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心的复苏》前往明日的路途有你陪伴 心与姐姐

人的一生总会因为一些大大小小的决定改变。

“我回来了。”没有过多久,玄关便传来了主人回来的声音。这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我才是客人,都怪眼前沙发上那个过于和善的女人,让我有了一种奇怪的家的感觉。

男人来到客厅,他穿着一件似乎很名贵的西装,磅礴的名为上位者的气场压得我呼吸粗重,明明我不是那种容易被外物影响的人,但是在他面前,我好像有一种快要下跪的冲动。

他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在他的身后,一位少女紧跟着走进了客厅,黑色短发,青果私立学院的校服在她身上显得十分得体,明亮的眼睛最终与我的视线碰撞到一起,然后,就这样碰撞着,明明大多数女生和我四目相对会一下子移开视线,真是奇怪啊。

“已经到了吗?你们好,我叫幸村正峰,这是小女,幸村辉夜。”男人的声音低沉,是那种让人无法轻松对待的语气。

“唐舞,我弟弟唐心。”姐姐再次自我介绍,顺便带上了我,也许她从握着的我的手那里感受到了我的慌张。

“咖喱。”辉夜打破了这沉重的气氛,她呼唤了一声似乎是王玉凤腿上的那只胖橘猫的名字,叫咖喱的橘猫从王玉凤身上下来,跑到半蹲着的她的怀里。

“上一次见面,你才7岁吧,你的母亲还好吗?”幸村正峰没有和我搭话,而是问我姐姐。

“她已经不在了。”从姐姐的话语中,我至少没听到悲伤,明明这个时候应该很伤心的。

“这样啊,对不起。”

“没关系。”

“心有给你添麻烦吗?”

“没有,他很懂事。”

“听说你在学校混的还算不错?”我明白,这话是对我说的。

“一般吧。”我不知道要说什么,说好的话显得我很自大,说不好又显得我在他面前自卑。

“不够自信啊。”即使是折中的答案也无法让他满意吗?

“心,明天辉夜就要转学去你们学校了,希望你能好好关照她。”王玉凤的话让我和站在一旁的辉夜都一愣。

“知道了。”也不知道原因,我答应了。

“妈妈,他到底是?”辉夜的声音继承了妈妈温柔动听的声线,又拥有着一股尖锐的气势。什么嘛,原来她还不知道吗?

“他是你弟弟。”这是父亲幸村正峰说的。

“诶?弟弟?”辉夜再次看向我,眼神还是那么尖锐不避锋芒。

“我的妈妈和你的不一样。”我回敬了她的眼神。

“我明白了。那么我先告辞了。”辉夜沉默了一会,其实这并不难理解,只是能否接受的问题。

“等一等辉夜。”王玉凤叫住了辉夜。

“还有什么事吗?妈妈。”辉夜做了个深呼吸,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唐心他们今天来是为了商量你和他的订婚的。”

“嗯?”

“嗯?”

我和辉夜同时发出质疑的声音,我看向姐姐,姐姐似乎事先已经知道了,那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不明白母亲,就算他是我表弟,为什么我要和我表弟结婚?我无法接受!”辉夜的声音升高了几个分贝,如果这也能以平常心对待那她也不是正常人了。

“回自己房间吧,辉夜。”王玉凤的声音没有太大了起伏。

“为...”

“闭嘴回自己的房间。”父亲幸村正峰的一下打断了辉夜,让辉夜的身子不住颤抖了一下。

“是。”辉夜的声音变得很弱,快速地冲进了自己的房间。

“我去和她说。”王美凤站起身子,往辉夜房间走去。

“我不是很懂,幸村先生。”我没有叫他父亲,我无法理解他到底在想什么,他令我害怕,但不代表我要向他屈服。

“辉夜的生日在12月28号,你的任务就是在她18岁生日之前让她过得开心,和她打好关系。”幸村正峰说出的话没有任何关联,让我听不懂。

“即使她是我姐姐,为什么我一定要和她搞好关系?”

“你听说过<bad apple>病吗?”

“我知道。”我皱了皱眉头,似乎明白了什么,<bad apple>是一种心脏疾病,患者在未成年时不会有任何感觉,当成年后的7天内,心脏会因为不知名原因开始萎缩,身体机能快速下降,第七天就会因为心脏衰竭而死,听说这个病的患者死后的心脏像是腐烂的苹果一样,并且目前除了更换心脏没有任何有效的治疗方法。

“我希望你们两个关系能变好,这也是你母亲所希望的。”

“即便如此也不需要签订什么婚约。”我母亲?总不会厚颜无耻到说刚刚那个女人是我母亲这个地步吧?我强忍着不爽的心情说道。

“为了让你们有一个沟通的桥梁,姐弟的关系似乎束缚不了你们。”

“你就不问问我和她的意见吗?”

“她会同意的,玉凤会说服她的。”幸村正峰似乎并不觉得辉夜会反对这门婚约。

“她知道自己的事情吗?”我忍住心中的感情问道。明明对我至今不闻不问,却对自己的女儿如此关心吗?

“知道。”

“那,”我深吸一口气,毕竟是和我有血缘的女人,我不想放下不管,这样的父母也不会给她带来多少快乐吧,只有由我这个便宜弟弟代劳了。辉夜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婚约也只是一个借口罢了,是不用且无法兑现的,比起姐弟这层关系我更喜欢婚约者,“那么我就以她的婚约者的身份和她相处吧,我所承认的姐姐,目前只有一个。”我将手中的那只手握地更紧,那只手已经被我捂暖了。

“我们不需要你接受这个家,就当是一次委托吧,我会给你相应的回报的。”幸村正峰舒了口气,似乎这对他来说也并不是那么轻松就决定了的事。

“那我也不需要你的回报。”我猛地站起身子,拉着姐姐的手往门口走去,“再见。”

“失礼了”姐姐也打了个招呼,任由我拉着走。

“还好吗?会不会接受不了?”姐姐此时已经和我离开了别墅,在去车站的路上,姐姐终于开口了。

“呼,还好吧,除了刚认识的亲人之后会死这件事之外。”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姐姐似乎不怎么会安慰人,只是把手放在我的头上,轻轻地,尽量不让我感受到负担。

“姐。”

“嗯?”

“我明天想吃麻婆豆腐。”

“哦,好。”

“谢谢。”

“不用。”

我和姐姐走在路边,夕阳的光辉洒在我们两个的身上,我和姐姐的手依旧牵在一起,虽然没有血缘的联系,但是我们的关系好到让太阳公公都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