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他们说妾身的相公是小白脸》第一卷前尘如风后生有你 第十五章含义

顾璇离开了之后苏瑾瑜低下脑袋,眼中波光流转,晦涩不明。

在镜子面前解开了长袍,拉开了里衣,丑陋的黑肉扭动了一下,像是在嘲讽着他一般。

因为补充了灵气,黑肉并没有扩散开来的迹象,但以后,谁说的准呢。

明明以前都不在意皮囊这种身外之物的,可顾璇承认觊觎自己的美色,虽然很肤浅,但,很大胆,眼里灼热全是对他这个人的,和别人完全不一样。

别人可能会因为自己的美色而心动,不过更多的是觊觎他的境界和家世吧。

而现在,三个月过后即使灵气恢复了,但灵核已碎,境界再无提升可能,又被家族所抛弃,就连那个愚蠢的臭弟弟都被捧上了天,除了美色苏瑾瑜还真想不到顾璇馋他什么了。

苏瑾瑜心很累,如果能早一点遇上顾璇可能又是另一个故事了吧。

他吩咐了枯影去买新的衣衫,明明从来不在意的,现在却……

顾璇第二天开始就忙着炼丹了,能看到苏瑾瑜心情都是愉快的。

她昨天已经吩咐过余管事了,需要的各种草药、药材,都在顾璇来的时候派人运送到门口,他们不便进去,倒是苏瑾瑜来打下手帮忙搬运,顺便和顾璇一起往格子里填充药材了。

不一会儿就整理好一墙的方格了,这个时候枯影敲了敲门,苏瑾瑜却开的门,再进来时他已经往桌上放下一碟碟食物了。

顾璇才意识到自己不用心了,“抱歉……我都忘记了……”他已与凡人无异,需要补充食物。

真是的,明明自己触灵境都是吃了饭过来的,怎么把他给忘记了……顾璇相当自责。

苏瑾瑜只是摇摇头,不过是这种小事没必要。

收起心思,还是早日巩固实力才行,她也不隐瞒苏瑾瑜,敞开了炼丹房的门,只有一道珠帘隔开了卧室和丹房。

从方格中取出了药材处理好,在丹炉膛中燃了几块灵石,开始用自己的手法炼制丹药了。

是简单的丹药,不过一炷香便已炼制好,找了精巧的小竹筐铺上干净的绒布,搁上丹药,走到苏瑾瑜面前放下。

苏瑾瑜早就吃完了早饭,正杵着看顾璇炼丹,便见她过来了。

还没看着丹药,他公正的评判,“手法熟练流畅,赏心悦目啊,看来你很不一般嘛。”

“相公想问便问,小女子一定知无不言。”对苏瑾瑜自然不需要任何隐瞒,但她的手也微微发热,如果他真的问了他们第一次相识呢,顾璇不会回答的……

搁下竹筐,示意苏瑾瑜去看,少年便捻起一颗,目光稍稍诧异,“方洺丹,是给我的吗?”

“嗯,相公已经辟谷很久了,不需要强迫自己吃那些凡人的食物的,不是蕴含灵力的食物才配不上相公!”

苏瑾瑜都要被逗笑了,“好的,那我收下了。”倒是听说过茯苓峰的弟子即使没到入灵境也可辟谷,看来是丹药的原因了。

将手中的丹药塞过去,顾璇的小嘴下意识的含住了,柔然的唇瓣亲吻着他的手指,让他想起了那处的触感,不由得口干舌燥,连气息都感觉灼热起来,“你没吃吧。”

顾璇小心翼翼的瞄着苏瑾妤,缓缓地舔干净他的手指,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居然留了口水在上面。然后才咬碎了方洺丹吞下。

“嗯,一直都很赶没来得及炼这丹药呢,现在租下这炼丹室才算缓了口气。相公想要什么丹药也可尽管说,炼丹方面我可是很强的哦。”

苏瑾瑜刚刚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手指在袍子下磨挲着,还有着残留的触感,“知道了。”这才自己也吃下一颗方洺丹。

顾璇看苏瑾瑜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本话本,才接着去炼制丹药了。

话本不过是摆设,避免顾璇看自己无聊耽搁了她自己的事儿,如果是自己的话肯定不会浪费修炼的时间和他人干坐着,但他总觉得,顾璇肯定会。

虚弱的他很是嗜睡,不一会儿便靠在桌边睡着了,话本轻轻磕在桌面上,顾璇分心看了一眼,发现苏瑾瑜睡着了,迅速提快自己的速度,结果快是快了,但这炉成品仅有两三阶,顾璇一时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师父。

不过一想到苏瑾瑜便把师父忘在脑后了,对不起就对不起叭!

打开了苏瑾瑜的衣柜,只空荡荡的挂着几件衣服,拿了件外袍披在了苏瑾瑜的身上。

接下来的丹药炼制便没有任何失误了,几炉后,她才开始炼制最重要的丹药了。

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精准无误,连一滴萃取出的药材汁液都被她用灵力一分为二依次添加,更别说碾成粉齑的药材添加,一心多用,该操控火焰大小时操控火焰大小,该放入材料时放入材料,像是医师在皮肉下的行针之术一般精妙绝伦,所以才会被评价赏心悦目。

萤石洒落在房间里的光芒几经变换,预示着时间已过去许久。

终于,炼好了。

顾璇长舒一口气,自己放慢了不少速度,只求炼制成功无误啊,先看了苏瑾瑜一眼,结果就看到他一言难尽的表情。

他此刻半偎在床上,薄被只盖到了腰上,外袍已去,没有着里衣,反而穿着的是黑色的无袖紧身衣,高领子贴紧了皮肤,真是好身材啊,少年解开了发冠,长发就这么披散开来,男色惑人呀。

收起自己的眼神,顾璇将丹药取了瓶子分两三阶装好,搁在了一旁的工作台上。其中一颗三阶的单独取了一个刚能容纳的饰品装好拿着走向苏瑾瑜。

坐在床沿,将手上的饰品递给了苏瑾瑜,苏瑾瑜是看见她怎么装的丹药的,稍稍抚摸了一下,就按下侧边的一瓣金属小叶子,正方体的小盒子的盖子便弹开了。

盯着盒子中的丹药,久久无言,才抬头看到顾璇一副快夸我快夸我的表情,“你是游鱼?”

“是啊,有苏瑾瑜,有瑜,游鱼,有什么问题吗?”顾璇眨着大大的眼睛,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原来,“游鱼”有这个含义,连苏瑾瑜自己都没发现,他心里甜的发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