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在充满怪谈的世界里成为魔女》大难不死再来一次 第十章谁™跟你是自己人

文学院学生公寓,3024号宿舍。

这是一间很普通的四人寝,靠走廊的空间放着四张多功能公寓床,靠窗户的方向则是铺设着白色瓷砖的阳台和卫浴,整个宿舍看上去干净简单,让人陆以北一种久违的亲切。

这里,至少比他在医院住了差不多两年的双人间病房更有烟火气息。

陆以北来到宿舍时,虽然已经有三张床铺好了床单被套,但是他的舍友们不知道干嘛去了,并不在宿舍里。

他简单的看过宿舍之后,退了出来,冲着门口等候多时的学长微微欠了欠身子,“学长,真的不好意思,我真的不需要你的床上用品。”

没错!

这位gay里gay气的学长,为陆以北带路的真实目的,就是为了兜售床上用品!

亏得陆以北一开始还把他当成了谷道热肠的好人,是想要跟自己交个朋友,互述衷肠呐!

“小学弟,你是不是担心我们卖你高价呀!这个你放心啦!我们就只赚几个辛苦钱。看在我给你带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儿上,你也得买一套吧?”

“再说了,你来都来到这儿了,再往外面跑,也累得慌嘛!而且你以后要在这儿待好几年呢!你买我们的东西,我们肯定会照顾你的!”

照顾?学长的照顾根本就不靠谱了!陆以北想。

他高一订的英语周报,到现在还没收到第二期!

他可是很天真的等了整整一个学期,才意识到自己被学长骗钱了啊!

“就这么说定了啊!我这就叫他们帮你抱过来!”学长说着就要掏手机打电话叫人。

见状,陆以北急忙按住了学长的手,“等等!学长,我真的不需要。”

“怎么不需要啊?我看你这啥也没带啊!你不要床上用品,你晚上睡哪儿啊?快!买它,买它,买它!”

“……”

陆以北沉默了几秒钟,抬手指向窗外,“学长,你说那栋公寓看上去怪好看的嗷!”

学长顺着陆以北所指的方向看去,看见了远处那一栋隐隐冒出头的电梯公寓高楼,点了点头。

“当然好看啊,大学城附近最贵的公寓之一,能不好看吗?你别打岔,我们这个床上用品啊……”

“我晚上睡哪儿。”陆以北幽幽道了一句,说完转身就走,深藏功与名。

老子连水哥那种粘人精都应付得来,还应付不了你?

学长,“……”

陆以北走远了,学长还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走廊上,沉默良久,没有由来地自言自语了一句。

“哎!又没卖出去,亲爱的,我是不是很没用?”

微风吹过,云朵短暂遮蔽了阳光,走廊上的光线突然暗淡了几分。

窗外树枝在风中发出刷刷的轻响,隐约间夹杂着轻微鬼祟的低语。

“亲爱的,没关系,你一定会帮我卖出去的。”

学长身后的影子一阵涌动,传来声音嘶沙的回应,然后沉寂了下去。

……

离开学校之后,陆以北眼睛痒得越发厉害了,用手机前置摄像头看了一下,整个眼球上都布满了血丝,眼睛周围的组织红得像是快要滴出血来一般。

眼睛的异状让他,不敢怠慢,出了学校,便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距离大学城最近的大型医院去了。

急急忙忙的挂号,检查,去到了诊室,然后他就被诊室里那位儒雅随和的老医生好一通数落,说现在的年轻人根本不爱惜自己,像陆以北这样的瞎了也活该!

站在医院大门前,陆以北眉头紧蹙,喃喃自语,“手术恢复得很好……至少持续一周以上疲劳用眼才会引起的炎症……”

怎么会这样呢?除了昨天晚上,这一周多的时间,我明明休息得很好的呀!陆以北疑惑的想着,看了看手中的消炎药,耸了耸肩。

算了,既然医生都说,上几次药就能痊愈,就别多想了。

……

凌晨十二点五分。

漆黑的夜空,像浸透了墨汁。

看不见源头的雨丝从空中落下,淅淅沥沥,一场大雾将整座花城笼罩,浓雾的缝隙中隐约透出两三点灯火。

因为眼睛的炎症,早早就上了床的陆以北昏昏沉沉地睡着,然后一阵凉意袭来,他突然就醒了。

他睁开眼睛,瞳孔收缩了一下,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穿着睡衣,赤着脚,站在了一栋高楼的天台上,光洁如镜的地面湿漉漉地,踩在上面,脚底传来丝丝凉意。

