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左耳或右耳

我一直努力捕捉世间的另一种存在,它就在我的耳朵里,左耳或右耳!

1、曾经,你的手可以触摸到,你的眼睛可以看到,如此真实而清晰的身影,有一天,这如此真实而清晰的一切,突然从你心间掠过,带着暄暖带着让你心悸的花香,象一缕风!

有一天,当这个曾经的影子突然不再出现,消逝在远隔着时空和灵魂的地方,只是偶尔象一幅画出现在你心里的时候,你的手触摸着空气,你失魂的眼前空空如也,甚至空气死寂,身体坠入无际暗夜……

你从深思中回过神,你轻轻叹口气,轻轻告诉自己,一切只是错觉,那个曾经的人从此只是心里的影子。她不会再来,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不会存在你的指尖以及眼睛的视线……

你的指尖不再感觉,你的眼睛不再看见,甚至你心里只是缥缈的影像,曾经的那个人象瞬间散逸的空气,你努力的把握只是虚空的徒劳,你找遍你认为的每一个角落,指尖、眼睛、心底,空空荡荡!

但你怎会知道,那个影子,那个曾如此真实存在的影子,其实一直都在,一直就在你身边,在一个你从未留心的地方,在一个你从未认识到可以存在的地方,以另一种模样和方式存在着,一直存在着!

在无数个黑夜里,我却分明感觉到那曾经如此真实鲜丽的影子,轻悄悄,脚下生满青苔……从森林那边来,从山那边来,从一个从未知道的无比陌生地方来,甚至,会从一场刺目耀眼的烈日、一阵春风秋雨、漫天大雪下来。

那走在青石板上的声音如此清晰可辨,仿佛步步生花的足音里,我分明看见那个影子指尖暄暖、腰肢丰满,还扎着碎花围巾,举着那支茶花油布伞,齐耳的发丝在风中缭乱,走过禾场的拐角,走过溪对岸的核桃树底,带着一阵风,带着缠绵悱恻的风情,那纤细的足音,在耳边碎落一地花瓣,又象一阵不期而至的细雨沿着脖颈倏忽飘落!

你听它的声音,带着慵懒神态,带着疲惫喘息,带着你最熟悉不过的芬香,在你的耳边呵着热气,融化着你的心。

2、有天,在树下的阳光和风声里,微闭上眼睛,世界一片混沌,我听到了另一个世界。

谛听那走下屋檐的轻声,寻找着可能的蛛丝马迹,青石阶下的苔藓有了些许生动的颜色、那面被风刮破的蛛网,早已补缀完整,那个悠闲的渔夫呢?沿着檐溜下那一行深深浅浅的雨窝边,麦冬似乎被脚步惊醒,支楞起叶片,哦,带着胆怯的灯芯草在场边石缝里,此刻如静默的故事,在等候着季节的生动诠释。

那躲藏起来的蜘蛛,那支楞着叶片的麦冬,还有静默的灯芯草,它们应该是在等待一场不期而至的雨吧。

树林里漫过嘈杂的沙沙声?那滴落在窗篷上的“滴嗒”闷响?雨终于来了!

努力屏住呼吸!我的耳朵仍无法准确捕捉到雨到来的信息,就象无法预知命运的分秒,它来去自由、行迹匆匆,有时在窗外,有时在很远的山那边,有时在一片流云的翼翅下。

那嘈杂的沙沙声里,那窗篷上的“滴嗒”里,我突然就听见《百年孤独》里那场下了整整四年十一个月零二天的雨,房子杂草丛生,蚂蚁成灾,牲畜全被淹死……。听见在满生着杂草墙角蹦达的蛤蟆,听见后背爬满水蛭、双目失明的乌尔苏拉厌烦那没完没了的雨声,听见身上爬满蛆虫的丽贝卡在小黑屋子独语……。多么孤独!

我听见那场远古洪荒,“汤汤洪水方割,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滔滔洪水淹没了平原,包围了丘冈。村庄房屋被吞噬。人们扶老携幼四处漂流……

倏忽我听见阳光象一片飘渺的柔软,在群峦洒落,那林间游移的光晕,成为一种流动的音符,带着季节的情绪,萦绕在耳畔的,是生命的窃窃私语,植物的叶芽从大地破土而出,带着拔节的声响……

那个世界的时光如水从耳际流过。

终于,我听见另一个世界开始下雪,雪炽烈怒放,恣肆漫天,在天地间放纵着极致的洁白!那如此素净的精魂里,令那一个世界,令这一个世间所有的自以为是黯然失色!不值一提!

