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八方鹤守《虚空的生存物语》第五章 转机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埃德。”

在一个装饰的如同古代贵族的房间内,一个穿着燕尾服的男人正喝着由下人所端来的红茶。

而出现在他正前方的屏幕上,那个被称作是都市猎手,现在在向自己发达任务目标的男人,正是他的现任上司——秋肃。

他现在正和一个叫鲱鱼罐头的法师坐在一堆废墟上。

“我不管你以前怎么样,这次的任务必须立即执行。”

用斗篷与面具完全遮盖住自己任何象征的秋肃看着眼前这个一向懒散的家伙,心里不知骂了自己上司多少遍。

偏偏在自己执行重要任务的时候给自己发配了一个靠关系走上来的懒货,还说要自己尽量保护他。

简直混蛋!

要不是为了全力,秋肃绝不可能来这里任职,所以秋肃不得不将埃德这个家伙给随便扔了一个地方。

但现在是关键时刻,一点都不得有闪失,所以他决定还是跑过来提醒一下埃德这混蛋。

“哎呀,长官,我要保护剧情人物还要安抚那些被骗来打工的穿越者可是忙的脱不开手啊。”

埃德看着自己长官那戴在脸上的金属面具,然后放下了喝完的茶杯,一边用夸张的肢体语言一边用阴阳怪气的语气来表明自己有多忙。

然而秋肃才不会听他的那些屁话。

“剧情人物的死活不用你管,尽量利用那些大势力。”

说到这里,秋肃想到了那些还停在这里的穿越者,然后皱了皱眉。

不管怎么说这些穿越者基本就是用空间管理局所造的系统培养的资源搬运工,但应该也算是战力的一部分。

至于说系统和穿越者的消耗,那就不关他的事情了,反正是官家出钱。

“那些穿越者,你就用你的系统权限给他们发布任务,然后藏好那两台干扰器,等待援军。”

说到这里,秋肃突然想到了那两台干扰器的价格,然后顿了一下说道。

“不管怎么样,给我宰了那些家伙,或者拖住他们,要是那两台干扰器出……”

还没等秋肃说完,埃德便让仆人直接开启了那几台干扰器。

然后,这个世界便被彻底的封锁,不管是系统还是任何讯号,都无法发出这个世界。

“清净了。”

“果然,不用看见上司的脸就是好。”

说完,埃德便让下人的拿来地图,然后开始将干扰器放置在其他地方,而他则是开启了自己的系统权限。

“哪里有这么多事情找上门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空间管理局会如此大动干戈,但在发布完任务后,抱着轻松的心态,埃德惬意的躺在了他的床上。

“砰!”

然而,他那隔音效果极好的房间外,却是传来了一声巨响。

……

恶心,十分的恶心…如同将整个人揉成一团在塞进抽水马桶之后按下按钮后,由心理和肉体造成的双倍恶心感让艾克想起了他第一次穿越的时候。

旋转,不断的旋转,最终从空中出现的传送门内被弹射而出,然后在重重的摔在地上,然后发出了“啪!”的声音。

“真是够了。”

不知过了多久,被狠狠摔在了地上的艾克揉了揉有点疼的头,然后用自己的能力修改了因为大脑不适而感到头晕的事实。

然后抽出了自己符文枪,然后开始观察被自己一行人砸出的巨大坑洞的四周。

空间管理局现在都没有追来,看来自己昏迷的时间还不算久,不过……

“这是哪里?!”

爬出了坑洞的艾克看着自己周围那如同贫民窟一般的景象,然后他便看到了那最高处的建筑以及一层一层往下的,代表着各个阶层的建筑圈。

从那些房子的配置来看,科技水平应该是现代文明,也就是前信息时代。

但他们却从最高的富有到最底下的贫穷以此分为了一个个的阶层建筑圈。

“一个任务,搞什么啊。”

认为是因为空间管理局之前的干扰所致,艾克叹了一口气,然后重新坐在坑洞里面。

他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小队从原本的七个减员成了三个,除了有特殊能力的,其余的都因为受到空间传送的影响然后摔成泥。

这原本是最多的一个小队的啊…混蛋!

