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我的竹马每天都在战天降》卷二望海潮 第七章

隔天白玉尘如约来到天若谷,跟着花慕兮来到她的染情居。

花慕兮本以为趁此机会,终于可以制造空间二人独处了呢。

却没想到白泽到底是白泽,学习天赋爆表,从零开始学习给人化妆梳头都快得吓人。

花慕兮才用自己的头发,自己的脸演示了一遍,那货就学会了,然后一溜烟跑了,整个过程,甚至不超过一个时辰。

这天风光正好,梅园里来了个君梦魂的老熟人。

君梦魂原本打算三月初三,从浣月阁鼎剑大会回来,就收拾收拾回魔界的。

也不知道小王八蛋发什么神经,抱着个锦盒钻进她房间。

“你怎么弄了个女孩子的首饰盒回来?”

他把盒子放在镜子前打开,露出里面珠光宝气的花饰。

“有的人啊,都当了三个月小丫头了,明明长得很漂亮,可就是不注意形象,见天的抠脚,我看着有点为难啊。”

“送我的啊?怎么还有胭脂呀……”

“别躲,你懂,你不会还做着恢复原样的梦吧?”

然后那堆东西就点缀在了君梦魂身上。

起初她是拒绝的,不过管家公说,要是拒绝,晚上就用炒白菜煮白菜凉拌大白菜投喂给她。

君梦魂咬牙切齿地问:“好了吗?”

白玉尘放下眉笔:“好了,来,照照镜子。”

君梦魂觉得羞耻,她以前就没这么浓妆艳抹过:“那就免了,你觉得好看就好。”

白玉尘没理会她的抗议,把镜子拿过来,往她脸上一照。

君梦魂一眼看到镜中的自己,起初像见鬼一样别过脸,然后强忍着好奇,又看了一眼,嘴角有点抽搐,眼神还带着点怪异。

多看了几眼之后,君梦魂心里竟然冒出个念头:原来哥哥我这么美,感觉都要被自己勾引了呢……

白玉尘看君梦魂眉头舒展开来,坐在镜子面前,把自己的脸左看看右看看,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便道:“这不是挺好接受的吗?”

君梦魂果不其然口嫌体直:“不,我才不要,给你看可以,这么出门,搞得好像我好像妖艳贱货,要去勾引谁一样。”

“谁给你灌输的思想,女人打扮一定是为了取悦男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以前不是挺喜欢耍帅的吗。”

白玉尘说着,牵着她的手:“来来来,跟我去院子里逛逛,见了光,你就能接受了。”

君梦魂挣扎着,怎么都不愿意顶着烈焰红唇出门,白玉尘道:“那晚上吃白菜宴——”

然后君梦魂才十二分不情愿地走出房门,正面对上一张熟悉的脸。

那人带着斗笠,斗笠下是一张清雅俊逸的脸,一身墨绿衣衫,手里拿把铁杉。

他先吓得后退了一小步,又站了回来:“小……梦?”

君梦魂腿一软:“三哥,你居然能找到这里……”

君梦魂有点想死,有种小时候和男性好朋友在一起,大家偷穿女生裙子,然后被家长发现的窘迫。

白玉尘走后,花慕兮踩着一地的碎花瓣,冲进了山谷深处一座小竹楼里。

小楼是孔雀王花拂袖私会小情人住的地方。

花拂袖是花慕兮的生母,修为不高,连个人都变不好,怎么变都是个鸟人。

她也就是运气好,诞下妖王,自此在妖界一飞冲天,以前私底下都是她去倒贴公孔雀,自从有了花慕兮,花拂袖变成了换相好如同换衣服。

花拂袖知道自己修为浅薄,也没见过什么世面,怕担当不起培养妖王的重任。

所以花慕兮自小就被送到狐王那里,狐王活得够久,见多识广,由他担当妖王的老师再适合不过。

不过有些私密得紧的事,花慕兮不方便跟狐王说的,还是会回来跟娘亲说,比方说今天这件事——

“娘!娘我好委屈啊!”