3、我听得见更古老的弦音的模样。

我听见那位叫师旷的乐师,怀抱古琴,双手摸索着门框,脚步轻轻跨过门槛,穿过大门天井边的青石板过道,又摸索着跨过后厢客厅的门,在厅中那张长条几旁坐下,将古琴摆放在案上,复整顿衣裳,指尖轻触琴弦,弦音象雨后破土的草芽,带着温暖嫩滑,带着向上的生命。突然那弦上指尖由缓转急,由急而剧,仿佛兮风雨骤至,耳际兵戈相击,泠泠锋芒,金铁皆鸣,裂帷幕,破俎豆,隳廊瓦……满堂宾客俱惊,仓皇四走。那位君侯晋平公抱头鼠窜觳觫不止……

我听见最后那弦上指尖停顿,俄倾雨住风歇,大地宁静,一地阳光,无垠之野,万物生长。

我还听见远古那位名满诸侯的季札公子,走进鲁君的宫殿,请观于周乐。鲁人为之歌周南、召南,为之歌邶、庸、卫,为之歌郑,为之歌豳,为之歌雅颂……为之舞象箫、南龠,为之舞大武、大夏,为之舞陬箫……

我听见那位季札公子面向鲁君恭谨有礼的点评。

——美哉,始基之矣,犹未也。然勤而不怨。

——美哉,思而不惧,其周之东乎?

——美哉,沨沨乎,大而宽,俭而易,行以德辅,此则盟主也。

——美哉,周之盛也其若此乎?

——德至矣哉,大矣,如天之无不焘也,如地之无不载也,虽甚盛德,无以加矣。观止矣,若有他乐,吾不敢观。

最后,我听见那位季札公子却满怀失落惆怅,从那间宫室走出,脚步深沉,走过禁卫森严的宫道,走向远处官道上停放的马车……

师旷远去了,季札远去了,远古如一片轻云飘过时光的头顶。

但他们分明就一直在我的耳边!

4、那个久已窅眇的背影,早已远在隔世的记忆,但我听得见她还在那江边的疏影里,指尖松开脖颈那颗翡翠色纽扣,发丝在风中飘扬……那个人影突然象洇淡的脂粉,沉落凋谢,随岸墙下不息汩汩流淌的江水逝去……

我听见那个沿着铁轨边的站台奔走,脖子上扎着围巾的女子,带着急切目光迎向对面驶来的列车,汽笛声响,列车缓缓停止在站台,女子向着远处的车门奔跑,发丝上那一枚蝴蝶发卡掉落地上,脖子上的围巾散开……

其静若何,松生空谷,其艳若何,霞映澄塘。在岁月流走的光阴里,眼前的我已容颜苍老,而你还停留在过去的时光不老!

唉,无法与时光中不老的你携手白头了,一如此时的我无可溯流那悠长的岁月之河。

身后纷乱如麻的尘埃里,我看不见你,也无法触摸你的身体,但我的耳际有着那年同样年轻的心跳,一直在牵着你的手,一直在你耳边说着只有我们可以听见,也只有我们可以听懂的悄悄话,你可曾在意和留心,那个一直尾随你的影子……

我曾看到这样的画面——

那个孩子的母亲走了。在一座小小土包里的,那是母亲静静安歇的地方!

那个孩子手不停拍打着土包,不停的叫着妈妈妈妈,他是希望母亲能听见呼唤,但是母亲听不见了。他努力的用眼睛向着土包上的缝隙窥探,但是他什么也看不见。

人们努力要安慰孩子,告诉孩子,你母亲不在了!赶紧回家去吧!

孩子倔强的一次次挣脱人们的手,拼命扑向小土包,不停的呼唤着,他相信,那里就是他的母亲,母亲只是睡着了,并没有离去!

母亲走了!孩子觉得母亲还在另一个世界,还真实的存在着。隔着那一个小土包,叫唤着妈妈妈妈!是的!他听到了那另一个世界母亲的回音!那声音一如从前,慈爱温馨!

我确定,另一个世界的母亲也一定听到了孩子的呼唤。

孩子和母亲,彼此无法触摸,彼此不能相见,但你屏住呼吸静静的听,他们彼此在对方的耳朵里如此真实的存在!耳朵里存在着,心里便存在着了!

