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姜红伟:诗翁刘章别人间 天堂再谈“北山恋”

春寒料峭,今年的春天格外寒冷。疫情笼罩,大家的情绪格外沉郁。而今天下午,一个突如其来的噩耗传来,猛烈地痛击我的心情,使我顿时感觉到了“雪上加霜”!

自武汉疫情爆发后,诗坛掀起了一股“抗疫诗潮”。为了及时整理“抗疫诗潮”发生的全过程,自1月26日开始,我每天“雷打不动”地到各个诗歌刊物微信公众号上追踪记录各家公号推送的“抗疫诗篇”情况。今天下午五点,我又开始了追踪记录工作。当我第一个打开《诗刊》微信平台的时候,一行触目惊心的《著名诗人、《诗刊》编委刘章逝世》的标题击疼了我的伤心,击出了我的泪水……

刘章先生去世了!

刘章先生是中国诗坛的优秀诗人,也是中国乡土诗歌的代表诗人,更是一位令我感恩的恩师。

恩师刘章先生驾鹤西去,他对我的影响,他给我的恩情却依然历历在目,念念在心……

1980年3月,我上初中一年级。在学校图书馆阅览室里,我看见一本《诗刊》1980年第2期。翻开一看,一组题目为《北山恋》的组诗深深地吸引了我。这是一组充满了浓郁的乡土气息,语言优美、意境优美的脍炙人口的诗歌,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那时候,我刚开始学诗,诗人刘章的这组诗歌便成为最初启蒙我的诗篇。在我心目中,刘章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一个诗歌少年崇拜的偶像。

那时候,刘章先生已经是诗坛名家,河北诗歌的领军人物,我最喜欢的那组他的诗作《北山恋》荣获了全国第一届中青年诗人优秀新诗奖。

大约是1983年夏天,怀着崇拜的心情,我给时任石家庄市文联《新地》文学月刊主编的刘章先生寄去了一封诚恳的求教信和几首诗歌习作,请他指点。没想到,刘章先生很快就给我回了信,对我的诗作给予了点评,鼓励我好好写。收到那封信的时候,我惊喜万分……

那是一封对我后来的人生产生了重要影响的信件,要知道,刘章先生可是我国诗坛上的著名诗人啊,能收到他的回信,能得到他的鼓励,对于一个十七岁的诗歌少年来说,该有多么重要的意义啊!

过了一段时间,我又给刘章老师再次寄去了信、稿,请他指正。没想到,刘章老师的回信给我带来了更大的惊喜:

姜红伟同学:

诗稿收到,可用第一首。祝贺你的进步。

此致

敬礼

刘章

十二月二十九日(1983年)

天啊,我的诗歌居然被留用了!

1984年5月,我的一首校园诗歌由刘章老师编发,刊登在了《新地》1984年第5期。那首诗歌的发表,对我是一次极大的鼓舞和激励。从此,更加坚定了我要成为一个诗人的信心。

那一年,在学习了刘章老师的叙事诗之后,我第一次开始了小叙事诗的尝试,并将我的创作成果寄给了刘章老师。结果,过了一段时间后,我又收到了刘章老师的回信

姜红伟同学:

你好。

因我在省委党校学习,学习任务极为紧张,每周只回家一天,写回信也写不完,未能及时给你写信。

诗,粗略读过,为你年轻有为而高兴,你是能写小叙事诗的,注意叙事与抒情的结合,诗,一定要有情,叙事诗教意不宜太复杂。请你直接寄给一个刊物,我是离职学习,不便直接处理稿子。

太抱歉了。

此致

敬礼

刘章

十月一日

那是我最后一次收到刘章老师的回信。此后,由于深知刘章老师繁忙,我就再没有给他写信打扰他。从此,我和刘章老师失去了联系长达25年之久。

2009年,我策划了八十年代优秀诗歌编辑家访谈录活动。作为中国诗坛上一位曾经主编过《国风》诗刊、《新地》文学月刊、《女子文学》月刊的著名诗人和著名编辑家,刘章老师自然是我重点要采访的对象。当我在时隔多年后拨通了刘章老师家的电话时,从电话那端,传来了刘章老师亲切的声音。在电话里,刘章老师对我策划的活动表示了支持,并率先给我寄来了亲笔所写的访谈录,从而为我搞好这项活动增添了信心,鼓足了劲头。

2012年6月1日,在筹备八十年代诗歌纪念馆期间。为了求得刘章老师的支持和帮助,我再次拨通他家的电话,向刘章老师详细汇报了创办纪念馆的情况,刘章老师十分高兴,并答应为诗歌纪念馆题词。时隔十几天后,我收到了刘章老师的珍贵墨宝——两幅为八十年代诗歌纪念馆的题词。一幅题词的内容是:留下八十年代诗歌的灿烂微笑。壬辰夏 刘章题。另外一幅题词的内容是:展示音韵展示节奏留下八十年代诗歌的灿烂笑容。壬辰夏日 刘章题。

捧着刘章老师的墨宝,我的心里顿时泛起了丝丝暖意。

2020年2月20日晚7点46分写于家中

作者简介

姜红伟,1966年出生,黑龙江海伦县人。中国诗歌学会理事,诗人、诗歌史学家、中国第一家民营诗歌纪念馆——八十年代诗歌纪念馆馆长。现在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呼中区委组织部工作,曾在《北京文学》、《收获》《花城》等报刊杂志发表《海子年谱》等有关八十年代诗歌史学研究文章两百余篇,撰写有关八十年代诗歌史料书稿8部300万字,出版诗歌史学著作《寻找诗歌史上的失踪者》、《大学生诗歌家谱》、《诗歌年代》(上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