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我可是龙你们为什么不怕我》第二卷多国联合会议 第十九章岂不美哉

望着荆涟落荒而逃的身影,苏梓月有些回味的活动了一下手指,轻轻舔舐了一口,略带嫌弃的皱了皱眉头,“原来是这个味道,咸咸的......”

嘛,也算是一个小小的警告,两个人的气氛有些微妙呢,至少她还没见过君泽月对谁有过那样的笑容。

啧,酸了。

“哼,下一次一定要榨干他。”苏梓月傲娇的哼了一声。

那一边去买面包的君泽月的感觉也不是那么好,虽然他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可这跟看大熊猫,哦,不,是看小猫咪一样的眼神让他感觉浑身难受。

“呀,他是新生吗?小小的一只,好可爱~”

“吃饭团的样子像仓鼠一样。”

“不妙耶,好像是我的菜。”

诸如此类的声音围绕在君泽月的周围,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花园这边女生会这么多,看上去都是高年级的学姐们,跟自己同一届的学生们估计不会有人说自己可爱吧。

看着那人均高自己半个头的学姐们,风紧扯呼,赶紧溜了。

在那一群蠢蠢欲动的学姐扑上来之前,君泽月明智的赶紧跑回了教室,看到荆涟好像死鱼一样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君泽月以为她睡着了,轻手轻脚的坐在她的旁边,把带回来的三明治和酸奶放在她的桌上,拿出一本书看了起来。

荆涟悄悄的抬起脸颊,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看着君泽月的侧脸。脸颊的线条不似一般的男生有棱有角,而是像是女孩一样柔和,白嫩的脸蛋不是吹弹可破的感觉也差不多了,若是再矮一些妥妥就是一个粉嫩的小正太。

这么好的底子不去女装可惜了。

荆涟看了一会儿君泽月,就把视线转移到君泽月手里的书上,看了看书的封面——《金牌食谱大全》。

他正看着一道名为《肉蛋葱鸡》的菜看得津津有味。

她眨了眨眼睛,完全没办法把食谱和君泽月画上等号。荆涟她挪了挪椅子,靠近了君泽月,胸前的丰盈被桌面压成饼状,君泽月下意识的看了看挤压出弧度的侧乳。

大概和莹莹姐在伯仲之间,没玉樱姐大。

等等,自己的XP是不是变得奇怪了。

“你这是怎么了,感觉像是一条死鱼一样。”君泽月看了一眼就继续看书,“没吃饱的话我给你带别的了。”

“没事,只是有些累了,话说你怎么看起食谱来了,和你的形象严重不符啊。”荆涟慵懒的趴在桌子上,刚刚虚脱般的感觉还没有缓过来,连吃东西的欲望都没有,叼着吸管喝了两口酸奶。

“这年头猛男会做饭很奇怪吗?”君泽月翻动书页,略带调侃的说道:“而且还不是你们女人越来越金贵,处个对象要长得帅,事业成功,有车有房还得会做饭,是找对象还是找保姆。”

“你说这话我就不乐意了那只是一部分女人的想法,你不能把锅甩在广大的女性同胞身上。”荆涟撇了撇嘴,不满的说道:“我就找个能对得上眼的就行。”

“那有跟你对的上眼的吗?”

“诶?”荆涟被问的猝不及防,她惊诧的转过头来,迎上了君泽月平静的目光。荆涟的小心脏开始剧烈跳动了起来,像是小鹿一样乱撞。

他,他在暗示我吗?难,难道,他喜欢我?

荆涟的俏脸染上羞涩的红润,眼神四处躲闪,不敢直视君泽月的眼睛,“嗯,大概,有了吧......”

“是吗?”君泽月心里暗叹,哪家的倒霉孩子居然被这个傲娇暴力狂看上了,他可是清楚的记得荆涟打起架来那癫狂的姿态。

“呐,你和苏梓月老师,关系很好吗?”荆涟终于是把这个窝在心里很久的问题说了出来,一双美目中有期待,有害怕,闪动着复杂的光彩。

给君泽月看得一愣一愣的。

“我们,关系一般吧。”君泽月说道,苏梓月和他的关系和一般的朋友比起来更加模糊,一直是撩和被撩,各种福利上的往来,当然,他是接受福利的一方。

迄今为止他还没弄清楚苏梓月当初为什么厚着脸皮用热脸贴自己的冷屁股。

“是,是这样......”荆涟低声的喃喃道,在她听来君泽月的声音有些沉闷和怅然。

她的脑袋埋在臂弯当中,虽然得到了这样的答案,但是心中还是有根刺,毕竟亲耳听到了两个人水渍四溅(雾)的亲密接触。

关系一般为什么还会做这种事情呢?果,果然他是被强迫的吧!

