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藏姝《今天也没能拒绝死对头的求爱》第176节

修,还是沈情的侄子,当年那些魔修必定也是他引来的,他毁了你和你娘平静的生活,还要同他纠缠不清?”

玄赢哼笑一声,“我娘更不会在意,既然我们两个当事人都不在乎了,师尊可能放过他?”

嘴上说着师尊能不能放过,但玄赢的语气神态根本不像要听话的样子。

玄清子最后的一丝侥幸也消失无踪,他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很好,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叛逆之心?”

玄赢扫了一眼震惊的玄真,“可能是,从你把剑魄碎片送给我的那天开始。”

那就是玄赢刚入门的时候,他才五岁,竟能藏得这样好……

玄清子不愿相信是自己走眼,他更愿意相信玄赢是被沈时冕蛊惑了,正 Y_u 再问,他们四周的其余宫殿也都片片剥落,众人重新站到了天台上。

而原本都仙风道骨的众修士,此刻大都十分狼狈。

诸天锁神是时间越长威力越大的上古阵法,又配了个增幅威力的阵器,众人被引爆心中戾气,被单独隔开,杀戮之 Y_u 越来越重,但暂时找不到屠戮的目标,这股 Y_u /望会逐渐积压。

等到阵器觉得足够了,将阻隔去除,接近疯狂的人们瞬间有了发 Xi-e 对象,大多会彻底失控,将周围变成炼狱。

幸好没能等到无可挽回的情景,就解决了阵器的主人厉霄。

尽管如此,众修士也变得比平日更为暴躁冲动易怒嗜杀,他们见到浑身魔气四溢,看起来异样恐怖的沈时冕,顿时纷纷按耐不住。

“他果然是魔修。”

“凌霄阁养虎为患引狼入室。”

“杀了沈氏的魔头。”

……

唐愈和唐致几个师兄师姐都难以置信地叫着“小师弟”。

沈蕴也是大吃一惊,他从未想过一直在自己被邪气侵蚀期间肆意伤害的孩子竟真的是个魔修,且看起来还已经修成了大魔头。

他不得不站出来说道,“诸位,我以凌霄阁掌门的身份担保,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请稍安勿躁。”

现在诸天锁神阵在消退,那些人也勉强可以抵抗心里杀戮的 Y_u 望,沈蕴都这样说了,他们也就暂时安静了一点。

众修士的攻击虎视眈眈,玄清子心念电转间,朗声道,“诸位道友,凌霄阁沈时冕虽与我玄江门弟子结契,但今日之前我们也都蒙在鼓里,玄赢,你该做出选择了。”

言外之意,玄赢如选择“改邪归正”,与众人一起对付沈时冕,他就还是正道仙门的嫡传弟子,若不肯,那就和沈时冕一起被群起攻之。

姜潋死死捂住自己的唇,不肯发出一点动静,她作为一个凡人,原本在诸天锁神阵中应该随时会崩溃才对,沈蕴起初还准备给她输点灵力保护,可她却完全没被影响的样子,倒是省了沈蕴的事。

眼前的玄赢与沈时冕处于人群的中心,沈时冕握着沈情的 Xi_ng 命,不远处是同样显出身形的罗禅,形势一触即发。

玄赢眸中光芒并未熄灭,就像从前的每一次,在贺云镇,在罗刹海,玄赢依然坚定地站在沈时冕身边。

众人躁动的情绪在天台蔓延,沈时冕成了众矢之的,玄赢的身影却一分也没挪动。

玄清子见状面沉如水,看来玄赢是真的倒戈了,要不是不符合身份他简直想骂沈时冕是狐狸精了,也有些后悔让玄赢去“欺骗”沈时冕的感情,原本玄赢那么言听计从的人,竟试图脱离掌控。

他不得不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指着姜潋道,“玄赢,你可想好,我玄江门救你母子 Xi_ng 命,给予庇护,你是否真要不思报答与魔修为伍,何不问问你的娘亲,是否愿意你做出这样忘恩负义之事?”

