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时光的声音(3)

还说那个女人,我终于知道了她的身份,她就是我姐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李海花,她居然要到我家里来。那是放假的当天,我爸是去学校和老师打招呼的,顺便办理转学手续。回来时一并就相跟上了。我爸驮着我,她驮着我姐姐,自行车时而一前一后,时而并排着走,我坐在我爸的后边不说话,我厌恶她怎么老爱管闲事?

忘了说清楚,学校所在的村离我们村约摸有二里多地,两村相隔一条小河,属于桑干河的“毛细血管”,叫不上名字,就那么日夜流淌着,不知存在了几千年,甚至上万年。两村分别叫前村和后村,学校在前村,我们住后村。李海花老师娘家也是我们村人,据说她父亲三十年代从河北逃荒而来,因其相貌周正,娶了本村贫雇农哑哑的独女当起倒插门女婿,便在我们村落下脚来,属于半个外来户。这是我妈后来七漏八漏告诉我的,这些事我无心过问,也不屑一顾,不会放在心上。

“不能不去城里吗?”并行的时候,她赶上来说,“我是说,孩子还小,啥基础你也知道,进城里跟不上咋办?”

一听这话我就火了,头腾地胀大了一圈,不照镜子也知道样子有多难看。但我没发作,已经决定的事,还能由得她么?咋那么爱管事呢?我不想叫她李老师,也不便直呼其名,非说不可的时候,我就用一个“她”来代替,如此,足已!

“我是想着让他早一些接受更好些的教育,他妈也是这个意思,你知道,咱村乡条件是有限的。”我爸这话我爱听,他绝对是为着我考虑呢,我妈也是,虽然没有条件像城里的宝贝一样宠我惯我,但他们从小都很亲我。打小就舍不得让我粘一点营生毛毛,一心就指望着我能出人头地和改门换户。特别是我作为他们的儿子,一定要培养出来顶门垫户的,也就是人常说的光宗耀祖,这一点我还是心知肚明的。

可我就是知宠不识惯,我没有能力做到他们想要的样子,还不想任人说道,我的自尊心强到极致。谁说我孬肯定没好的,尽管我还没有能力把他们怎么样,但我能记在心里,刻骨铭心地记!随时都会给人翻老账地记!时时都想报复地记!

“这事儿,你可得想好了,万一——我是说,万一不适应了咋办?”她喘着气追着我爸驮着我的自行车,当着我的面假惺惺地问。听见她说这话的时候,我看见我姐表情沉重地看着我,嘴唇紧抿着,这才想起来,她居然一路上也没和我说一句话。

唉,我姐摊上这事儿,还愿意多看我一眼就不错了。就再不说话,我也是理解我姐的,甚至有些心疼,可我又能怎么样呢?这都是我爸和我妈的决定,具体说,是他们的理想和个人意志决定的,仿佛走火入魔似的。我知道,这个打算在我爸我妈的思想里酝酿已久,并且根深蒂固了!

平素我姐也是很亲我的。从小到大,我爸我妈外出干活的时候,我姐就是我世界的全部。我闯祸了,我姐想方设法替我承担;我干坏事了,我姐周旋着帮我圆谎;我让马蜂蜇了,我姐用小嘴帮我吸毒;我不想吃的剩饭,我姐悄悄地端起来扒拉干净;甚至我尿裤子或拉裤子了,我姐皱着眉帮我换下……只是,念书上的事情她帮不了我,她不懂得怎么才能辅导我,我也懒得主动钻研那些令我头疼脑胀的问题。就这样,我姐的成绩芝麻开花节节高,我则是一如既往战战兢兢地保持着本来的样子。

头顶上有一团阴云铺展过来,没有风,天很闷热,空气湿度很大,感觉有一场雨要来了。我爸分明回避着,没有接她的话头,只低低地在喉咙里“嗯”了一声。有几分钟谁也没说话,时间就那么踌躇地沉默了一会。

刚走到家门口,大颗大颗的雨点就那么欢快地落下来,地上瞬间腾起了细微的烟尘。“来家避会雨吧!等停了再回你妈家。”我爸语气很坚定,极力邀请那女人进家,那心态仿佛是对路上没有回答她的那句问话作些什么补偿。我看见他态度十分真诚,眼神直端端地对视着她投过来的目光。只有我能看懂他们之间的情义,似乎超越了家长与老师之间的情分。

我姐还是没理我,自顾走在前面,领着她老师往院里走。我就跟在后面悻悻地看着他们,心情复杂而沉重,不知道在他们面前,以及在我妈面前,该说什么话?该做什么事?除了我姐那个老师,我觉得我愧对我们家所有人。

也就是从那一天起的整个假期,我变得沉默寡欢了,我妈和隔几天就从城里回来一趟的我爸说我长大了,懂事了,不再乱跑乱跳到处胡害了,也不再撩猫逗狗爬墙上树了。对着我爸欣喜中不乏狐疑的眼神,我的确乖顺绵善到自己都怀疑是不是得了抑郁症。但我很快就否定了自己,除了在我爸我妈和我姐面前理亏地打不起精神来,我内心还是相当活跃激情四溢的。我渴望尽早逃离这沉闷的乡村小院,想象着进入城里的全新环境下,我会是个什么样子?是不是还会像前村小学那样受老师的奚落和同学们的哄笑?是不是还会有其他女老师也像我姐那个老师一样爱管闲事说东道西?是不是她还会追到城里来打听我的学习情况或者和老师订立如何对付我的攻守同盟?

但遗憾的是我姐真的不能再回学校念书了。临开学的时候,我爸已经和我姐正式谈了话,并安排好要我姐帮着我妈干家务做农活儿了。我听见,我爸额外地还许诺了我姐许多的好处,说等将来在城里挣钱有房子了,就都搬到城里去住;又说等缓过来了,送我姐去学一门手艺或技术,托人找一份城里的工作去上班;还说等弟弟,也就是我将来念书有出息了,我们整个家庭就改门换户了,全家人都会跟着沾光,过上幸福的生活!

我真佩服我爸的口才和理由,没想到他居然有那么多高远的想法和期望。特别是有关我的前途和人生走向,连我自己都疲软得一塌糊涂,从来没有想过我将来会是个什么样子?亦或我将来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就是么,我能知道些什么呢?我自己有什么能力规定我的人生走向呢?只能说,我正在一步步走向一个叫做“城里”的地方,或者说我仍处在城乡的夹缝中。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