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他们说妾身的相公是小白脸》第一卷前尘如风后生有你 第十三章亲亲

苏瑾栎看着丹药落入他人之手还是气不过,“不就是六阶丹药吗!炼丹师我们苏家门下苏青可是七阶丹师,什么隐世大师,游鱼你在场吧,敢不敢来我苏家比一比!”

顾璇淡淡的说道,“三天后,在这里拍卖锁命丹吧。”

余管事也惊了,这种保命灵药尊师也能炼的吗,小心翼翼的询问,“品阶如何?”

锁命丹是可以保命的灵药,一阶都能将濒死的人那口气给吊住,只不过时效甚短,品阶越高越是长效,甚至八阶以上能吊住六灵以上的灵师的性命。

“两三阶,数量不多,你自己看着吆喝吧,后天我给你送来。”

两三阶已经很强了啊!余管事一脸喜色,又是一道纸笺飞快的发了下去。

顾璇无心再看这无趣的拍卖会了,提出去见见熟人,余管事便带着顾璇去了苏瑾瑜的包厢,心里默默想着,原来是给这位陨落的大少撑腰啊,幸好没说他的坏话。

顾璇进门,房间内的两人回头看她,枯影识趣的退了出去,带上了门,和门口守着的余管事大眼瞪小眼,他是见过余管事的,这人咋回事儿?

“相公你不是说不下山的嘛?”顾璇委屈巴巴,这人好气啊,说着自己不能下山,让她好好修炼,结果回头就碰上了。

苏瑾瑜闭眼无奈的捏了捏鼻梁,“我自然是小心翼翼溜出来的,倒是你,进了天罡派就好好修炼呀,刚入门的弟子更要打好基础,你跑下山干吗?”

顾璇坐到苏瑾瑜身边,隔了一张茶几觉得太远了,直接把凳子拉到了苏瑾瑜的对面坐着,直视着面前的少年,“我有在努力哦,相公,你是不是在断罪峰过得很艰难啊……”

是,断罪峰的师兄弟们本来就竞争激烈,更不用说自己现在废了那些人落井下石想要和自己较量一番,呵,这和灵石欺负凡人有何区别。

但他不会说出口,于是场面一时沉默下来。

顾璇见他不愿说也猜到他大抵是过得很艰难的,只叹了一口气,“那相公是伤还没有愈合吗?怎么拍的尽是些治愈的丹药?”

“……你知道我灵核破碎了,它在渴求灵气,而我现在灵气尽失,”就连周围的血肉都被灵核抽取的枯竭了,“需要靠外物补充才行。”

顾璇却笑了,“相公早说嘛,灵气我可是最不缺了哦。”

苏瑾瑜疑惑的看向顾璇,却只见面前的少女凑近了距离,柔软的唇瓣便贴上了自己,湿滑小巧的舌头钻了进来,舔舐着他干硬的唇、微凉的齿,轻轻咬了一口少年的唇,没什么力气就像一只小猫儿咬了一口。

他完全没反应过来就被偷袭了,愣神之间想要推开,顾璇已经松开了他。

洁白无瑕的脸庞被沾染的绯红一片,神祗也落入了凡间,他抬手捂住了顾璇的眼,太炙热的目光了,像是想要将他焚至一干二净,此刻他只觉得干涸的身躯居然充盈了灵气,轻盈了不少,完全没察觉两人的姿势是怎样的亲密。

顾璇本来是凑过去亲苏瑾瑜的,姿势很别扭有点不舒服,下意识的抬起右腿用膝盖分开了苏瑾瑜的两腿,跪在了凳面上。

现下这么被苏瑾瑜捂住了眼睛也知道这高傲的少年害羞了,便由着他捂眼了。

维持着这样的姿势,顾璇贴近了苏瑾瑜的耳边,语气轻快雀跃,“告诉相公一个小秘密呀,我是举世无双的特殊鼎炉哦。”

苏瑾瑜整个人冷了下来,松开手压住了顾璇的双肩,刚刚绮丽的气氛不再,一时稍显诡异。

“相公你弄疼我了。”顾璇小心翼翼的看了苏瑾瑜一样,他介意鼎炉的她吗?

苏瑾瑜听了稍稍放松了力气,良久,才开口,“这事儿别人知道吗?”

原来是担心自己呢,“看不出来的,我吃了能掩盖体质的药哦。”随即笑着问,“灵气补充的如何,要不要再来一口。”

明明灵气充盈,灵核带来的疼痛都少了几分,可苏瑾瑜却感觉心情沉重,说话也不禁酸溜溜的不爽起来,“你对多少人做过这种事……”

看上去委屈巴巴的呢,顾璇眨了眨眼,“没有哦,只有你一个哦。”

苏瑾瑜缠绕在心上的负担消失了,一定是因为自己的东西讨厌被别人沾染吧,“嗯,以后也不准对别人这样做。”

“相公你在说什么呀?这不是当然的嘛?妾身只会对相公这样呀。”语气中尽是调笑,双手搂上了苏瑾瑜的脑袋。

苏瑾瑜恼红了耳尖,一手环抱着纤细的腰肢,一手压着顾璇的脑袋吻了下去,更激烈更直白,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

怀里的少女经不住这猛烈的亲吻软了身子挂在苏瑾瑜怀中,也不禁换了个姿势直接双腿张开鸭子坐一般坐在了苏瑾瑜的身上。

气息交缠,难舍难分,两人相互沾染上了对方的味道。

再松开时,顾璇已经瘫在了苏瑾瑜怀中,发丝被揉的散乱,黏糊在微微发汗的脸庞上,衣服微微散乱,呼吸都是娇柔不已,整个人都是媚态十足的样子,像是洁白的花朵被沾染了欲的色彩。

眼梢像是点了醉人的胭脂,红的让人想要舔舐尝尝味道,星星点点的泪光都显得可爱不已,樱唇像是涂了晶莹的蜂蜜,晶莹透彻被滋润的更加殷红,都是极致的诱人,任谁看一眼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顾璇都已经这幅模样了,而苏瑾瑜偏偏还是穿戴整齐的少年,这对比便更加强烈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苏瑾瑜抱着顾璇,顾璇顺势把脑袋搁在了苏瑾瑜的肩膀上。

顾璇是被压着难受,苏瑾瑜是被压着“难受”。

偏偏这个时候顾璇还疑惑的问了一句,“什么东西啊,好烫,烙着我了。”说着挣扎想要拉开距离。

苏瑾瑜反而抱得更为用力,想要将顾璇压进自己身体一般,“闭嘴。”吐出来的话语磁性沙哑,像是压抑着什么一般,灼热更贴近了顾璇,她就像是被老虎盯上的小兔子一样一动也不敢动,这个时候才知道怂了。

苏瑾瑜看上去沉默不语,实际上正隐忍的默背着清心咒,她还太小了,还什么都不懂,不可以冲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