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不小心娶了正道之首为妻》第一卷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34玉柳叶

“你还算聪明,念在你是正道中人,这次就饶过你,但下不为例。”上官柔月冷声道。

修士闻言如蒙大赦,同时压在身上的无形大山已经消失,一身轻松。

慌忙站起身来,就想逃离这里,但被秦南叫住了。

“不知还有什么事。”修士诚惶诚恐道。

“把我们吓个半死,就想一走了之,有这么便宜的事吗。”秦南冷声道。

修士眼角抽搐,说反了吧,被吓个半死的人明明是他。

两人由始至终都是气定神闲的样子。

但修士不敢反驳,深怕惹恼了对方,招来杀身之祸。

偷偷看向上官柔月,只见她表情冷淡,看不出想法。

虽然秦南不强,修为很弱,但上官柔月强得超乎想象,完全看不出深浅。

“不知您想……?”修士问道。

“这个法宝不错,就用它抵偿你的过错吧。”秦南指着掉在地上的飞行法宝。

修士表情有些难看,不服气,但权衡了一下后,还是答应了。

不答应不行,还是苟命要紧。

修士主动捡起飞行法宝,送到秦南手上。

“这是应该的,玉柳叶以后就是大人您的所有物,现在我可以走了吗?”修士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走,还想让我请你吃晚饭再走吗。”秦南冷声道。

“不敢,那我走了。”修士一刻也不敢再待了,不仅性命难保,身上财物也可能会被洗劫一空。

还是赶快溜了。

修士以最快的速度飞走,有多远飞多远,深怕上官柔月再次找上他的麻烦,到时怎么死都不知道。

至于之前还在搜寻的魔邪外道?现在还管他作甚,苟命要紧。

秦南拿着玉柳叶,左看右看,有些爱不释手。

玉柳叶,如果名字一样,由翠玉雕琢而成的柳叶,看上去栩栩如生,很脆弱的样子。

其实是法宝,还是罕见的飞行法宝,品质不低,很可能是上品。

能拥有上品飞行法宝,看来刚刚那名修士的身份地位不低。

虽然在上官柔月面前,只有爬的份。

秦南目前一穷二白,正是缺少资源的时候,看到好东西当然不能放过了。

早知道对方身家不菲,就应该把对方打劫个干净了,可惜,人已经飞走,只好作罢。

秦南试着使用手上的玉柳叶,手到擒来,不过为了藏拙,还是装着不会,询问媳妇使用方法。

轻轻一拋,小小柳叶迅速膨胀变大,飘浮在半空。

秦南跃上去,看似无力的柳叶只是微微下沉两寸,随即恢复过来,很稳。

“媳妇坐上来,夫君带你飞带你装逼去。”

秦南已经向上官柔月伸出手,邀请道。

上官柔月抿唇轻笑,没有说话,伸手握住。

秦南轻轻一提,她就像没有重量一样,飘上了玉柳叶。

两人前后站着,身体紧挨。

玉柳叶随风而起,扶摇飞上百米高空,越过一众树冠,景色豁然开朗。

乘风破浪,随意飘游。

就是风有点大,如果站不稳的话,容易被吹翻。

秦南战术后仰,枕在上官柔月的柔软上,享受这个特等席位的待遇。

上官柔月已经习惯,自然不会介意,伸出两条雪白藕臂,绕过夫君肩膀抱住,满怀柔软和馨香。

秦南感到惬意,媳妇的怀抱杀真棒。

玉柳叶不愧是上品飞行法宝,就算迎面大风,也能飞得很稳。

不过秦南现在需要的不是稳,是刺激。

故意让柳叶晃动起来,好像被风吹得东倒西摆,偶尔又会疾驰,在空中驰骋,有些危险的飞行方式。

好让秦南跟媳妇身体紧挨着,分不开,享受温柔乡。

“调皮。”上官柔月呢喃道。

她岂会不知道夫君的性格,爱搞怪,但并不讨厌。

抱得更紧了。

“媳妇你什么时候学会占我便宜了?”秦南板着脸问。

“贫嘴。”上官柔月剜了秦南一眼。

上官柔月平时就是一个不苟言笑,不善言辞的人,只有在秦南面前,话才会多些。

但依然很少会说些没营养的话,习惯以最短小的话语表达出自己想法。

秦南不讨厌媳妇这种性格,反而越来越喜欢。

少说话多做事,温柔贤惠,偶尔有些高冷也是情调,绝不会让人感到厌倦。

重要的是反差,平时高冷,到了床上就——

如果秦南说出来,肯定会被媳妇掐脸教训,还是不说了。

任君想象。

两人继续在山林上空翱翔驰骋,玩得不亦乐乎,都忘记了要采药的事。

直到夕阳西下,才向着牛角村的方向快速飞回去。

“秦南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没错,给我们交代,有你这样医人的吗,庸医。”

秦南看着眼前这群气势汹汹,正在声讨他的村民,面无表情。

一大早,这群人就来到秦家门前,但没敢随便踏入,好像知道厉害。

有一人躺在藤架上,身体各处都包扎着,奄奄一息的样子,印堂发黑,命在旦夕。

开始时,见到他们担着人过来,还以为是求医的,听了他们的话后才知道不是。

又是来碰瓷的。

藤架上这个看似濒死的村民,秦南有印象,昨天曾经给对方看过病。

因为只是小病,伤风感冒,秦南随便看了下,便给对方一包药,打发离开了。

谁知道今天对方就躺在藤架上,一副快要死的样子。

他的家人朋友都在声讨秦南,还大言不惭的说他是庸医,诬蔑他的名誉。

“夫君要我赶他们离开吗。”上官柔月问道。

“不需要,就这样赶他们走,那不是说明我们心虚吗,放心,这点小事,还难不倒夫君我,要是他们敢动粗,媳妇你再出手不迟。”秦南说。

“嗯。”上官柔月应道。

秦南大步流星的走上前去,表情不悦的看向这些村民,都是熟面孔,虽然没什么交情。

最后目光放在了藤架上,奄奄一息的这个村民,很不屑。

“秦南你差点医死我弟弟,别以为不说话就行,今天无论如何都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壮硕黝黑的男人说道。

对方应该经常干农活,不然身体不会又黑又壮。

这样的人应该是个老实人,但现在他就跟地痞流氓一样,凶神恶煞,敌意满满。

“你要我给什么交代?敢到我这里来碰瓷,想讹我多少钱,说吧。”秦南冷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