“咳咳……”

似乎是其他人醒来了,艾克皱了皱眉,然后看向了一个腰上别着一把有着蓝色纹路的银白刀刃,靠躺在土墙上的黑袍人。

“醒了吗?”

艾克看了他一眼后便不再理他,原本的计划被似乎被打乱,他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被传送到其他的世界。

“总之,先逃离追捕吧。”

空间管理局是可以通过传送门所残留的时空之力来追踪传送者的,但如果你再传送完之后再多开几扇门,便不会有这样的顾虑。

艾克可是知道空间管理局的手段,他一向讨厌那些一旦缠上便如同狗皮膏药一般粘着你的家伙。

跟他们缠上总是没好事。

所以艾克只是看了眼另外一个还在昏迷的家伙,然后拿出了自己的空间水晶。

“去哪?带我一个啊。”

将坐标输入进空间水晶底座的装置内,原本准备抛出水晶的手停了下来,艾克看向了那个腰上挂着刀的黑袍剑客。

此刻的他正用他那隐藏在黑暗中,并散发着蓝色光芒的双眼看着艾克,而他那正在向艾克打招呼的手上也拿着一块橙色的空间水晶。

“随便你吧。”

担心时间不够,同时也确实想拉一个打手的艾克将坐标给了那个黑袍剑客,然后两人记下了这个世界的坐标,向前扔出了自己的水晶。

“叮铃……”

随着一身脆响,两人的水晶出乎意料的没有组成传送门,而掉在了地上然后一起碎成了碎片。

“什么?!”

看到这里,艾克不禁走上前去拿起了一块水晶碎片,开始仔细观察。

“看来这里已经被封锁了。”

在艾克一旁的黑袍剑客一手握着由银白色金属所铸造的刀鞘,然后用他那看起来十分具有科技感的手拿起了一块碎片然后说道。

“上面的时空之力被打乱了,是很强的干扰。”

黑袍剑客将那快被碎片随手扔在地上,然后用他那被银白色金属护甲所包裹的手握住了刀柄,一边看着四周一边对说道。

“根据我的推测,干扰装置至少有两道三处。”

现在不止是他们的空间水晶,甚至连系统与通讯器也无法展开传送或是接收其他世界的信号。

这让原本想联系卿子的艾克不禁感到十分的不爽,而且最重要的是……

“我猜是不是还有很多援军在往我们这边过来?”

艾克拿着那把缠绕着红色气息的符文枪,看着黑色剑客回答道。

“所以,我们该走了。”

说完,已经达成了共识的两人便交换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带着那个还在昏迷的人走出了已经在熊熊燃烧的坑洞。

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便是收集器情报,然后找出并毁掉那些干扰器了。

只是在什么都不知道的现在,艾克和这个名为威尔的黑袍剑客该如何找到那些干扰器呢。

这才是主要问题,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可能还会多一个麻烦队友,艾克看向了被自己拖在地上走的,至今都在昏迷的队友。

“他已经死了。”

威尔的一句话,让艾克将这个已经变成了尸体的队友扔到了地上。

在将值钱的与有用的物品搜光后,他将尸体连同着炸弹一起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然后一脚踢到的天上。

“嘭!”

随着大量的垃圾和被爆出大量汁水的尸体一起飞到更远的空中,艾克的心情好了不少。

“真是无情啊”

冰凉的声音从艾克的身后传来,而对此,艾克只用了自己搜到的物资的一半,彻底的堵住了威尔的嘴。

而这无疑也让威尔对这个很懂人心的临时队友涨了不少的好感度。

“喂,那边的那个家伙,貌似是那个吧。”

突然,艾克似乎也发现了一个可以帮助他们脱离这个困境的存在,他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眼前的那个人向一旁的威尔问道。

“啊,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就是那个啊。”

而威尔则是眯着眼睛,一直在用手指敲着刀柄的手指停了下来,然后用有些慵懒的声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