隔老远就听见花慕兮大叫大嚷跑过来,推开门,屋里一美妇正对着镜子画着新学会的梨花妆。

花慕兮都冲进来了,她也不动如山,该怎么画,还怎么画。

花慕兮把门关上,蹭到母亲脚边,抿嘴道:“娘,我遇到喜欢的人了。”

花拂袖画着柳叶弯眉不为所动:“你又有了?”

花慕兮严肃地看着母亲:“这次是真的。”

花拂袖敷衍道:“你哪次给我说是假的?你小时候不是喜欢那小老虎吗,和他的事,处理好了?”

花慕兮咕哝:“我喜欢上了一个喜欢着别人的人。”

花拂袖终于看了女儿一眼:“啊?”

“娘,你有没有办法,让他喜欢我一下。”花慕兮说着,觉得不太甘心,于是得寸进尺,“如果能让他改变心意,喜欢上我,那最好不过。”

花拂袖重新拿起炭笔,接着画眉:“女儿哎,一个有妇之夫而已,你又何必浪费这份感情。”

花慕兮在勉强中自顾自地回想起当事人:“他的眼睛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尤其他看他身边那位姑娘的时候,我想每天醒来都能看到他,我想他也如那般待我。”

花拂袖虽然不是啥法力高强度大妖,可是也听得出来少女那点小心思,眼看这死丫头头上都要冒泡泡,冷不丁泼了盆冷水上去。

“丫头,喜欢也分很多种,也分不同程度,你仔细想想,你口口声声说你喜欢他,那你想跟他滚床单吗?”

花慕兮突然就说不出话,她见着白玉尘,想的不是滚床单,但就是想和他独处。

花慕兮不明白这到底能不能叫做“喜欢”,可她十分确定,自己看到白玉尘就会紧张,会在乎自己的形象,只想让他看到自己最完美的一面。

花拂袖点破她:“我看你八成是见着这人暂时合你胃口,想尝个鲜而已。”

说完,花拂袖随手递给花慕兮一个蛊盅。。

花慕兮打开一看,里面躺着一只鲜红的蛹,黄豆大小,晶莹饱满,像是捏一捏就能滴出鲜血。

“这是情蛊,拿去玩吧。”

花慕兮把那小盒子甩回花拂袖怀里,为难道:“娘,我要的不是这个。”

“那你要什么?”

“……我要他心甘情愿地喜欢我。”

“那你知道这情蛊有何种奇效?”

花拂袖说着,将小盒子塞回去给她。

“这种蛊虫习性霸道,从服下,到蛊毒攻心,需要五到七天时间,这期间蛊虫会镇压中蛊之人体内的所有药效。”

“也就是说,一旦中蛊,不管服下何种大罗仙丹解毒或者以毒攻毒,在蛊毒生效之前,都是没用的。”

“现在你看着这枚蛹像是死的,你拿回去,用你自己的妖力饲育这枚蛹,待红蛹体表能看见它的呼吸后,你喜欢谁,就把这个喂给他。”

“等蛊毒生效,一旦这个人对别人心生爱慕,就会承受剜心之痛,受不住了,想解毒,唯一的解法,就是移情别恋,喜欢上当初用鲜血饲育血蛹之人,也就是你。”

花慕兮无奈地看着天花板长长出了口气,把蛊盅放回母亲的梳妆台。

“娘告诉过我,在男女关系里面,美貌是我的第一件法宝,眼泪是第二件,那么第三件呢?”

“第三件,是你的真心。”

花慕兮又看了一眼那个装着情蛊的盒子,带着些许不屑。

她恨声道:“我堂堂万妖之王,是我不够美貌,还是我不值得一颗真心,才需要用这种东西来强人所难!”

说完她就跑开了。

花拂袖对着她远去的身影劝道:“死丫头,若是每一段感情都能有始有终善始善终,这大千世界,又何来数之不尽的痴男怨女?”

也不知她到底听没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