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他用谦卑的爱意伴着你

恩宠

01

天热得几乎快让人死掉的下午,他提着重重的箱子给帛亦拍一张照片。天台上、断桥下,玩忧郁、装颓废,试过无数种方位,她都嫌他将自己拍得很不美。

他在清晨的楼宇之间等她出发,在阳光出来显摆的时候看见她拉开窗帘,无须猜想,她一定睡得两眼惺忪。不过幸运的是,关于她今天的野猫式小性感他必定第一个看到。想着想着,他便倚在门外打了个盹。

她突然而至的恩宠让他彻夜难眠,于是那遮盖不了的黑眼圈让帛亦嘲笑了他好久。笑完以后,看着他一脸的倦意,她高呼:“天哪,你不会因为给我拍照而显得这么没精神吧?”

于是她总觉得他把自己拍得差强人意,因为他的精神太不好了。在她看来,这纯粹是应付差事。所以她有足够的理由对他甩脸色,最后她赌气,一不小心就滑进了断桥下的泥潭里。他第一时间冲过去,手忙脚乱之中听到身后传来咔嚓咔嚓的拍照声。

帛亦顾不得身上的脏水,上来之后第一时间冲向相机。

抓拍的四张照片里,每一张里的她都显得神采奕奕,并没有偶遇意外时那种惊慌失措的表情。鬼才知道怎么会有人用他架好的相机拍下了他力不能及的照片!

帛亦与那个人相谈甚欢。在他们的聊天过程中,他显得那样多余。

暮色渐起,盈恩又要来看照片,她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快,回去以后把这张照片上的这只手给P掉!一定要P掉。”

那是他拉她上水的右手。

心虚

02

摄影只是爱好,他用来娱乐娱乐。说到底,他终究不是依靠高超的技术赢得别人狂爱的那种人。拍完帛亦的那些照片以后,他把相机锁到柜子里,许久不再碰它。

他安心做他的小主管。

下班后,这小主管的工作仍让他不胜其扰。总有些工作狂人以为他也是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在晚上七、八、九、十点仍然打他的电话谈工作的事。或者有一些他得罪不起的客户约他去喝一杯……他已在这些琐事上花费了太多精力,只要将电话关机,也许就能远离这一切。可是他做不到。

他不知道哪天帛亦会在她喝得烂醉之后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开车去接她,然后让她抱一抱。

只是抱一抱而已。

他会送她回家,去她家的那条路他早已熟记于心,左拐右拐,然后停在她家楼下,扶她上楼,再把她塞进被窝里。而他就坐在床前,等着天明,等她醒来。

这天晚上也是如此。她躺在床上,呢喃的声音如同嗷嗷待哺的婴儿。她的呼吸不均匀,迷迷糊糊之间像是要挣脱什么。她说了无数个短暂的词语,像是人名,却又不是。他轻轻地亲她一下,她就挣扎着来抱他,许久都不肯放手。

若时光就此静止,他能就这样陪伴下去,必不会把她的被单弄湿。

她的被单湿了一块,他做贼心虚地在她的床头放了一杯水。想想觉得不对劲,然后又喝掉大半杯。

四年

03

他替她照顾了四年的宠物。她的宠物小欢很有恃宠生娇的样子,它不需要每天去讨好它的主人,这和它原来的主人很像。

一整个夏天,它咬了他两次,还冲他摆谱。只是在咬他的那一天,它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躺在床底下一整天都不敢出来。可第二天一到,它依然牛气地四处乱转,拖鞋子、要口粮,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他跟帛亦讲小欢的事情,她总是止不住地笑。小欢在她的手下显得很温驯,仿佛它与她有着相同的气场。

帛亦从来不带小欢走,尽管有的时候她会觉得无人说话,会觉得房子里空荡荡的,很没有生气。她说:“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怎么照顾小欢?麻烦你代劳了。”

他与帛亦相识那么久,她仍说麻烦,说代劳。她说自己照顾不好自己的时候,有些话他真的就想说出口。理直气壮一点,叫不说白不说;伤心一点,叫说了也白说。所以他只是把她送出门外,然后继续被小欢折腾。

小欢偶尔也会服软,但撒完欢以后很快就会忘记。记不起他,也不记得给点恩宠当回报。

打扰

04

他给小欢拍照,一张接一张,然后抱着小欢一张一张在电脑上放给它看。嫌他放得太慢的时候,小欢会急躁地用爪子拍打键盘表示抗议。它顽皮的样子让他感到惆怅,如果有一天小欢老了,它走不动也闹不动了,要离开了,他还有什么可以取暖呢?