天空中乌云密布,云层的缝隙中,透出蒙昧不清的微光,分不清是黎明还是黄昏。

前方林立的高楼大厦仿佛经历岁月侵蚀一般,表面覆盖上了一层暗红色的污渍,散发着倾颓的气息。

一团团仿佛重度雾霾般的浓雾堆积在城市里,似孤魂野鬼一样,在楼宇间穿梭游弋。

更远的地方,一片模糊不清,浓雾中有比高楼大厦还要巨大的朦胧身影在行走着,肉眼所能看见的仅是它庞大身躯的冰山一角。

空气中飘荡着淡淡汽车尾气的味道,细若游丝的风吹来,发梢扫过脸庞传来阵阵酥痒,耳边有一阵阵奇怪的歌声随风飘来。

陆以北面色凝重起来,呃,其实也没凝重多少,反正他一直都是这个表情。

可是,他心里面的情绪确实凝重了啊!

虽说他觉得现在看见的这些奇怪景象,大概率是在做梦。

但这一切都太真实了,让他有一种穿越到了人类文明毁灭之后的时空错乱感。

他伸手在脸上拧了一把肉,用力拉扯。

如果是梦境的话,完全就不会……

“嘶——!”

卧槽!真疼!你是憨批么,下手这么重?!

陆以北龇牙咧嘴了一阵,等到疼痛稍微缓解,再次睁开眼睛,赫然发现在他前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名身穿火红华丽长裙少女。

少女的身影并不真切,朦朦胧胧地,好似泡影,但却让陆以北觉得既陌生,却又莫名地亲切熟悉。

那种感觉,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影子!

她坐在天台边缘眺望远方,被红色鳞甲长靴包裹的修长双腿垂在外面,风吹动她的长发轻轻舞动,仿佛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

该不会遇到什么怪谈了吧?陆以北沉默了几秒钟,面无表情地抬起双手捂住了眼睛。

问:对于做陷入奇怪梦境,看见神秘少女的背影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答:我不看!

看得越多,死得越快!

然而……

……

“啪!”

黑暗中陆以北感觉自己的脸被什么人狠狠地抽了一巴掌,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这……

不看也要被打?逼良为娼咯?

那老子也不看!就是这么有骨气!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

“啪!啪!啪啪啪——!”

“别打了!别打了!我看,我™看还不成吗?不带你这样欺负人的!”

陆以北大叫着从梦中惊醒过来,一把摘掉眼罩,然后就看见了一只秀气小巧,包裹在黑.丝里的小脚,穿着棕色的圆头皮鞋,踩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沿着纤细的小腿一路往上看去,他的视线就像是一位英勇无畏地战士,掠过匀称的大腿,突破诱人的绝对领域,没有停留继续向更深更远的地方进发,在终于抵达那蓝白相间的天堂时,他微微松了口气。

还好,没有蜜.汁凸起!

不过,现在这是干啥呀?

入室抢劫?怪谈?上门服务?

呃,就是那种半夜才会出现的,大多数时候都是出现在独居男性家里的,大家一起做一些色色的事情的怪谈啦!

有一个小孩子不能看的动画系列不就是这么演的吗?

然而,很快陆以北就意识到,少女不是来上门服务的,而是来“开门送温暖”。

只见一只白皙的小手从黑白相间的女仆裙边缘探了出来,伸进裙底摸索了一阵,掏出了一把手枪,“咔哒”一声上了膛,然后将黑洞洞地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

陆以北狠狠地吞了口吐沫,慢慢地举起双手。

“大哥,不对,大姐!自己人,别开枪!我真的是好人!不光是我,我家祖祖辈辈都是良民啊!黄色的皮肤下流着鲜红!我也很爱国家的,所谓苟利国……”

“啧!闭嘴!”

小女仆听得不耐烦了,抢在陆以北说出什么危险的话之前,一枪托砸在了他的脖颈上,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哼,便晕了过去。

谁™跟你是自己人.GIF

明明看上去也算是有点儿禁欲系帅哥的味道,怎么话这么多?跟个人形BB机似的!小女仆不解且烦躁地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