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四川宜宾作家陈刚11万字小说《南方故事》连载(23)

赵灵提供不出任何手续,工商人员向赵灵出具票据后,暂扣了物品。第二天,赵灵来到新市工商所,递交对此事情的说明材料。经工商人员调查,证实系赵灵误发物品后,不方便回寄,就地处理,并无其他违规行为。工商所对赵灵罚款500元,退还了物品。赵灵再不敢在街头兜售,成本价把酒处理给一家川菜馆,准备返回深圳。

陈粤听说赵灵要回深圳,便匆匆赶到车站托他带东西给其在深圳的朋友。送完赵灵后,陈粤匆匆往家赶,妻子有事外出,他要回去陪陪父母,父母难得来广州一次。走到家门口时,远远看到一个熟悉身影。

“身影”看见陈粤回来,惊喜地呼到:“粤哥!”陈粤仔细一瞧,是周雄,已有三年没有看到他了,明显瘦了许多,但仍感觉精神抖擞。周雄大步走到陈粤面前,双手作辑,歉疚地说:“粤哥啊,对不起,我是来道歉还钱来了!”

陈粤连忙说:“没事!暂不说还钱,你先说一下这么久你是怎么过的?”

“一言难尽啊!”周雄说。

周雄告诉陈粤,那天他突然接到妻子病重住院,需要大笔医院费用的消息,一时慌了神,突然想到他保管的面馆营业款存折,匆匆到银行取款后就直奔汽车站上了回四川的长途客车。去银行取款这前,周雄也想过先给陈粤说一声,但又怕陈粤等反对,耽误了妻子的治疗。救人要紧,这样做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待有钱一定还陈粤,这等于是给他借的!周雄在车上不断安慰自己。

周雄回到家乡宜宾,把妻子送进了医院,在观察室住了一天,很快又转入了重症室。半个多月后,周雄从广州拿回的两万多元很快用了一大半,但周妻的病情未见好转,日渐加重。一个星期后,周妻抛下幼子抱憾离世。周雄料理完妻子后事,把幼子托付给父母照看,又南下广州,他心目中一直惦记着如何挣钱还陈粤。

听着叙述,陈粤嘘唏不已,安慰道:“钱并不重要,只要你对妻子的救治尽心尽力就行了!”

“现在,我终于了却一个心愿,把钱凑齐可以还给粤哥了!如今,我再也没有牵挂的事了。”周雄说。

“那钱是怎样挣回的呢?”陈粤问。

周雄说:“粤哥,你放心!这是我挣来的辛苦钱!”

“我……不是这意思!”陈粤连忙解释。

至于用两年的时间怎样挣回这两万多元钱,周雄没有且也不愿再详细给包括陈粤在内的任何人谈起。两年怎样熬过来的?一言难尽啊!夜晚,周雄失眠了。两年多的经历似放电影又在脑海里一幕幕地浮现……

妻子去世后,为了还钱,周雄又来到广州健身房当教练,两三千元的工资,除吃住,回寄家里外,便所剩无几。几个月下来没积赞多少钱。周雄得想其他办法找更多的钱。

在别人的介绍下,周雄来到地下赌场当保镖专收赌账。保镖是拿自己生命当盾牌换取金钱,这点周雄很清楚。但为了更多更快地赚钱,养家糊口,偿还债务,他也顾及不了这么多了。

广州的地下赌场大多位于城乡结合部。周雄当保镖的地下赌场就在广州南沙区城郊租用了一个仓库,是前一阵由从化那边迁过来的。一般来说,地下赌场聚赌一段时间后即转换场地,无长期固定的场所。

周雄负责随专车接送“赌客”。“赌客”由熟人介绍参赌,赌场派专车接送。今天,周雄接到通知,叫他去黄浦区接一个叫张姐的富婆到赌场。张姐是开宾馆的,广州市内有她好几家连锁店。闲着无事,张姐偶而也出来赌一赌。按约定,赌客是不能自驾车到赌场的。车辆过多聚集,易造成目标明显,引起人们注意。

到达黄浦张姐的住处,司机拨通了电话。不一会儿,一位40多岁打扮时尚的妇女便下楼朝停车的方向走来。周雄早已下车等候,见张姐过来,连忙打开车门。在行进中,不料,张姐高跟鞋被石头绊了一下,身子失去平衡往前倒,周雄眼疾手快,冲了出去,一把扶住张姐才没有跌倒。张姐感激地看了看身旁这位浓眉大眼、身材魁梧的男子,害羞地低下头,莞尔一笑。一路上,周雄默默地坐在副驾席上,小心翼翼地护送张姐去地下赌场。张姐对不多言不多语的周雄有了好感。

快到地下赌场时,张姐看见每个路口有监控摄像头,并有拿对讲机的人在来回走动望风。下车后,周雄带着张姐走进一个存放木材的仓库,仓库的入口安装有金属探测安检电闸门,对进出人员进行扫描,一旦发现可疑东西,便会发出报警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