所以他半夜打帛亦的电话,帛亦说别傻了,让我睡一会儿。

他听见她压抑着喉咙说话,仿佛听到她身旁有鼾声。他想自己一定是幻听了,于是穿上拖鞋去阳台上抽一支烟。烟雾缭绕的时候,他忽然间想起来,已经有好多天没看到小欢了,仿佛这些天它就没有回过家。

于是他打了无数个帛亦的电话,晚上下班的时候,中午休息的时候,吃饱了睡不着的时候……帛亦会陪他一会儿,聊完几句以后便逐渐显现出不耐烦。她说对不起,我不是你的知心姐姐。

他让她不高兴了、厌烦了,因为他变得越来越无趣。回想他打过的电话,连他自己都觉得那样的电话显得很无聊。

后来他发一两条短信给她,告诉她一些商场打折的消息、明星演唱的动态,还有同城的活动,问她有没有时间参加。

她并没有不理他,而是给他回短信。她说,恋爱中,请勿打扰。

眷顾

05

帛亦第七次失恋的时候,他们去公园里看晚桂。这一年晚桂败得有点早,夜色阑珊之时,晚桂稀薄。晚风渐起,连残缺的桂花都凋落,香味稀薄,看来肯陪伴着度过漫漫长夜的,算来并没有几个。

那一夜灯火通明,照着帛亦一直很灰暗的脸。

他们始终沉默着,看得出,帛亦想了很多。后来她突然对他说:“对不起。”

他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他能回答她的,只是一句打心眼里想说的没关系。

没关系,他在原地等你。因为如果她早愿意和他在一起,就不必等到今天。如果他今天他强求,反而会将关系推到万劫不复的境地。他不想连朋友都没得做。

瞻前顾后,而不是有心计地步步为营,所以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境地。

终有一天,她不再拥有无懈可击的青春,他亦会鼓起勇气去问她——爱过那么多人,是不是可以抽点时间眷顾他一回?

旧衣

06

哭过以后,帛亦依旧打扮得花枝招展,全身心地奔赴下一场恋爱。

在万国广场看到她的时候,她坐在咖啡馆里,对面是陌生的男人。她缓缓用汤匙搅动咖啡,时而低语,时而微笑。

在广场边,他坐在咖啡馆另一边的墙外,与帛亦隔着一道墙,背对着背,兀自嚼了半瓶木糖醇。再后来,他掏出手机,给帛亦打了一个电话。

她穿八年前的旧衣来见他,只因为他对她讲出“我爱你”这三个字。

见面的地点是在酒吧里,人潮涌动,声音嘈杂。看得出来,帛亦并不想听清楚他说什么。看着她的旧衣,他仔细地回忆了这些年。回忆的时候,他喝了很多酒。帛亦没有劝他,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他不知道那一天自己哭了没有,他仅仅知道她喝得很少。

她想清醒一点,把他送回家。

幻想

07

帛亦第一次送他回家,奇怪的是,她居然也认识他回家的路。无数个失意的夜里,他在这条路上吼过、哭过,也在路边睡过。在出租车里,她张开双臂让他躺在自己怀里,还给了他自己不开心时他给出的那些拥抱,容忍他的冲动与不安分。

她不会在他的床前守着等天明,等他醒来,周遭寂静无比,除去一些奇奇怪怪的梦,他真的睡得很好。

梦里,帛亦说,对不起,我不用付出什么,你就足以为我赴汤蹈火付出一切,又何必去做我的男友呢?就算到了相恋的那一天,你对我的好也止于现在这种程度。所以,就算我感动过,也不会心动。请原谅我的自私与想要双重宠爱的小心思,对不起。

那无数个梦里,他记得最牢的竟是这一个。

他还依稀记得,有人问他名字,他愣了愣,想了很久都没有回忆起来。

他快忘了自己了。

第二天他醒来,生活次第继续,他仍像以前一样对待帛亦,只是,再无多余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