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活着是一种风险

写的几件事情如果仅从文章写作的构思上来说,是毫无逻辑关系可言的。放在中学作文课上,一定会被可爱的老们说成结构乱七八糟,中心思想混乱。但又不能不把它们都写在一篇文章里,因为这些事情都是我遇见的。生活的发生和事件的次序,并不需要逻辑构思。

我不想再当穷人。一个月七八千块钱的收入越来越不浪漫。虽然房价下跌,但一个月不吃不喝,省吃俭用一分钱扳成两半用,我依然买不起一个平方的房子。一个月买半个平米,一年买六个平米,十年买六十个平米,如果要买一百平米的房子,大概需要十五年以上。

十五年是什么概念,就是说如果我大学毕业并实习完毕二十五岁左右正式工作,到四十岁的时候,保持神仙状的我终于可以凭自己的能力买一套房子了。如果我工资没有七八千,又要吃喝,谈恋爱,送女朋友礼物,孝敬年迈的父母,结交几个酒肉朋友的话,虽然十万年薪在中国的工薪族中不算太低,但想要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套房子,肯定是N年以后的事情。

我能活到N年以后吗?肯定没有。人生的悲剧并非穷其一生追求理想而未能实现;人生最大的悲剧是,放弃理想,一生追求一套房子都没能实现。到死,我可能也完不成这个光荣而伟大的任务。这让我无比羡慕起先辈们,斩木建屋,只要勤劳就可以有家的幸福了。

我决定拿着省吃俭用和借来的一笔钱,去做生意。

在我不知道做什么,并担心有风险的时候,在沿海城市的理发店里,萍水相逢了一位老且干瘦的女人。已经快五十岁的女人,没有化妆的脸上,有着岁月风刀霜剑的残酷。

她问:“理什么样的发型?”

我说:“光头。”

她问:“要刮吗?”

我说:“不用,直接推,有多短算多短。”

不经意间,她好像问我来沿海干什么。我告诉她,我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生意可以做。

她说:“生意很多,遍地都是,只是什么适合你去做而已。”我觉得她说得很在理。

后来我说:“其实有我点怕,这年头什么都有风险,我快三十岁的人了,经不起折腾。”

她笑了:“你二十几岁,就这样想了,如果你是四十几岁,会怎样想?”

我说:“四十几岁了,我可能就可以放开手脚了。”

她说:“不应该是年轻,才容易放开手脚么?”

我告诉她:“我很穷,但是穷人的我,买房子,娶老婆,这些都没办法让我放开手脚。”

她说:“你说的也是,人是各有各的难处,各阶段也有各阶段的难处。”

没想到我们聊得很来。

她突然问我:“那你认为什么没有风险?”

我说:“安安分分地工作,没有风险,或者风险更小一些。”

她说:“你错了,那是最大的风险。”

我问:“这怎么说?”

她说:“第一个风险是,可能你一辈子也买不起房子,娶不了老婆,当一辈子的穷人;第二个风险是,万一工作丢了,你没有能力去谋其他出路;第三个风险是,即便你娶了老婆,细水长流地过日子,但是贫贱夫妻百事哀,后面还会生出很多你没有力量阻止的是非来。”

她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一定是你的,哪怕是你的自由,还有结婚证上法律已经确定的,你的老婆。”我被这个不起眼的女人的话吓了一跳,不得不对她另眼相看。

我问:“大姐,你之前是干什么的?”

她愣了一下,继续为我推了几下头发,说:“我以前是小姐,就是**。”

我没料到她会这么说,忙说:“对不起,我不该多问。”

她说:“其实无所谓,我又不靠谁,况且我们也不认识,我自己之前本来就是做小姐的。”她停了一会,继续说,“其实做小姐也是有风险的,染病的风险,丧失做一个幸福的普通人的风险。就像我,不小心染了一场病,又丧失了生育能力,现在就只能靠自己过活了。”

她说完,我们都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后来有没有说其他话,我已经记不清了,但这位老女人的话,已刻进我的心脏中。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不存在风险的。

我回到内地,着手寻找门面。现在令人满意的门面十分难找,又价格昂贵,动不动就搬出一副要抢银行的架式。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门面都还没看,听别人描述后,就下了定。

早上刚给了几百块钱,到下午的时候,房主就打来电话,说不租了。他一个劲地道歉,说是他家里人不知道他收了我的定金,已经租给别人了,愿意加几百块钱退还我订金。

我说要还的话,就还一年租金的百分之十,那就是好几千块钱。如果他不同意的话,我们就找相关的仲裁机构来解决,毕竟我是真心找房子的,你也确实答应了我,如果你突然不租了,我不仅错过了去租其他房子的机会,也让我空欢喜了一场,这个损失由谁来弥补!

我并不是想敲他一笔,只是想吓他一下,看他是不是突然自作主张变的主意。

结果证明,他说的确实是事实。我叫朋友去退订金,没要他一分钱的违约金。

钱是个好东西,但他答应的几百块钱,毫无意义。对我来说,真正的意义是找房子,而不是赚违约金。况且城市不大,我以后还要在那里做生意,几百块钱买他一个好人缘吧。

早上,去听了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的资深摄影师李东风的一个专题片拍摄的讲座,李先生为人素朴,毫无架子,说话很实在。他说:“干一辈子,总得有一两件拿得出手的吧。”他为了拍影一个叫《变暖的地球》,去了西藏和南北两极,“快乐的辛苦和辛苦并快乐着,都是快乐。”据他讲这个片子获得了今年的金鸡奖,目前还没有公映,我幸运得以先睹为快。

“如果辛苦却一点价值都没有,那才叫真辛苦。”李先生说道,“辛苦了,有收获,那就是值得的。”关于拍摄的稳定性,他说了三个秘诀:第一架子,第二架子,第三还是架子。

人生或许没有任何捷径,杰出和成功的人,其实是重复最多次的人。只是他们的重复,在于不断的摸索和突破。而不是低水平的重复,去年是穷人,今年还是,明年也会是。

低水平重复也是人生最可怕的事情之一,就像恶性循环一样简直就是恶梦。写一辈子的字,成不了半丁点儿书法家;教一辈子的书,也没能成为教育家,这就是低水平重复。

人生大概要学会自主的摸索,并敢于迈出试探的脚步,承担相应的辛苦。

现在,我依然是一个穷人,也依然不想碌碌无为过一生,但我依然连门面都没找到,依然碌碌无为,一无所有。我依然在找,依然在思索。但没有答案,就像这篇文章,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说些什么?或者,到目前为此我已经说了些什么。至少我已经在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