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曹学军:故乡 花香飘

故乡沟南山坡上的洋槐花开了,那浓浓的花香,弥漫到老家的每一个角落。若不是老家微信群里的清闲人提醒,我该不会又错过了一年一度回老家捋槐花的机会。

记得在那些年的这个时候,每次我回到故乡,看到的虽不全是以前的模样,但闻到的还是熟悉的味道,回家乡与其说是采花,倒不如说是游春。

在这些年,国家大力治理环境三乱,加上退耕还林政策的落实,在打造宜居环境的召唤下,家乡的水变得更清了、山更绿了、荒田又开始成了大粮仓,浓浓的家乡美景不断地在我脑海发酵。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故乡的美景从正月开始,它如一幅会动的画卷:雪花去,春风来,山花烂漫槐花开!

也不知从何时起,老家料沟村也早已成了我们这些镇里乡下人假日出游的最佳去处。这里没人收停车费、没有车辆拥堵、没有街市上的喧嚣,任你随便徒步或自驾游,可以尽情闻着浓浓的花香,欣赏着百看不厌的美景,在高兴之余还能哼上几曲小调……流光岁月中,在我那内心深处,这故乡美景既不单调,也不粗糙,既韵味十足,又有诗史般的内秀。

春日里一种花刚谢另一种花就会悄然开放,美轮美奂。当然常常会出现三月的那种扎堆开放——桃花、杏花、梨花,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争奇斗艳,但这一情形常使我一提起笔就左右为难。

动笔写桃花吧,怕别人说:“你怎么总写三月的桃花,你的初恋情人不会与桃花有关吧?”我也曾想挥笔写梨花,但一提梨花内心就充满浓浓的思念。每至清明节,当路过那一片开的白花花的梨园,就会有一种“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的伤感。

其实在小时候的秋天,我最爱爬高上低摘梨吃。那时候的沙梨个头还大,有的味酸、有的味涩,还有的味甜。而大沟沿上的杜梨,尽管个头小,熟透了摘下来吃,味道却相当劲道,令人回味无穷。这林林总总的过往浓缩我小时候的记忆,使我每年都有一段时光倘佯在童年的梦中……

再说到杏花,真的好普通。“三月杏花如粉黛,一枝红杏出墙来。”故乡的杏花,花香浓郁,开花时热情浓烈,败落时有风吹雨打之感,让人久久不能释怀!所以每次想起老家大院外,在一场春雨过后,杏树下那厚厚一层粉色的,雪白的杏花瓣,你会不由得感叹命运是如此无常,也许红颜薄命也是由杏花说起的吧!

今天回村,我又遇到了一拨采花人,他们拿着袋子,扛着长钩镰,戴着太阳帽,拎着孩子,也不知来自何方。男人们挥动着长钩镰,奋力地撇技、拉枝;妇女们则十分惊喜地捊槐花;小孩则围着大人尽情地玩耍,忽然也会忘情地去追逐那飞舞的蝴蝶。这场景如同我记忆中跟着大人捊槐花一般,在那时候的大槐树下,大人们砍了一大堆槐树枝,一群婆娘们拿着竹篮尽情地捊花,尽管他们都很朴实无华,但喜欢开玩笑的大嫂,还是让大家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

捊槐花最操心的事是用心不专,我小时候,大人捊槐花,我也因贪玩手、脚被槐刺扎过,头也被小蜜蜂蛰过,并且这事也在同一天发生过。那一刻,我走路是一颠一跛,手痒,头顶又是火辣辣的疼,其滋味的令我好难忘……

如今这花香四溢的故乡,空气中依然散落的是熟悉的味道,而此刻的花香却足以让你我陶醉和神往,在宁静的晚风中,夕阳下的老院更是无限寂落和苍凉。当年我的小伙伴们都步入了中年,曾经关爱我的,给我做纳底鞋的大姐、二姐、三姐已进入老年人的行列……

想想小时候,我天天盼长大,可长大后,我才真切地领会到:童年是那么的快乐,记忆中那林林总总又是那么美好。

记得那一次在故乡散步时,一朋友说:“你们料沟村的景色真好看,花香也醉人,但你们有谁见过花流泪……?”大家一下子都默不作声了!其实每一种花,在每次的风吹雨打过后,树下都会有厚厚的一层花瓣。

每当这时候,我都不忍心去踩,一种“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感怀会油然而生。仔细想想,我还真的没观察过花流泪的样子,不过我听蜂农讲过,蜜蜂采过蜜后渐渐老去的故事。那一刻,我没等他讲完,我已忍不住心中开始隐隐流泪,难道岁月就是这样,在无限的期待中,我都会想那个远方的家。

故乡啊故乡,你有我心中的爱河,也有我童年的记忆,还有那我爱听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大约捊了两个小时,我收获了一袋子花,半袋子花蕾。望西边,晚霞满天,如半江瑟瑟半江红;望空中,鸟雀已不见踪影……此刻我内心泛出一种悠悠的留恋和不舍,但我还是迈开了我那匆匆的步伐!

作者简介:

曹学军,渑池县张村镇初级中学张村中学物理教师。喜欢读书、徒步等。尤其喜欢抒写教学中的点滴和散文、并涉猎多种文学体裁,近有多篇作品在其它平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