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

  • 许青海:母亲的梦

    许青海:母亲的梦 许青海:母亲的梦 许青海:母亲的梦 许青海:母亲的梦

    母亲今年七十岁。母亲这大半辈子,都是在追梦中度过的。和许多农村妇女一样,我的母亲没有多少文化。据说是因为姥姥的死,两个舅...

    2020-03-10
  • 汪雪英诗歌:我要种辣椒

    赶集,在街的拐角处我看到一抹绿意,惊奇啊,原来是卖辣椒苗的隔不远一个,围着的人多买的人也更多,趁早种了趁早有得吃七元钱一...

    2020-03-10
  • 隔离日记 离开武汉的第四十二天

    1月22日从武汉的家里出发,全程8个小时左右,都不敢喝水吃东西,因为朋友说口罩一刻也不能取。那会儿还不知道情况会变得如此糟糕...

    2020-03-10
  • 有兄弟姐妹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有兄弟姐妹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有兄弟姐妹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有兄弟姐妹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有兄弟姐妹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妹妹篇@薛定谔的猫饿了没什么体验,我妹妹天天就爱学习,是我的小粉丝,经常吹我的彩虹屁。打篮球的时候她负责加油买水,炒菜的...

    2020-03-10
  • 凡所珍惜才可得

    早起是一种信仰。两年前开始,我成了一个“清晨爱好者”。每天五点半准时起床。隔夜浸泡的黄豆和黑豆,经过一夜,充分吸饱了水分...

    2020-03-10
  • 爱人如己 你能做到吗

    婆媳关系是中国社会一个普遍难题,侄女在诉说她婆婆的种种不是,叫我支招,我回应说:“主叫我们爱人如己。那就先爱你的近人,从...

    2020-03-09
  • 所有的坎坷不过磨练 有的缘分是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

    所有的坎坷不过磨练 有的缘分是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 所有的坎坷不过磨练 有的缘分是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 所有的坎坷不过磨练 有的缘分是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 所有的坎坷不过磨练 有的缘分是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

    一、云遥的大部分时间是在飞机、火车或是长途汽车上度过,捧一本书在轻微的颠簸中细读,或是干脆看着快速倒退的树木、村庄发呆,...

    2020-03-08
  • 你好,彭镇

    你好,彭镇 你好,彭镇 你好,彭镇 你好,彭镇

    彭镇,过去称偏桥乡,是宜君县辖区一个较大的乡镇。位于宜君县境北部,与人类文明发祥地黄陵接壤,是通往关中与陕北的咽喉地带,...

    2020-03-06
  • 方言朗诵:咥搅团

    方言朗诵:咥搅团 方言朗诵:咥搅团 方言朗诵:咥搅团 方言朗诵:咥搅团

    奔波在外的游子,终于在一个暖融融的季节里吃到了久违的想念!丰收的香气从秋飘到了春,袅袅青烟总是青睐最淳朴的农家小院。你猜...

    2020-03-06
  • 月夜访古寺

    月光如半透明的乳汁一般从天柱山上静静地泻下来,缓缓地漫过山林、梅园和寺院,流进寺前的放生池里。寺是古寺,是劫后重生的千年...

    2020-03-05
  • 我的灵魂行走在春天里

    这个春天来的好晚,我把焦灼装在圣洁的玉兰花瓣里,想随着春风去那两江三镇,我不敢说是声援,我只怕给您添乱,哪怕让我默不作声...

    2020-03-05
  • 秋其

    不知道秋其是如何抵达的。于落日的黄昏,漆黑的深夜至我的案头与掌心,带着她轻质的文字,思想抖落的碎片,我可以一遍遍读或期待...

    2020-03-05
  • 谷雨

    一春风,在绿了的柳梢摇曳着多姿的舞。有鸟从叮咚的河水上空掠过,闪现出一抹细长的弧线。谷雨时节,最令人动容的,是那几缕细雨...

    2020-03-05
  • 且等春来归

    且等春来归 且等春来归 且等春来归 且等春来归

    雾霾很浓,小区出口的二维码蒙上了一层水雾,值守的已经熟悉了我这张脸,她用纸巾擦去水渍,让我扫了码,我对她笑笑,去学校值班...

    2020-03-05
  • 山那边的渴望

    山那边的渴望 山那边的渴望 山那边的渴望 山那边的渴望

    我出生在广西罗城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小时候的记忆里永远是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大山,一条条永远走不完的山路,以及一次次对山那边...

    2020-03-05
  • 你好,紫阳城

    你好,紫阳城 你好,紫阳城 你好,紫阳城 你好,紫阳城

    紫阳县位于陕西省南部,汉江中上游,大巴山北麓,南与四川省万源市、重庆市城口县毗邻,是全国著名的富硒生物资源研究开发基地。...

    2020-03-05
  • 村语村色

    喜鹊叫了一早上这些天,我在村里,差不多跟两只喜鹊混熟了。当然,这只是我单方面厚脸皮的以为。早晨,我来到院子里,总是不由得...

    2020-03-04
  • 杜鹃花开映山红

    阳春三月,暮春时节,走进陇南的大山深处,晨雾随风飘荡,山路弯弯悠长,杜鹃花红了,一枝枝,一簇簇,隆重地开满了山岗,开满了...

    2020-03-04
  • 杨莙:突然老去

    一我好像从来没有发现过他的老,我甚至觉得,他根本就不会老去。即便是,自我记事起,他就已经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当年家住...

    2020-03-04
  • 大墙里的白玉兰

    春天要来了,看守所院里的白玉兰就要开了。那个以前常穿梭在开花的树下的兄长,却回不来了。2020年2月13日,河南省三门峡市看守...

    2020-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