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四川宜宾作家陈刚11万字小说《南方故事》连载(24)

走进仓库深处,张姐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地下赌场的老板在仓库内用隔板把部分场地装修成了一个个赌间。每个赌间、赌桌上方的天花板,均装有可以旋转的监控摄像头,通过监控房内的中控台控制。

由于时间较早,赌客较少,找不到合适的搭档,张姐提出到附近走走,消磨一下时间。于时,周雄又陪着张姐溜溜。张姐发现,仓库占地面积较大,并有围墙包围。围墙上布满钢丝,防止外人攀爬入内。围墙外开有多间商铺,并与仓库内联通。张姐笑着说:“有点像澳门赌场,戒备森严啊!”周雄憨厚地笑了笑。

半个多小时后,赌客陆陆续续来了一些。张姐便在服务小生的指引下,来到一间有两三位女性赌客的雅间,兴致勃勃加入了“战斗”。几场下来,张姐手气不错,赢了几千元。

这以后,张姐兴趣甚为浓厚,空时都叫周雄来接她到地下赌场。渐渐地,张姐便和周雄熟悉起来,周雄认真的“工作”态度得到张姐的认可。每次来接张姐,周雄总提前十几分钟到。送时总送到楼下,看着张姐安全上楼才离去。有一次,张姐忙忘了与周雄约好接她的时间,周雄老老实实、安安静静在楼下等了张姐近一个小时。搞得张姐大半年了每当想起此事,都挺不好意思的。张姐问周雄,怎么不打电话来催下她?周雄说,客人没来肯定是在忙,他的任务都是等人。如果客人不来,会通知他的。听完,张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这世上竟还有这种‘老实’的人?”

周雄得到了张姐的信任,有时候店里的事也委托周雄来办。对此,周雄总不折不扣地完成。张姐很高兴,总要给周雄些小费。刚开始,周雄要拒绝,说朋友间互相帮帮,这不算啥。张姐听说过周雄的身世,知道他处境困难,笑着说:“对呀,是朋友,我才帮你的。我这是请你做事,算是兼职,你应得的报酬,并不是施舍嘛!”周雄一听,也有道理,于是收下了。

张姐去了几次地下赌场,手气渐差,不担把赢的几千元丢了,还倒输了一万多元。张姐兴趣全无,加之这段时间店里事情多,便很长一段时间没去赌场了。

有一天,张姐参加聚会,听一位随她去过地下赌场的朋友说,周雄因为去收赌债被对方几个人砍伤了。张姐一惊,直奔周雄住院的医院。还好,周雄并不严重,医生给他缝好伤口,打了防破伤风针,叫住几天院观察观察,如没意外,就可出院了。

系着绷带、躺在病床的周雄对受伤一事还耿耿于怀,说正追赶欠债的那人时,不料在一巷口冲出三个提刀的来“救驾”。周雄是徒手,只得抄起路边一根木凳来自卫。混战中,周雄打翻二人,但自己也被砍伤,最终还是让对方跑了。周雄不服气地说,如果对方三人不带刀,凭他的武功,会制服三人,不会让对方跑脱的。

张姐笑了,责怪道:“能捡回一条命算不错的了,逞什么能啊?”张姐劝周雄伤好以后,不要去赌场上班了。参赌涉赌是违法行为,而且还有人身风险。周雄有点不愿意,说挣钱快呀。张姐说,如果丢了命,还挣什么钱?如果没丢命,被警察抓着,判你几年刑,会少挣多少钱?周雄沉默了。

果真如张姐所说,没等周雄伤好出院,这个位于南沙的地下赌场就被警方“抄”了,抓捕了二三十人,包括参赌人员。周雄直庆幸运气好!

周雄伤好了,自然赌场不能去,也不愿再去了。他就在张姐的店子里上了班。张姐出钱,又叫周雄学驾驶,学成归来,兼做张姐驾驶员与保镖。跟着张姐,周雄白天进饭馆吃山珍海味,院上去夜总会唱唱歌、跳跳舞,疲倦则泡泡脚,按摩按摩。遇到节假日,张姐则呼朋唤友,开上豪车,去珠海、跑深圳,或乘飞机到海南,四处游玩……周雄暗想,这就是有钱的好处,吃香的喝辣的,上天入地,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有钱了,无所不想、无所不能、无所不为。为什么富人总是很富,穷人总是很穷呢?对此,周雄愤愤不平,努力在脑海里搜寻着答案。多年在外飘泊的生活一幕一幕地在脑海里闪现,“为富不仁!”周雄似乎总结出一个答案:大多数富人是坏人。坏人因为“坏”才能找到钱;好人因为“好”落伍于时流,往往与钱失之交臂。但为了钱,自己究竟做好人,还是坏人呢?周雄迷惑了……

(陈刚)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陈刚,男,出生于1970年,供职于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宜宾供电公司,业余时间从事文学创作,现为中国电力作协四川分会会员,中华作家俱乐部、作家在线网、北方文学研究院、新世纪文学研究院创作员,宜宾市作协会员。

《南方故事》简介: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为了青春梦想,几个年轻人从四川漂泊到广州,经历了人生的风风雨雨,尝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红尘滚滚、人生无常、命运多舛,如今,已物是人非:一个抗震救灾中牺牲,一个见义勇为献身,一个贪污入狱,一个中彩500万精神失常,一个为艺术青城山修道,一个扶贫扎根粤北山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