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孤楼

宋小敏现在住的地方像极了一座孤岛。即便在白天也看不到村子的样子,挡住视线的杨树那么突兀地立在面前。孤寂感越来越重的宋小敏后悔从村里搬到这么个鬼地方。人声极少听到,听得多的却是瘆人的猫头鹰的叫声,再有的是响成一片的蛙鸣。男人在的时候,白天钓鱼,热极了会脱掉衣服钻到水里去。晚上男人会带着宋小敏去树林里抹蝉蜕。但是现在不行了,男人又有了女人,她宋小敏成了孤家寡人一个。

她说自己更像孤魂野鬼。没有人喜欢到这个地方来,更没有人喜欢到她住的楼上看一看。她最要好的朋友来过两次就再也不来了。她咋听到宋小敏说出那四个字的时候,浑身汗毛倒立,头皮发紧。她对村里人说,宋小敏不该住在那个地方。她对村里人说,宋小敏的脸色很难看,瘦得都脱了形。为了证实送小敏瘦得多厉害,她看过她的胳膊。她对别人说,宋小敏瘦得没法看了,有风就能刮了去。她说的属实,没有丝毫夸张。宋小敏并不是总呆在孤岛上,她也会到村里走一走。她走路时轻飘飘的样子,村里人就看到了,真的是那种没有一点分量的走路姿势。除了去村里走一走,宋小敏要在每天接送二丫头上学。二丫头是有名字的,叫周婷。从男人离开以后她就不叫了。

二丫上小学五年级,她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虽说爸妈不在一起,她仍然能够常常看到爸爸。妈妈反对她去找爸爸,那又怎么样?她不能用绳子拴住她。二丫随便扯个谎就能见到爸爸。她见到爸爸的时候顺便就见了爸爸的那个女人。她不和她说好话,离得老远,偏偏女人总在爸爸身边缠磨。回回都是这样,二丫就不想见爸爸了。她坐在那儿学习,妈妈一会儿过来看一下,一会儿弄出点动静让她难以安心。还没到吃午饭的时候,妈妈会问她想吃什么,我给做去。星期天让宋晓敏高兴得过了头。但是女儿好像不领她的情,这让她有些失望。孩子还小不懂事,不理解妈妈为什么会这样。

二丫很快高兴起来了,她听到妈妈告诉她一个好消息,哥要回来了。 周正放好行李箱,看见妈提着水桶要喂猪,他走上前夺过来。他想能帮到妈的太少了。学校里放假挑的时间也好像专门为了学生休息的。放假的时候,地里绿油油的一片,花生正长,玉米正长。他呢,也正长,身子已窜出很大一块,妈妈在他眼前显得更矮小了。宋小敏也觉得儿子长高了不少,衣服已经不合身,她想着去服装店买衣服,周正说不用。宋小敏瞪他一眼,意思儿子马上就明白。爸爸不在,他这个妈妈说了算。

二丫被哥敲了头皮。问她去哪儿疯去了,她也不说。不说的结果就是不轻不重的两下。二丫不恼,反而高兴。她叫哥再敲一下。周正说,我的手都疼了。  

周正知道二丫去了那儿。但他不能阻止。他不能去,在妈妈眼里的男子汉不向着妈,还能向着那个坏蛋爸爸?高一的那年,周正和爸爸撕扯在一起。他哪里是爸爸的对手,但是爸爸没有使出全力,爸爸只是用手攥住他的手不让他打到自己。那时候妈妈是大叫了一声的。叫的什么他现在记不清了。他是在妈大叫一声之后松的手。 现在,周正已经人高马大,与爸爸动手的心思却没有了。爸爸不在他们的生活里,可时刻都会出现在心里。  

灶房里飘出煎炸蝉蜕的香味儿。昨天晚上,周正和二丫逮了小半桶的蝉蜕。雨下得是时候蝉蜕才多。地硬了,蝉蜕出不来。家离村子远了不好,可也有样好处就是靠着树林子,逮蝉蜕方便。因为昨晚睡得晚,周正中午的时候睡了一觉。醒来不知干什么好,在屋里寻摸了半天找出鱼竿。 宋小敏看见儿子手里的鱼竿,心里老大的不高兴。周正的爸爸爱钓鱼,在近处钓腻了就跑远了钓,结果被一个女人钓走了。  

宋小敏说:你拿个鱼竿干什么?也像你爸那样不学好? 周正最烦妈说这种话。很想马上就把鱼竿折断,用了一下力,鱼竿是有弹性的,弄断不那么容易。他不和它较劲,又扔在原来的地方。他不知道既然妈妈这么恨爸爸,为什么他留下来的那些东西没有扔掉。

二丫不高兴了,因为哥哥不和她玩。周正喜欢妹妹,可他总不能带着她到处疯跑。他是高三学生了。他有他的生活。学习在目前是最重要的,另一样在他看来也顶重要。他恋爱了。是同学。他们没有因为恋爱而影响学业。后来他们都考上大学,毕业之后就结了婚。宋小敏没看到他们的儿子。她得了乳腺癌死了。  

宋小敏死后,儿子周正又来过一回。他想这是最后一回了。他在孤楼上转来转去,各个房间都看了一遍。走进妈妈的房间时,他的眼泪止不住流下来。之后,他走向妈妈的床边,在床边的一张桌子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看见玻璃下面压着一张照片,是爸妈的合影照。他拿出来就大声地哭了起来。他老婆听到哭声,跑上楼来问他:怎么了?怎么了?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