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三十岁 我要像英雄一样死去

“ 姑娘,你可千万不要救活我,更不要爱上我! ”

如今,我已庸庸碌碌度过了近五十年,平庸得不能再平庸。如果上苍再让我回到三十岁,我会拒绝平庸,让我的生命在三十岁那年炸裂燃烧。如果回到三十岁,我就让我的三十岁回到战火纷飞的抗战时期。前方是残酷激烈的战场,身后是一片废墟和我的母亲、妻子。是留下来和家人苟且后方,躲避敌人的枪弹?还是毅然奔向前方?我肯定像很多革命者一样,把糟糠之妻留下,让他们此生的命运像秋叶一样飘零,而我在她的哀怨的目光中走向前方。

在战场上,我在枪林弹雨中穿梭,仇恨和恐惧让我始终处于生命的疯狂状态,肾上腺激素的飙升让我的肉体做出了不同寻常的杀戮。一百米,二百米,三百米……在我的手指扣动和敌人应声倒地之间还不到一秒的时间,这让我对死亡没有切肤的感受,让我杀戮成瘾。我肯定会受伤,若英雄不受伤那肯定是不完整的英雄。我一次战斗中,我受伤了,子弹像一只大手撕开了我的腿上的肌肉。战友们都撤退了,没有发现躺在弹坑内被一层薄土掩埋的我。我推开身上的尘土,闻到了空气中的焦糊味和血腥的味道。我摸摸下身,发现情况很糟,小腿骨断了好几截,有一截像尖刺一样把裤子都戳破了,漏在外面。我想,自己要死了,我已经感到力气随着腿部的流血在慢慢地消失。

死又何妨?我已杀敌无数,可以含笑九泉了。就在我等待死亡来临时,我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个日本伤兵,他正艰难地爬起。不妙的是,那日本兵同时发现了自己。我敢肯定,当时我的眼睛同他一样,由刚才的平静和无奈突然转为愤怒和凶狠。一个在弹坑内,一个在弹坑外,都想弄死对方。对方有一把一尺长的刺刀,而我什么也没有,还躺在地上。他好像没怎么受伤,正一步一步地向我走来。我看出那日本兵很年轻,身体壮硕,有一抹阳光在他的刺刀刃上跳跃,灼伤着我的眼睛。难道我要死在敌人的刺刀下吗?我宁肯被野狗咬死。他走到我的跟前,我只能躺在地上。

他的脸悬在我的头顶,带着胜利者的微笑,在他眼中,我肯定已是个死者。他举起刺刀,突然向我的左胸刺来……一股献血顺着我的手臂流下来,我推开敌人的尸体。我赢了。就在刚才敌人刺向我的左胸时,我的身体猛地往右一闪,同时我的右手迅速刺出,准确地刺穿了他脖子上的大动脉。我右手紧握的,是一截小腿骨,是刚才我从自己的断腿上折下来的。我翻身坐起,发现敌人的身体还在抽搐,瞪大的眼睛已经没了生机,像枚灰色的纽扣。我伸开手,慢慢合上他的眼睛,给他系上领口的扣子。

这个日本兵很英俊,眉毛高高隆起。也许在远方的日本,他有个等待他回家的母亲,还有个在樱花下等待着他的漂亮姑娘,就像我的妻子在远方等着我。旁边是一丛茂密的野菊花,我用尽最后的力气采下一捧野花,放在这个年轻的日本兵身前。死亡像一块巨石袭击了我,我昏死了过去。同志,你受伤了,你还活着吗?昏迷中,我听到一个姑娘在问我,接着我的身体被摇晃着。我像溺水的人,突然从水底挣扎出水面,我睁开眼,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农家姑娘。我再一次昏死过去。尽管我在死亡和活着之间徘徊,但我能感到这个姑娘正背着我向前走,边走边说,同志,要挺住。我好烦,心想,姑娘,就让我这样死去吧,让我做个纯粹的英雄,你可千万不要救活我,更不要再爱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