有一天,当苍产遮没经妆,时光遮没生命的故事,但在那广袤无垠的空间,那可以穿透灵魂的声音的形象却将永不消散!它们穿越千年,它们穿透千秋,穿过无垠时光邃道,那如此清晰缭绕耳畔的声音,在生命和岁月的丛林上漂荡,经久不息……

5、有一天我们都将沉入黑暗!

太阳和月亮、深情的眼睛、灼热的心跳、渴望与梦想,在深不见底的渊薮,在茫茫迷津彼岸。从此远隔在另一个世界。

黑暗阻隔了我们的感觉,夜色遮没了所有视线。你的指尖不再有温柔,你的眼睛从此失去动人的颜色。

但是黑暗怎能淹没心魂的耳膜?它在无边黑暗的旷野里永久聆听!

那青石板巷道里响起的,是她温情的脚步?一步一莲花!

那轻悄悄如风充盈耳膜的,是曾经如此熟悉的语言!那带着慵懒神态,带着疲惫喘息,在耳边呵着热气的唇间,分明有鲜丽动人的胭脂红!

那四野里时而沙沙声的,那是三月细雨落在大地的叶芽上了!那带着躁动的“噼啪”声的,是疾骤的夏雨敲击着窗前那一丛美人蕉吧!

还听见了什么?哦,大地上出现了草木拔节的声响!万物生长。还听见了什么?哦,那曾经如此令人心醉的林花飘落的声音,象一个愈走愈远的女子背影!

我听见了大地呢喃私语,我听见了季节轻轻走过的脚步匆匆。

我听见白天黑夜纷至沓来。

我听见过去、现在、将来的无限纠结。

我听见了远古的回音。

我听见了一朵花,一只虫子,一个孤独的人,一个落寞的影子,一个在村巷深处徘徊的忧伤灵魂……

我听见了这个世上的苦难和喜悦。

我听见一条河蜿蜒流过。

我听见了一朵云悠然掠过北边的山巅……

我听见了阳光和霜雪……

在暗无天日的黑暗中,听着听着,那历尽世间风霜而干枯的眼睛也禁不住会流泪,那泪的湿痕里生出暗色的花,它带着耳朵的梦想,有一天,这暗色的花终于从黑夜破土而出,它终于可以看见世间的光明,终于看清了耳朵里那许多声音的形象。

或者那时,已是地老天荒的时候了,已是沧海桑田海枯石烂的时候了,已是山为陵江水为竭的时候了。

在夜色的寒冷与荒芜中徘徊的耳朵,有一天,突然就听见了窗外布谷鸟的声音,那是春暖花开的味道,从天地黑暗的禁闭里破晓而出,带着青草泥土萌动的气息,带着指尖暄暖的颜色,那缠绵流泻着的青荇,缭乱着暄软香浓的荡漾,是她从舞榭歌台妖饶裙摆掠过的十里春风。

那破窗而入的布谷啼鸣,一声,一声,象季节滴落在大地的钟声,象檐角挣破残冬的风铃,大地于是醒了,我于是醒了,所有的沉睡于是醒了。

时光不负大地,大地不负季节的约定,而这个季节也从未辜负过我的耳朵!

6、聪者听于无声,明者见于无形!

人自以为眼睛看见万物,分辨一切;自以为身体感知一切,所见即存在。其实多么可笑!他们怎知眼睛所看到的,如此単薄苍白而荒凉,身体所感知的,多是伪善与虚无。他们不知道,叧一种无比真实的存在原是在耳朵里!喜怒哀乐悲伤或幸福!

这个世界上,无数灵魂在追求一方净土,但放眼看去,物欲横流的世界里,净土又在哪里?似乎只有无尽的失落与惆怅。

其实,他们怎会知道,他们自己永远被身体的感知和眼睛的视线蒙蔽着呀!那方净土一直就在,它在我们耳朵可以听得见的那个世界里!

如此真实,如此细腻,如此激动人心又如此真实演绎着世间所有的喜怒哀乐惆怅伤悲!

我确信,这个世上,有一种存在就在每个人的耳朵里,在每个人的左耳或右耳里。不在眼前,不可触摸,它藏在你的耳朵里。那是一种可以听见的形象,如此清晰,轮廓分明。

一个在你的左耳,一个在你的右耳,不信?哦,你静静的听,你听,你听……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