姜潋被玄清子推上台前,玄赢怒道,“此事与我娘有何干系?她只是一介凡人。”

他想去保护姜潋,但是姜潋现在有沈蕴护着才是最安全的,他和沈时冕在风暴的中心,姜潋过来更危险,而沈时冕孤单一个人,他走不开,在自己融合剑魄的时候,是沈时冕拼了命地护着他,这种时候玄赢不可能丢开他。

玄清子又感到了那种掌控的快意,又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转向姜潋,“夫人,你的孩子走在悬崖边缘,要与毁灭你的村庄的魔修为伍,自毁大好前程,你是不是该劝劝他?”

姜潋缓缓放下了唇上的手指,表情混合着茫然和怀疑,注视着玄赢和沈时冕的方向,其他人则都在看她,看玄清子将劝导玄赢改邪归正的重任放在她身上。

明明早晨起来以后,她还换上了新做的衣裳,开开心心地看着两个孩子结契,为什么事情就变成了这样。

像是花了漫长的时间去消化,姜潋抿了抿干涩的唇,对玄赢问道,“阿赢,你师尊说的是真的吗?”

对着姜潋,玄赢向来没有脾气的,他迟疑了一下,“村庄是因为沈情手下的魔修毁掉的……”

玄清子打断了他后面的话,“夫人你都听见了。”姜潋其实没什么感觉,她不记得了,村庄里生活的记忆,都随着她的受伤而消失无踪,所有的一切都是玄赢和玄清子补充给她听的,但玄赢对她叫娘亲的模样很熟悉,起码她对这是她的儿子的事实并不排斥。

哪怕玄赢很少见她,她心里也是真的挂念着自己唯一的儿子,和那些所谓的仇恨的相比,她更在乎的当然是玄赢和沈时冕。

姜潋眼中的茫然逐渐退去,她的声音温柔而坚定,“我知道了,阿赢,如果我希望你对你的道侣下手,用他的 Xi_ng 命换取你的前程,你会同意吗?”

玄赢了解她,姜潋是一个很好的母亲,她会不顾一起地保护她的孩子,但是姜潋如今的孩子只有一个玄赢,他不确定是不是已经包括了沈时冕,眸中闪过一丝挣扎,他看了看注视着自己一直保持安静的沈时冕。

然后玄赢坚定地摇了摇头,“我不能。”

姜潋便叹了口气,扬起一个温柔的笑来,“没关系,娘永远不会逼迫你们互相伤害。”

沈情却忽然望着她的脸神经质地笑了起来。

姜潋的被推出引起了沈情的注意,这个人先前一直都没发现姜潋的存在,因为她太不起眼了,此刻虽被沈时冕捏在手里,大笑出声,“哈哈哈,嫂子,原来你还活着,怎么连自己的儿子都能认错,还要求别人杀了你儿子,我大哥泉下有知,不知是何感想?”

这个巨大的反转震惊了所有人,甚至有人眼里的红血丝都消退了一些。

姜潋怎么会突然变成了沈时冕的娘?玄清子难以置信地瞪着他们,无法相信自己握在手中多年的筹码是虚假的,玄赢又骗了他。

守了许多年的秘密再也不能隐瞒下去,现在即使他想瞒,被沈情点醒的沈时冕也会自己意识到真相了,玄赢闭了闭眼,对着姜潋说,“我不是你的亲生儿子,我只是你捡回去的一个养子。”

他的确是从罗禅的宫殿里逃出来的,他体质特殊,沉睡时回到幼年的体态,幼时自己确实时常梦到湛赢剑和天柱,且拥有湛赢的一些特殊能力,为了逃出去,他耗尽了那些能量,命悬一线时,遇到了逃往小山村避难的姜潋母子。

在那样危难的情势下,姜潋也没抛下他,给了他作为母亲的温暖,认他做子,悉心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