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二月春光正摇荡

我们热爱春天,赞美春天,是因为我们经历了冬天的萧瑟,朔风的凛冽,冰雪的肃杀。四季轮回便是生命的轮回;一元复始,春回大地,孕育出新的生命,送来了新的希望,大地上的一切都开始鲜活了,明媚了,亢奋了。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其中的《小雅·出车》说道:“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周颂·良耜》说道:“畟畟良耜,俶载南亩。播厥百谷,实函斯活。”都讲的是春天的景色、春耕春播的农事。

唐代诗人杨知至的《覆落后呈同年》一诗写道:“由来梁雁与冥鸿,不合翩翩向碧空。寒谷谩劳邹氏律,长天独遇宋都风。此时泣玉情虽异,他日衔环事亦同。二月春光正摇荡,无因得醉杏园中。”最后两句“二月春光正摇荡,无因得醉杏园中”,不知道所写的地点在何处,却也与我们陇南武都农历二月春光摇荡、杏花初绽的季节一样。这个季节的陇南武都,人间二月天又一次款款而来,春意渐至,花意渐兴,诗意渐浓。

早春二月,腊梅尚未凋谢,春梅又开,无意苦争春,只把春来报。看那一树树的梅花招展着妩媚,秀出清雅的姿容,深情地迎接着春天的到来。站在赤裸裸的大地上抬头仰望,被春雨洗去铅华的天空是那么的纯净空灵,低头俯视脚下开始解冻的田野充满了清爽的气息,不禁让人生出无限遐思。“春风杨柳万千条”,二月是冬和春的衔接,没有二月的过渡,那里会有三月的桃李争艳,二月是不施粉黛的村姑,脱去青涩初长成,尽显其本真之美,天然之美。

红杏枝头春意闹。烟雨杏花的意象,总是联系着早春的季节,将人间二月点缀得幡然一新,令人迷醉。其实,在我们陇南首府所在地的武都开得最早的花儿,不是杏花,不是迎春花,而是油菜花和樱桃花。油菜花黄如金,樱桃花白如银,黄白分明,两两相映,把武都的早春二月装点成了金银的世界。而且,油菜籽是田野最早收割的农作物,在农历四月就先于小麦成熟了,四月底就能吃到新菜籽压榨的清油。樱桃也是一年里上市最早的水果之一,同时上市的还有批把果,是自然生长的初夏时节最为时鲜的水果。

画家、网络诗人余邵诗云:“油菜花开满地黄,丛间蝶舞蜜蜂忙;清风吹拂金波涌,飘溢醉人浓郁香。”油菜花儿开放,花粉中的花蜜引来了彩蝶和蜜蜂在花丛间翩翩飞舞,浓郁的花香令人陶醉。唐代诗人元稹的拟乐府诗《樱桃花》写道:“樱桃花,一枝两枝千万朵。花砖曾立摘花人,窣破罗裙红似火。”全诗不过寥寥几句,但简明凝练意境生动活泼,呈现出一种明艳、清晰的视觉感官体会,描写静景,却能给人以动态的体验感,让人叹服不已。

谚语说:“七九八九,沿河看柳。”武都的早春二月,趁着油菜花、樱桃花尚在开放之时,几场春雨过后,便是柳树开始吐翠,杏树开始绽蕾了。柳芽新绿,杏花粉红,相互映衬,又是一番春意盎然的景象。白龙江畔,田野村落,半山坡上,公园里面,处处柳绿花红,春明景和。南方将二月二称之为“踏青节”。而坐落在秦巴山地西北端的武都,因总体上属于北温带向亚热带过渡性气候、部分地域属于亚热带气候,春天来得较早,也正是踏青的好时光。

在这个时节里,最喜人的蔬菜就是春韭。春韭是武都最早上市的小菜,春节期间街市上就已经有零星的售卖了,而正月尾二月头,是春韭大量上市的季节。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蛰伏在冻土里的韭菜,经过春雨的洗礼,忽然苏醒了,窜出地皮后,不几天就会猛长到一拃长,叶绿根红,割铲下来,扎成盈手一握的小把,放在面前一嗅,奇香扑鼻。做成三鲜馅的饺子,或者盒子,齿舌留香,美不可言。

进入了农历二月之后,武都的各种山野菜也快上市了。香椿、麦麦菜、芨芨菜、苜蓿、鱼腥草等,都会接踵而来。古代称香椿为椿,称臭椿为樗,中国人食用香椿久已成习,汉代就遍布大江南北。麦麦菜生长在麦地里,故而得名,它既是麦地里的杂草,又是绿色的山野菜。芨芨菜早在公元前三百年就有记载,有板叶和散叶两种,与鸡蛋、豆腐做馅包饺子,或用来烧汤,其味鲜美。鱼腥草又名折耳根、截儿根、猪鼻拱,康县也叫狗细根,武都、康县、文县民间多有食用,市场上也有卖的。苜蓿有两种,一种叫作“草苜蓿”,可供人食用;另一种叫“马苜蓿”,纤维素含量高,口感较差,适合做家畜的饲料,人也可以食用。

陇南八县一区,除了白龙江下游的武都、文县之外,其余七县,春姑娘的脚步要迟到半月至一月。武都和文县农历四月底就会收割小麦,端午节就能吃上新麦面了,而徽县、成县、康县、两当县的小麦刚刚透出鹅黄,正在待镰,海拔较高的礼县、西和县、宕昌县,小麦还在扬花拔节,一片碧绿。陇南的确是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气候呈立体分布,各地物产上市的时间不尽相同,各自为阵,各有千秋。如今,随着交通的发达,物流愈来愈便捷,早就互通有无了。

武都这个地方的确很特别,不同于陇南的其他各县,不使用塑料温室大棚,一年四季都有新鲜蔬菜,因地随时,鲜嫩相继。白龙江沿岸庄稼一年两熟,收割了油菜籽和小麦之后,或种稻子,或种玉米,与其他各县一季庄稼的大秋作物同时成熟收割。洋芋也是一年两熟,冬播洋芋,到初夏上市,春播洋芋,到秋天收获。农谚说道:“九九八十一,庄稼老汉田中立。”元宵节过后,白龙江下游沿岸已经进入春耕生产的繁忙时节,开始送肥、春耕、春播、春锄了。

春江水暖鸭先知。鸭子是聪明的禽类,它们知道,在这个季节里,鱼儿们已经从深水开始浮出水面,就要到上游去产卵了,开始活跃起来。因而,喜欢垂钓的人们又迎来了黄金季节,收拾藏匿了一冬的渔具,准备春钓;天然饵料蚯蚓也从冬眠中醒来,可以随处挖到了。在春暖花开的时节垂钓,别有一番情趣,堤柳依依,枇杷花香,鸟儿啁啾,水光潋滟,鱼儿开始扳子,一条条急切地蹦出水面,激起圈圈涟漪,不知不觉便醉了春风,醉了水鸭,醉了钓客。

武都的早春的确名副其实,农历二月已是春雨潇潇,万物复苏了,虽然乍暖还寒,还没有暮春时节莺飞草长的繁华,但已经明显地感觉到了大地的蠢蠢欲动,春潮在山溪之间流淌,春汛在草木之间涌动,春信在群山之间传递,春风在田野之间徜徉,蜂蝶在花叶之间盘桓,春鸟在新枝之间歌唱,庄稼汉在阡陌之间行走。二月春光正摇荡,一年之计在于斯,让我们舒展双臂,尽情地去拥抱又一个崭新的春天吧。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