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这种女皇我才不要呢》第一卷琉月 第七十四章过往(二)

傍晚时分,苏沐院落。

簌簌凉风掠过,几片树叶从槐树枝头脱落,踏着风儿,在空气中盘旋飘荡,翩翩起舞,可惜,兜兜转转一圈一圈,最后还是落在了地上。

无声无息。

叶片的脉络清晰,叶尖稍稍泛黄。

眼前的这幅场景,说它美吧,又有些萧索,说它萧索,偏偏还带着一点点文青的感伤。

苏沐坐在石桌旁,怔怔的看着地上的落叶……和那名躺在草垫上,昏迷不醒的中年男子。

他忽然有些头疼。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是在太多了,苏沐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理解这一切……

离开侯客厅以后,苏沐就被安如梦拉到了安府的后花园。

两人坐在凉亭里,看着眼前的姹紫嫣红,锦簇花团,一呆就是一下午,更要命的是,在这段时间里,他们两个人什么话都没说。

硬坐。

坐得苏沐屁股都麻了。

可是他又不好说些什么……

直到夕阳垂落,霞云满天,安如梦才堪堪回神。

再后来,安如梦就被苏沐送回厢房休息去了,苏沐也回到了自己的院落。

至于这名中年男子……

他是夕儿送过来的,说是暂时放在苏沐这里一会,奉小姐的命令,夕儿要带人去清理一下柴房,腾一间出来给他住,带着他的话,太不方便了。

苏沐听言无语。

让人住柴房,属实是有点过分,不过,回忆起上午的时候,安如梦朝中年男子踢的那几脚……

仔细想想,柴房也是挺不错的。

……至少能住人。

话说回来,这名中年男子的身份,苏沐到现在也没搞清楚……从洛知瑶的话语和安姐姐的反应来看,中年男子应该是安姐姐的亲人,关系非浅。

苏沐细细端详了一番中年男子的五官,确实是和安如梦有几分相似。

哥哥?

或者大舅大伯一类?

苏沐心有猜测,不过,猜测毕竟是猜测,当不得真,还是得找人问问,于是,趁着夕儿过来给他送晚膳的时候,苏沐抓住机会,假装不在意的问了她几句。

中年男子的姓名啊,身份啊什么的。

夕儿也没有迟疑,大大方方的告诉了苏沐,只不过,夕儿的回答,让苏沐惊讶不已。

‘他叫安夜笛。’

‘是小姐的亲生父亲……’

一番话语宛如晴天霹雳,苏沐这次真的是被雷到了。

“亲生父亲啊……”

思绪渐渐收拢,苏沐叹息一声,仰天眺望,一对黝黑深邃的眸子里,满是怅然。

夕阳已经落下,黑暗从另一侧的天空爬了上来,张牙舞爪的,甚是嚣张,但是,天空似乎并没有因此而屈服,无力垂落的太阳在山的另一侧,极力的散发着光芒,鱼肚白漫过山沿脊背,成为了映亮天际的最后一抹绝色。

一半漆黑,一半雾白。

这样的天色真的很美,似暗又明,朦胧模糊,光影在天空中交错融合,如同一条黑白渐变的色带,没有一点点的违和。

一轮斜月悬挂,点点繁星闪烁周遭,衬着缕缕金光霞斑,一同映在这条黑白色调的绸带上,美轮美奂,即便只有短短几霎的时间,足以令人心神摇曳,痴迷不已。

不过很快,这样绝美的天色就被黑暗黑吞噬掉了,消弭无痕。

苏沐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定了定神,朝着石桌上那个精美细致的灰色食盒看去……

有些饿了。

人是铁饭是钢,还是先填饱肚子吧。

想着,苏沐就把石桌上的食盒给拿来过了,放到自己的面前,准备打开盒子,看看夕儿给自己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然而,当苏沐握住食盒盖扣的一瞬,他手上的动作忽然一滞,停了下来。

“醒了就别装睡了。”

语气淡然,苏沐突然对着食盒喃喃自语了一句。

空荡荡的院落安静,并没有人回答他。

片刻之后。

苏沐摇了摇头,手上的动作继续,打开了那个灰色的食盒。

甜腻怡人的香气浓郁,肆意弥漫。

桂花糯米藕,松仁玉米,还有……糖醋鱼。

看着眼前的这几道菜,苏沐的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

夕儿这丫头,还挺了解自己口味的……

轻轻地将食盒里的饭菜拿出,就在苏沐准备喂喂自己的馋虫的时候,躺在地上的安夜笛说话了。

“回到自己家,就算不睡觉,躺着也舒服呀~”

“啊~”

说着,安夜笛赖在地上,打了个哈欠,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

看着宛如流浪汉一般随意懒散的安夜笛,苏沐一阵无语。

这……安姐姐的父亲,画风好像有点不对啊……

“要吃点东西么?”

虽然有些嫌弃,但是出于礼貌,苏沐还是问了安夜笛一句。

安夜笛闻言,微微翻身,仰首平躺,理了理自己那件破烂不堪的蓝色布衣,幽幽说道:“不想起来啊……”

苏沐的嘴角抽了抽,强忍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自顾自的拿出一副碗筷,淡漠的说道:“那您继续躺着吧……”

安夜笛一怔,似没想到苏沐会说出这样的话。

“咕噜噜~”

某人的的肚子蓦地响起。

安夜笛的脸色有些窘迫,说道理,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吃过东西了。

苏沐坐在石椅上,悠哉悠哉的吃着糖醋鱼,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鱼肉肥美,芡汁入味,这鱼做的不错呀。”

有意无意的,苏沐慢悠悠地夹起了一块雪白色的鲜嫩鱼肉,粘上一点淡黄偏红的晶莹酱汁,起筷凝目,放在眼前细细的端详了起来。

裹着一层浓稠芡汁的鱼肉微微抖动,金黄色的汁液如同一袭薄薄的纱衣,轻轻摇晃间,垂落几滴,似乎是在诉说……

快点吃掉我?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安夜笛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腹中饥饿感更盛。

这小子,成心的吧?

妈的!

这不是在诱惑我吗?

安夜笛猛的一咬牙,咕噔一下从地上弹起,饿虎扑食一般的冲向苏沐。

“臭小子,你给我留点啊,不带这样的。”

“诶诶诶?”

“别抢,别抢……”

苏沐想拉住安夜笛。

“呜哇呜呀……老子都饿了多少天了……”

安夜笛狼吞虎咽的声音。

“你还这样搞老子!”

“……”

“吃归吃,您别用手啊!”

“我用手怎么了,不行吗!?”

苏沐还想拉安夜笛。

“莫挨老子!”

苏沐无奈,叹了一口气。

“我这还有一副碗筷啊……”

“……”

“你他娘的不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