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金智慧:满瓶子里的幸福

洗衣液用完了,看着淡蓝色,薰衣草香的液体缓缓地倒入,心里似乎也溢满了淡淡的香。

记得儿时,厨房里的瓶瓶罐罐装满了油盐酱醋。喝完的酒瓶被母亲洗净,装满金黄金黄的香油,两个青花瓷罐,小巧精致,分别放着糖,盐,有盖的罐头瓶母亲每次都收好,存放着各种香料:花椒八角,茴香叶,小米椒。

那时候,日子过得清贫。馋猫鼻子尖的我喜欢围着厨房转,母亲洗干净的菜,能生吃的,我绝不放过,啃上一根胡萝卜,切上一段嫩藕,弄个红番茄,咬根嫩黄瓜……馋猫的我,每每回忆起来,心里都是新鲜蔬菜的甜味。

母亲做菜,油不多不少,正好可以润泽食材。喜欢听油锅里的油噼里啪啦,绿油油的菜在油锅里,染着香油,好看好闻好吃。

日子在母亲的精心打理下,过得有滋有味。每回,一瓶油用完了。母亲从柜子里,拿出油壶,往酒瓶里倒。看着金黄金黄的香油,香喷喷地,顺着瓶子缓缓地往下流。母亲总会自言自语道:过日子啊!就像这瓶油一样,倒满了心里才踏实。还不及灶台高的我,从来不听母亲的唠叨,也听不懂母亲的话,只等母亲倒完油,用香油蘸老烧饼给我吃。踮着脚的我,仰着脖子,看着,等着,油一加满,仿佛小小的心也跟着香起来。

成家立业,为人妻为人母。日子在柴米油盐中安静而美好。喜欢把油倒入透明的玻璃瓶里,喜欢陶瓷的罐装满绵细的白糖,喜欢透明的密封盒,装上红红的枣,绿绿的豆,黑黑的芝麻……喜欢用金黄的油炒出绿油油的菜,喜欢厨房里浓浓的菜香。

切菜的当,喜欢把能生吃的菜,切上一段,送给丫头吃。丫头啃着半截胡萝卜,菜刚起锅,就捏着往嘴巴里送,边吃边美言,夸她老妈的厨艺天下第一。

许是受母亲的影响,也喜欢变着花样给爱的人做饭。普通的食材,加上油盐酱醋,一日三餐,粗茶淡饭。微笑着,把熬好的蔬菜汤,端上桌子,看爱的人吃得心满意足。那一刻,感觉幸福就是亲手把爱的人,喂得健健康康,白白胖胖的。

日子一天天。看着慢慢见底的瓶瓶罐罐,总感慨时间太快。明明才装满的,明明一天才刚刚开始,明明才月圆,明明才牙牙学语……眨眼,恍惚间。也许唯有珍惜,才能让日子慢点,再慢点。

儿时,最喜欢母亲使唤我去买红糖。拽着钱,犹如腰缠万贯。一路跑着,直奔小商店。买了红糖,每次总多一毛两毛,这也是我的小心思,也是母亲给我的跑腿费。把零钱攒起来,买自己喜欢的小玩意,那一刻,我简直就是一个小富婆。

阳光照着窗台上的花。春日闲暇的午后,把红色的陶瓷罐洗干净,一勺勺地把细绵白糖加满。红色的陶罐缠着一朵朵桃花,喜庆而安稳。看着慢慢加满的陶瓷罐,暖阳中透着丝丝香甜,心里甜蜜而踏实。

居家的日子,添置物品。不管大小,哪怕一瓶油,一包纸,一棵绿植,一袋洗衣液……都怀着一颗感恩虔诚的心精心挑选,想着它们将来到我的生活,融入到平凡的日常,总感到日子有了奔头,给琐碎的日子带来一份踏实与安稳。

日子,也许会在繁琐中慢慢失去往昔的热情,也许会被暂时的不安搅乱节奏,也许会因不如意的事心烦意燥……

日子,也会空。如用空的瓶瓶罐罐,时不时需要加满,甜甜的糖,香香的油,辣辣的酱……这样的日子熏着烟火气,裹着幸福味。

梦里梦外,那个不及灶台高的小女孩,扎着羊角辫。眼巴巴地看着母亲往油瓶倒入金黄的油,闻着浓浓的菜油香,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听母亲唠叨着;过日子啊!就像这瓶油一样,倒满了心里才踏实。

作者简介:

金智慧,江苏省兴化市小学语文教师。作品散见于《师道》《随笔》《小学语文教学》《语文报》等。喜欢于安静的一角,听音乐,读美文。喜欢挽一支素笔,用浅浅文字书写世间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