擅长脑补的女孩短短几分钟就在脑海里想象了君泽月被苏梓月以教师的身份叫到办公室,君泽月喝了致死量的红茶之后昏睡不醒,然后如狼似虎的苏梓月就对他上下其手,做了这样那样的事情。事后君泽月被她捏住了把柄以此胁迫他,而他现在意识到自己的真心,但却没办法从泥沼中挣脱出来。

看到这里身为作者的我不禁鼓起掌来,赞叹道:精彩,精彩,li番界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君泽月没有接话,因为陆陆续续的开始有学生回来了,蓝发女孩正和她的闺蜜说说笑笑的走进班里。

他收起食谱,“你回到你的座位上去吧,陈嘉盈回来了。”

荆涟没有起身,她对着陈嘉盈笑道:“陈嘉盈同学,我想和你换个位置可以吗?就今天一下午。”

被突然搭话的小兔子缩了缩脖子,声音怯懦的说道:“好。”

“嘻嘻。”荆涟朝君泽月笑了笑,好像是想要得到家长夸奖的孩子。

只不过她马上就笑不出来了,一身职业装的苏梓月走了进来,一双美眸好似弯弯的月牙。荆涟迎上了苏梓月的视线,清楚的感受到了她目光中满满的侵略性。

君泽月奇怪的看着荆涟发颤的身体,“你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去医务室。”

“没,没事。”荆涟勉强笑道,她看到苏梓月活动着修长的手指身体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那异样的感觉好像还残留在她的身体里,竟是感觉有点舒服。

荆涟的心情有点复杂,感觉就像是某些番剧里被黄毛凌空抽射的女主,忍受着摧残却不能告诉男主。

苏梓月对着荆涟意味深长的一笑,然后打开了教案,“今天上课之前我们先说一下期中考试的相关事宜。”

当即就有学生哀嚎了出来,“不是吧,这就要考试啦?”

不过这些君泽月都不在意,因为——

他不用考。

“这次考试将采用文化课成绩占百分之三十和实战课成绩占百分之七十计算,时间在这个周五,还请大家做好准备。”苏梓月说道。

“说起来,咱们的实战课好像还没上过几次吧。”荆涟问道。

“是啊,你没来之前也就上过一次。”君泽月说道:“好像是因为实践周提前的原因,原本安排的实践课都没上。”

“小班长,上课不要交头接耳。”苏梓月笑着点到君泽月,“作为班级的表率可不能做出违反课堂纪律的事情呢,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

“是,我知道了。”君泽月点了点头。

荆涟好像炸了毛的猫一样,苏梓月看君泽月的眼神和中午看着她的眼神一模一样,她明白了,这个坏女人是想男女通吃!

她忙拉住君泽月的手,“不行,你不能去!”

“嗯?为什么?”

“她......”荆涟一句‘不要再错下去了,我原谅你’险些脱口而出,“她,她不怀好意!”

君泽月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心里想着苏梓月是不是对荆涟做了什么,瞧把孩子给吓得。

“因为实践周的原因,原本安排的实战课就安排在了周一至周四的下午。”苏梓月双手合十的贴在脸颊的一侧,“所以,大家可以去换衣服啦~”

作为生肖子的实战课实际上就是体育课,不过比起普通人的体育课,他们要充分的锻炼自己的生肖能力以及身体素质,动作幅度和运动量都很大,需要穿特制的运动服来让他们在练习的时候可以充分的伸展开身体。

学生们的表情由苦逼变到惊喜,一下课兴高采烈的冲到更衣室。

“我有点问题想请教老师。”荆涟在君泽月之前拦住了苏梓月。

苏梓月看着荆涟害羞中带着决然的目光,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对君泽月说道:“小班长你就先去上课吧,我们下次有机会再两人独处~”

君泽月感觉两人之间的氛围似乎有些不对,不过他并没放在心上,毕竟女人之间的友谊是科学家都研究不明白的事情。

等君泽月走远了,苏梓月撩起耳边的碎发,妩媚的俏脸几乎要和荆涟的脸颊贴在一起,淡淡的幽香涌进荆涟的鼻腔,冲击得荆涟有些头脑发昏,“那么,有什么事呢,荆涟同学~”

只有两人的教室里,苏梓月此刻化身成了大灰狼,富有侵略性的目光在荆涟的身上游走着,仅仅如此就让荆涟白嫩的肌肤染上粉红的色泽。

荆涟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胸口,可她咬了咬牙,强迫自己放下了手,“我,我都知道你们的事情了!只要你答应我放过君泽月,我,我就任你摆布!”

苏梓月不知道这孩子到底知道了什么,但是目前的事情发展好像挺有趣的,虽然小班长很可爱,但是香香软软的女孩子也不错呢,看着她满脸羞愤却又不能反抗的表情,真是赛高尼嗨忒呀哒。

小班长和女孩子尽数收入囊中,岂不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