莹姐是怎么了,他仿佛看到了玉樱姐那妩媚的身姿。

“怎么啦,泽月,不舒服吗?”李莹莹的笑容有些痴了,眉宇之间的娇媚令人移不开视线,“也是呢,毕竟姐姐我是第一次,多做几次就会熟练了。”

李莹莹的身体里似乎有一股热流在自己的身体里奔涌,身体,变得奇怪起来了,有什么要来了。

“啊~”

李莹莹的身体僵硬了起来,微微抽搐了两下,而后像是没了骨头一样瘫软在君泽月的怀里。

君泽月呆滞的躺在床上,心里有些难掩的愧疚,这种事情怎么样都是男生占便宜。

“安心吧,泽月,都是我自愿的。”李莹莹透过他郁结的眉头看出了他内心的不安,“不过泽月也有责任哦,都怪你这样吊着我。”

李莹莹展颜一笑,在透过窗帘缝隙洒进的月光下,宛如天使一般美丽。

熟悉的香味溢满了鼻腔,一双湿润的唇瓣堵住了他的嘴巴,津液被推入他的喉咙。

一双黑眸终于是被金色取代,原始的冲动逐渐支配他的身体。

“交给我吧,泽月躺着就好,我可是有好好学习过的。”

她低下蛾眉螓首,轻启檀口,香涎顺着舌头滴落。清纯的俏脸此刻却多了动人的妩媚。

昏暗的房间里逐渐响起了暧昧的声音。

咕噜咕噜,呲溜呲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