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藏姝《今天也没能拒绝死对头的求爱》第175节

上了厉霄,但厉霄这种行为又无异于折辱,羽画受不了,他是矛盾的,又是极端的,死也不得解脱。

玄赢看着羽画茫然的脸,也很为他着急,他鼓起勇气说道,“神君,你不要太为难自己,有些事该放下应该放下的。”

羽画没料到有朝一日还会被自己的剑灵开导,他垂下眼,“太迟了。”

玄赢摇摇头,纯澈真挚的眼神盯着羽画神君,那是他受过了苦难与恶意也没有屈服的象征,“不迟的神君,你别用别人的错误来困囿自己,就算转世再碰到他又如何,你可以无视他,你可以打败他,我认识的神君不会这样逃避。”

羽画轻声重复,“放下……”

玄赢点头,“放下吧神君,现在厉霄没有转世,你去转世,茫茫人海,他想找到转世的你不知有多困难,留下来只会被他无止境地纠缠与伤害。”

他说的很令人心动,羽画琉璃般剔透的双眸里荡起一丝涟漪,他避开了玄赢殷切的眼神,注视着斗争的沈时冕,“我先帮帮他。”

玄赢想说神君不该冒险,但他的喉头哽住了,因为他发现自己承受不起失去沈时冕的后果,他欠羽画神君的也许只能等对方来世才能报偿。

羽画神君的身影投入了沈时冕的体内,于是识海世界又多了一个身影。

他进去的时候,厉霄正在沈时冕的记忆碎片中游览,越看脸色越严峻,并伴随着不断翻腾的嫉妒,凭什么这个小子能这么好运,明明是羽画教出来的剑灵,却没有羽画那么软硬不吃。

羽画出现在他面前时,其中一片记忆气泡碎裂开来,展示了玄赢和沈时冕在小世界幻境的结尾场景,鸳鸯线在沈时冕的面前暴露了之后。

本应该见面就不死不休的厉霄和羽画竟莫名地没有动手,而是都在看这一段记忆。

鸳鸯线说明后,他们俩也许都在期待沈时冕的做法吧,只见沈时冕得知真相后的第一反应竟是想要解除鸳鸯线。

厉霄冷冷吐出“蠢货”两字,明明是最佳的机会,沈时冕就这么放弃了,最后在高楼上拥着玄赢对他说“该醒了”的时候,更是让厉霄觉得不可思议。

羽画神君的唇角却难得地勾起一丝笑意,他想也许他稍微能明白玄赢和沈时冕为什么可以这样毫无芥蒂,因为他们不是我们。

厉霄见他笑了,更觉得不可思议,那个淡漠出尘的羽画也会笑得这样简单纯粹。

因为厉霄不应该的分心,他与沈时冕对躯体的争夺厮杀开始落入了下风。

羽画终于扫了他一眼,提醒道,“你要输了。”

沈时冕比他想象的更坚韧强大。

厉霄皱了一下眉,“他的求生 Y_u 很强。”

羽画怔了怔,“你没有求生 Y_u 吗?”

厉霄负手而立,“我只想杀了你,之后同归于尽,本尊不屑做个游魂野鬼,更不屑借用旁人的躯壳。”

羽画沉默了许久,“厉霄,是你欠我。”

“是,我欠你,但不影响我恨你。”

“我杀过你一次,我们扯平了。”

厉霄不同意,“我还是恨你。”

羽画轻叹一声,“阿赢劝我放下,我决意去轮回了。”

厉霄顿时暴怒,“你想一个人逃走,你休想!”

