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老藤:回望,为了更好的前行

庚子开年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如同炼狱之火疯狂肆虐,又如同一个隐身的幽灵在城市乡村、厂矿田畴间游荡,迷雾罩江汉,愁云笼九州。这场炼狱之火,燎去了杨柳岸的晓风残月,燎去了销金窝的轻歌曼舞,也燎去了某些人贴牌的华丽外衣,将原本遮掩的羞处裸示于人。

面对炼狱之火,在感恩那些心怀大爱的救火者、点赞那些义无反顾的蹈火者的同时,我们是否要思考,不能因为有人扛雷负重,就对自身的轻松心安理得,也不能因为岁月静好,就对造化的诡谲盲目自信。思考是对来路的回望,人类走到今天,是一个不断回望的过程,孔圣人能每日三省吾身,我等凡夫俗子做到十年一回首应该不难。

大战当前,需要直面相迎,奋勇厮杀,也需要回望来路,斗智斗勇。回望是为了趋利避害,也是为了更好的选择战略战术,那么,在拿捏选择这个关键词时,当做哪些思考呢?

对此,有人选择了对苟且者的批判,有人选择了对愚蠢者的谩骂,有人选择了对不幸者的祈祷,还有人选择了对火场逆行者的讴歌,等等。

我理解大多数人的选择,我没有指责任何人的权力。当然,社会和百姓需要的是建设性的批评,而不是自作聪明的马后炮。

面对炼狱之火,如果你不在一线灭火,如果你有一定的时间,不妨回望一下来路。澳洲正在燃烧的森林大火,数以亿计的野生动物命丧其中,当看到电视上那些萌萌的考拉被烧得面目全非,看到憨憨的袋鼠端坐碳化,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有些被烧死的袋鼠离无火的戈壁并不远,它们原本是通过戈壁边的草场进入森林,结果因为不记得来路,东突西奔,不知所措中被火焰夺去了生命,而它们离回到草场的路近在咫尺。记得小时候,我居住的村子东面有个榆柳乱生、杂草疯长的乱葬岗,我要去读的那所中学恰恰需要穿过这片坟场。每次放学经过坟场,那种鬼火莹莹的恐怖感令我每根头发都要竖起来,蒙童时期听过的鬼怪故事会一幕幕浮现眼前。有人说走坟场万万不可回头,一定要大胆往前走,我将此话当成宝典,经过那里时总是加快脚步。但是,走在坟冢之间我经常会感觉到身后有沙沙声响,我快它快,我慢它慢,穷追不舍跟着我,让我惊悸万分。人到惊恐极致会绝地反击,就像吓死前会拼上性命大吼一声,当我被追得心悸腿软时,干脆就止住脚步,双手握拳回望一下身后到底跟着什么,我想,假如真有厉鬼害我,至少在被害前我要看清厉鬼的模样,否则岂不是稀里糊涂成了冤魂。我明明听到有跟随的沙沙声,回望时却只见朗朗月光,每次就这样走走停停穿过了那片坟场,从那时起,我悟出了一个道理:回望,可以蔑视恐惧。

面对炼狱之火,我觉得不妨回望一下来路,回望什么呢?当然不是回望风景,更不是回望荣光,要回望的是厉鬼的模样,受戕害的生命和被忘却的疤痕。

厉鬼曾经真实地出现过,在十七年前的那个春天。那一次我到北京出差,为了防控非典疫情扩散而严管的京城,马路上空旷无人,街两旁店铺紧闭,中学时走夜路的恐怖仿若又出现在我的身后。当时有很多人逃离北京,因为北京是疫区,也有很多人赴汤蹈火,因为北京是战场,年过花甲的钟南山临危受命,名不见经传的小汤山一夜成名。这一切,回望中本应该清晰如鉴,然而仅仅过去十七年,那一幕已被淡忘。一位伟人说得好,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遗忘者背叛的是什么呢?是那些与死神较量的英雄,是血和泪写就的教训!我们只顾往前走,不愿回头看,因为前面是幸福的憧憬,是甜美的梦想,而回望却往往是痛苦的反刍。而人要想不重蹈覆辙,经常回望是最好的选择,不要图走得多么快,关键要走得多么稳,一次马失前蹄,足可以让你跌回原点。

戕害生命的行为时时都在发生。华南海鲜市场那块充满血迹的杀戮之地不足为奇,我在很多城市见过类似的交易场所。口舌之欲,肆无忌惮是我们这个自称舌尖上的国度应该革弊鼎新的陋俗。恩格斯说,是火把人从动物界分离出来,这是文明;今天,炼狱之火又把人和动物勾连起来,这便是野蛮了。当炼狱之火燃起的时候,有人怪罪于果子狸、蝙蝠、竹鼠和穿山甲,要知道这些不会说话的动物从来就没有与人为敌过,不仅如此,这所谓的四大替罪羊要比人类存在的更早啊,人家才是地球村的土著。你不吃它,它焉能害你?我们的先哲为了让人和动物和谐相处,创造了诸多神话,制定了诸多戒律,甚至许下了诸多因果,目的就是让人们对其它生命存一点恻隐之心,慎杀、少杀、不杀它们,这些理念是人类最初生存经验的结晶。不得不承认,我们从来不缺少真理,我们缺少的是对真理的回望,缺少的是对圣人之言的敬畏。

疤痕,也许对于战斗者是勋章,对于懦弱者是耻辱,对于经历过坎坷的人来说则是苦难的路标。路标存在的意义不仅仅是丈量距离,它更是回望来路的参照,它让人的回望不至于被海市蜃楼所置换,不至于被霓虹烟霞所虚化。疤痕在,痛点不会麻木,疤痕被美图,溃疡就变成了内伤。对疤痕的回望是不幸记忆的回放,尽管痛苦,但能避免伤疤复制,那些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的人,不仅可怜甚至有些可恨,为这些不长记忆者疗伤,已经消耗了太多的资源,而这些资源原本是极其有限的。

面对炼狱之火,我们在回望来路中擦亮历史的罗盘,找出今日的坐标。

人们自然不会忘记发生在1910年冬天东北的那场大瘟疫。上书朝廷封闭山海关,挑战民俗底线在东四家焚烧疫尸,不迷信法国专家坚持飞沫传播观点,这些都出自武连德医生的担当。年纪轻轻的武连德在半年时间内控住疫情,拯救了千千万万华夏儿女,这是无法超越的功德。依当时中国的卫生条件,一旦鼠疫入关并在中原大地蔓延,将无疑是欧洲中世纪黑死病惨剧在亚洲的重演。回望这段历史我们当然会明白,疫情汹汹,须放下妇人之仁;人命关天,要不计功过利禄;生死考验,当牢记誓言承诺。

回望来路,当然是为了更好地前行,回望是精神的自省,是磨难的砥砺,而不是萎靡、颓废和无所作为。当我从电视中看到桃仙机场、周水子机场一排排整装待发,准备奔赴疫区的医务工作者时,我被深深地感动了。此时此刻,我想起了网络上正在热传的一首诗:《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作者是浙大二院的一位护士长,她不是诗人,却胜过万千诗人,因为她写的是真正感人的诗!奔赴湖北疫区战场的1730名辽宁医护工作者,大部分是八零后、九零后,其中很多人还是稚气未脱的孩子,他们用义无反顾的出发告诉人们,新的来路,必定由他们踏出!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