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闵爱红:童年的经历已遥远

童年时期,是一个人性格形成的重要时期。你童年时期的家庭背景,家庭氛围,生活经历,都会刻在你的血脉里,深深影响你的一生的性格。

小时候,家里兄弟姐妹多,我刚好处于中间,上有哥哥姐姐,下有弟弟妹妹。我永远都是最不受重视的那一个。

该过年了,父亲就把母亲喂养的肥猪宰了,把猪肉卖给乡亲们过年。最后,父亲把剩下的猪杂碎收拾收拾我们过年吃。

年三十这一天,父亲就把猪蹄猪肚猪尾巴煮在锅里,放入花椒大蒜生姜。我们就馋巴巴的在一旁玩耍,等肉煮熟了,父亲揭开锅盖,热气腾腾,香喷喷的肉味就弥漫整个小土屋。我凑过去,要吃猪蹄。父亲温和地犹豫一下,说,这个大的猪蹄留给你哥,那根大的留给你姐,然后父亲就给我切下一大块肉给我吃。

我乖乖地接过来,津津有味地吃着,心里惦记着,哥哥姐姐赶紧回来吧,给你们留着好吃的呢。

也记不清,哥哥姐姐都去干啥了,他们比我大,肯定是去干活了吧。等他们回来,我就赶紧迎过去,告诉他们锅里给他们留的有猪蹄。

有时候,母亲杀了鸡子煮了吃。当我凑过去时,母亲会说,这个鸡腿留给你哥,那个鸡腿留给你二姐。你吃一个鸡翅膀吧,另外一个鸡翅膀留给你大姐。女孩子吃鸡翅膀会心灵手巧。我就乖乖地接过来,香喷喷地吃起来,好像吃了就能巧起来。

慢慢就养成了习惯,每次煮猪蹄或者鸡子,我都会说,大的猪蹄鸡腿留给哥哥姐姐,我啃猪尾巴或者鸡翅膀。

等到有了妹妹和弟弟,好的当然都是要留给弟弟妹妹的。这就养成了谦让和顾念别人的习惯。童年的生活就是这样度过的,从来不爱与别人争什么。

在那个年代,兄弟姐妹多,吃穿都拮据。一件衣服,老大穿不上了,老二穿。我从没有穿过新衣服。我二姐长得快,和大姐一般高。她俩都穿新的,旧了给我穿。所以我穿的衣服几乎都是破破烂烂的,特别是冬天的棉袄都漏着棉絮子。以致于村里爱开玩笑的长辈们见了就逗我:“三姑娘,你不是你妈亲生的,是从山上捡来的,你看你姐都穿得那么漂亮,你穿的都是破的。……”然后哈哈大笑着走去,惹得我总是哭。至今,也最不擅长穿衣打扮。

父母总是忙于劳作,哥哥姐姐大一点,也要跟他们帮忙劳作,只有我被丢在角落里自生自灭,最不受重视。

所以生性寡言少语,不善表达。特别是小时候,心里有话总表达不出来,遇到委屈就只是哭。人过中年后,才略有改变。

至今,还是不喜与人说话,永远都是安静的角落里最黯淡无光的一个。

妹妹出生的时候,我还不到六岁。妹妹个子大,刚满月就16斤重。妹妹不到一岁时,我刚刚过了6岁。哥哥姐姐都跟着父母去劳作,我在家里看孩子。我抱不动妹妹,母亲就把妹妹放椅子上,让我坐旁边看着。时间长了,还是不小心,妹妹从椅子上摔了下来,磕在石头上,摔破了头。母亲脾气大,心疼妹妹,就打骂我,拧的我好疼,委屈得直哭。至今印象深刻。

弟弟出生的时候,我不到十岁。我天生体型弱小,地里活儿还干不了,看孩子的活儿归我。记得我上五年级时,家里人要忙地里活儿,我还带着弟弟去学校上课。他哭闹的我没法学习,我还被老师骂了一顿。好生委屈。

有一次,我放他嘴里一颗糖,谁逗他笑,笑呛了,糖块卡在气管里,脸都憋紫了,差点出人命,幸亏邻居大婶使劲捶打他的背,糖块打出来了。吓得我半死。

童年带孩子的经历太多,把我自己的童年带没了。所以长大后不太喜欢孩子。别人看见谁家的小孩,就亲昵地过去抱。我几乎不会这样做,显得很不亲近。

后来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孩子,我也从来没想要第二胎。那时候,计划生育紧,支持独生子女,还是有不少人偷偷生了二胎。我却不愿。即便后来二胎开放,我也能赶个尾,我还是不愿。我只愿把所有的爱都给唯一的儿子,也不愿把爱分割出去。因为,我从小分到的爱太少,我不喜欢兄弟姐妹多的家庭。

那些岁月,日子都苦,都忙,都累。所以父母亲脾气都不好,特别是母亲,经常发脾气。谁犟就打谁。大姐二姐没少挨打。我亲眼目睹母亲拿着又粗又长的棍子追打姐姐,有时候棍子都能打折,心里特别害怕。所以,从小就害怕父母亲,不敢惹他们生气,不敢犟嘴,怕挨打。从小学会了顺从,听话,不违逆,我连青春逆反期都没有经历。

到了成人,结婚生子,青春逆反期这时候出现了,有时爆发还很强烈,这是遇到了能让我释放本性的另一半。该经历的,人生总逃不过,被压抑的,总要释放出来。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一样的乡土养育不一样的人生。

童年那美好单纯又辛酸又温馨的经历已经遥远,无论什么性格,请接纳你自己,因为,你就是你,人间不一样的烟火。首先珍爱你自己,你才有热爱生活的底气。

作者简介:闵爱红,禹州市磨街乡三中语文教师。教学就是我的事业,课堂就是我的最爱。愿我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有作品入选《师心有痕》《师者行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