羽画看着那些记忆碎片,他说,“我不恨你了,厉霄。”

厉霄却更怒了,羽画不爱他,如今连恨都要抽离。

羽画见他如困兽般失去了爪牙,一瞬间是真的放下了,他困扰的问题有了答案,爱也好恨也罢,是玄赢点醒了他,这样执着于某个人的不是他羽画神君,他几乎失去了初心。

眼见厉霄面对着沈时冕节节败退,厉霄现在只是一道残魂罢了,羽画轻声说,“轮回之后也许不会再见。”

沈时冕正全力与厉霄抢夺,他感觉到了厉霄的虚弱和心不在焉,抓住时机步步逼近,他和厉霄不同,有玄赢牵挂着,无论如何都会踩出一条求生之路。

正在此刻,沈时冕忽然感到压力一轻,体内不属于他的灵魂力量 Ch_ao 水般退去,他惊愕间感觉到手上玄赢的温度,反手紧握,身边那两道半透明的身影,属于羽画神君的那道对玄赢和沈时冕点了点头,“阿赢,再见。”

羽画神君真的去轮回了……

他和沈时冕的目光落在难以置信的厉霄身上,厉霄咬牙切齿,“你休想就这么逃走。”

随后不知是不是一时冲动,他竟追随着羽画去转世了。

玄赢握着身边安静的沈时冕的手腕,喃喃自语,“会再见的。”

沈时冕劫后余生,吻了吻玄赢的发顶,轻轻恩了一声。

玄赢忽然担忧道,“轮回后,厉霄还会纠缠神君吗?”

沈时冕淡淡地说,“轮回后就是全新的人生,婆娑世界,亿万生灵,也许会也许不会。”

随着那两个人身影的彻底消失,被厉霄控制着作为诸天锁神的阵眼的阵器力量也开始消退,众人逐渐缓慢地被放出了那个宽阔压抑,却又分割了所有人的阵器世界。

而在玄赢和沈时冕送羽画入轮回的同时,玄清子已经将玄真握在掌心中逼问,“你竟敢逃走,究竟瞒着为师什么?”

玄真浑身冷汗,阵器空间中他孤立无援,再度落入了玄清子手中他几乎能预见自己悲惨的下场,这段时间的折磨已经让玄真彻底不对玄清子还抱有义父的期望,玄清子冷酷地撕掉了他们中间的那层糖衣。

可玄真也不敢说实话,说了等于自己为了私利背叛玄清子的事实暴露。

说和不说他的下场都不会好,原本玄真心理防线崩塌,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和盘托出。

正在此时,他们四周的宫殿墙壁忽然坍塌,露出了受伤戒备的沈情和抓着沈时冕的玄赢。

两边的人一见面都是片刻的怔愣,阵器尚未完全撤除,因此这片空间竟只有他们。

沈情见势想逃,却被沈时冕抬手一指,以气机暂时锁定在原地,就像在罗刹海上一样,如今沈情失去了他的靠山厉霄,处境极其不妙。

玄清子见到玄赢,警告地瞥了一眼玄真,面上依旧端着师尊的威严架子,“你来得正巧,身边那个魔修余孽与我们玄江门无关,剑魄既已到手,不必再与他纠缠,正好顺势撇清。”

可玄赢已彻底融合了所有剑魄,如今他便是湛赢剑与玄赢的结合,再也不惧玄清子,自然不会听他的,加上刚刚和羽画神君分离,心情很糟糕,闻言扯了一下唇角,“师尊如此过河拆桥,恐怕不妥。”

沈时冕脸上的红色纹路还剩下一半,这纹路的出现消失似乎没什么规律,只有完全收敛时沈时冕才算正常。

他与玄赢并肩而立,纯白的衣袍,冷漠的表情 ,唇角的鲜血与红纹给他添上了一丝奇特的妖异感,神智还处在一个过于兴奋混乱的状态里。

玄清子声音骤冷,“你忘了,是魔修毁掉了你的村庄,险些杀了你娘,此等深仇大恨你不记得?”

旁边的罪魁祸首沈情狠狠地瞪着玄清子,这迂腐的老匹夫,还没看出来这俩人早就暗通款曲,深仇大恨的对象是他沈情可不是沈时冕。

玄清子却对玄赢这些年的乖巧先入为主,还试图继续控制他,“既然当时和你一起被发现的沈时冕是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