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崔珍:静享人生好时节

几年前,我先生经常说这样一句话:“在市里住久了,就得回老家踩踩泥土,那样心里才踏实。”那时我的单位就在老家,每日脚踏泥土,不仅对他的话不以为然,反而渴盼逃离。后来我换了单位,离开家的日子愈来愈久,才发现他的话的确有几分道理。

也许不经沧桑的人,永远感觉不到生活里细微的幸福;内心不曾翻滚挣扎的人,体会不到求得片刻安宁的可贵。

在这可爱宜人的春日里,因“疫情”我“因祸得福”,携子带女再次回到我的故乡。面对淳朴的乡村,宁静的田园,我尽情放松身心,尽情拥抱自然,不再步履匆匆,不再焦头烂额,让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恬淡舒适。

北方的春风总是淘气的。上午还静若处子般文静,下午却随着心情时而眉毛一皱,鼓起腮来使劲狂吹一阵;时而又温顺体贴,微风拂面。然而天地万物就是在这样多变的春风里蓬勃生长的。

油菜地昨天还是一片碧绿,今天竟有两三束黄色的花朵吐露芬芳,她们一边快乐地沐浴阳光,一边俯视同伴,呼唤她们早日绽放,好一起在春阳暖风里漫舞。山上的桃花也傲然盛开了,远远望去,似一朵朵白里泛粉的云,让灰秃秃的山林生动起来。

相比之下,我家里的那棵小桃树就有些过于淡定。早些年它一直被遗忘在一个矮矮的水缸里,因此难以成材。后来父亲打破了缸,把它移植到院子里,肥沃的土壤供给它营养。两三年的时间,它不仅开了花,结了果,还长出更多的枝桠,茁壮了许多。

现在它的枝条上长满了绿色的花苞,每天早上我都去看它。几天过去了,除了冒出些嫩芽外,花苞还是那么大,外皮还是那样绿。这花迟迟不开,莫不是要挑战我的耐心不成?也或许它是有骨气的,当初我只种下它,却任它自生自灭不予理睬,现在我心血来潮想赏花了,它怎会轻易向我低头谄媚呢?

院子的墙边还有两盆花,今天我竟欣喜地发现有一朵淡紫色的小花开了!我蹲下来仔细端详:五朵淡紫的花瓣,薄薄嫩嫩,令人心生怜惜,舍不得碰触。花蕊上带着九顶浅黄色的小帽,可爱至极。但这花命太薄,就在我一转身之间,我两岁的女儿迅速把它掐掉,尸骨无踪。

养花最怕有孩子。去年11月份,我从网上买了一株红梅,浑身光秃秃的。前段日子终于有一个红色的花苞长出来了,我兴奋地拉着女儿去看,谁知我前脚刚离开,儿子就跑过来打报告:“妈妈,你的花苞被妹妹掐掉了!”好心情瞬间冷冻。那花苞本是要圆我“红梅闹春”的梦呀!可看到孩子稚嫩可爱的笑容,气消了一大半:红梅没闹成春,花苞替代一下,也算一回事了。

日子就这样飘摇着,轻轻地,缓缓地,暖暖地,自由自在地。

美国诗人惠特曼说:“忧伤的人呐,你们身上潜藏着疾病,快来溪岸、树林和田野里获取可靠的疗效吧!”惠特曼在六十多岁时过起隐居的生活,每天至少有两三个钟头是无拘无束地徜徉在大自然里,一个人不言不语,没有书籍,毫无羁绊,也因此身心更加安康幸福。

美国作家梭罗说:“我走进森林,是因为我要用心地活。我要与生命的本质面对面。我要知道我是否可以从生命中学到什么,而不是我死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根本没活过。”梭罗离开都市,独自移居瓦尔登湖边,他造房、植树、打猎、捕鱼、种植、写作,大自然不仅养育了他,还丰厚了他的思想,也因此成就了一部旷世名作——《瓦尔登湖》。

大自然是那么亲切静谧,空旷辽远,幽雅美丽,她把她最真实的本质慷慨无私地展现给我们。我的故乡就是大自然里美丽的一隅。麦浪滚滚,春花吐蕊;崇山峻岭,树木峥嵘;夕阳晚照,炊烟袅袅;犬吠深巷,燕啼房梁……在这一隅里,我每日抛却杂念,心无旁骛,静享受我生命里每一个最年轻的一天。

这正是——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生好时节。

作者简介:

崔珍,辉县市孟庄镇范屯学校语文教师。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在岁月的流年里,放慢脚步,用心体悟,携手从容,走向更丰润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