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张俊香:把我的幸福说给你们听,可好?

如果世间所有的遇见都是久别重逢,那我就有理由相信:前世的你我一定有缘。——题记

我是个活泼好动之人。近三十年的光景,我陆陆续续游遍了大半个中国,省内的未开发景区几乎都留有我的足迹。基于此,老公戏谑我说:“哪个假期老张要是不出去晾晒两天,她整个的人都会发霉的。”

我最喜欢的是暑假了。抛却一身的疲惫,将悠闲的身心放飞于大自然中,让山涧的流水鸟鸣应和着我的欢声笑语,让我上扬的眉眼定格在镜头,让我开怀的笑声永存记忆。

可是,2018年的暑假,于我成了灰色的印记。由于双脚后跟长了骨刺,我遍寻了周边县市的名医,用尽了各式各样的土法。最后做了三次小针刀,可是,却没有出现我所期盼的效果。日常的走路已是“戴着镣铐”,诗与远方当然更无从谈起。翻看别人朋友圈里的旅拍,我的羡慕溢满眼眶。我一遍又一遍地反问老公:“我的天山梦还没有实现呢?我的漠河之行还能继续吗?”

也许是为了宽慰我,也许是嫌我太过焦躁。一向宽容的老公提议说:“你脚疼不能走路,可是不耽误你手写字呀。他们在外发朋友圈,你在家可以充实你的QQ空间和微信朋友圈啊,让他们分享你宅家的欢乐,让他们欣赏你文字的魅力呀。”

权衡再三,我不得不接受老公的建议。在家小心翼翼走路,安安静静读书。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大学群里看到了原阳李英霞发的她同事的一篇文章。文章的题目我已经忘记了,却特意记住了那个叫燕燕于飞的名字。灵动的文字里飘逸着她的活泼与欢快,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估计现在她也不知道,引领我进入中教参的人竟然是她吧!

在中教参文章链接的下面,我找到并保存了刘晖老师的电话与微信,结识了诸多的名家里手。那个暑假,读他们的文字成了我的精神生活。借用家人王玉萍美女的话来说,中教参“全国中文核心期刊”这个巨大的头衔让我望而生畏,更是让我望而却步。我只敢也只能把自己置放在一个窗外旁听生的位置,偷偷地分享着公众号里的美文,感受着刘文玉校长初建天府中学的那份艰辛与豪情,品啧着崔中华老师那娓娓道来的师生情缘。

直到2019年的那个父亲节,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对父亲的祝福,让我这个刚刚失去父亲的可怜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我边哭边写下了《写给天堂的父亲》一文。犹豫再三,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加上了刘晖老师的微信,虔诚地将那冒着热气的文字,发给了刘老师。

等待的时刻是漫长难捱的,虽然只是仅仅一天多的时间。但刘晖老师回复了我,表扬我文字功底不错,鼓励我多给平台投稿。等看到自己的文字链接,看到了有燕燕于飞老师的留言,以及那么多家人的安慰,我的心忽然就有了一种依靠,有了一种找到组织的欣慰。

自此后,中教参就成了我的精神家园。我如同赵灵歌老师课堂上那个领到第一块糖果的孩子一般。我将用更好的表现继续展示自己,期盼能更快更早拿到第二块糖果。

那个暑假,我向刘晖老师投递了六篇稿件,不仅每一篇都被迅速采用,还得到了家人们很多的鼓励与支持。在单位、在我家乡的小城我也逐渐有了一点点小小的名气。很多人知道了那个叫点亮心灯的女人,不仅会旅游,还会码字;不仅能够和学生打成一片,还能够把教学故事融进小说;不仅人长得朴实,文字也很是接地气。不到半年时间,我就获得了刘晖老师的“专栏”资格。

在陈艳敏老师的《自在的行旅》中,我也让自己身心欢快走;在朱喜臣老师的《追梦》中感受岁月的癫狂;与彭庆丽老师一起走近《捕鸟人》;和高艳玲老师一同《回娘家》;同张丽霞老师一起《做一个幸福的读书人》;和史春霞老师相约在《童年的乐园》;将那《幸福的味道》与张利娟老师一同分享;在许青海老师那《永恒的乡村里》,嗅闻那《榆钱的飘香》;在《漯河明月夜》的月光下,欣赏灵歌老师那铿锵的《广场舞》;天亮后,与李宝虹等几位美女去《西华看桃花》;直到我和远方的郭军娜老师异口同声地喊出来:《见到你,真好。》

正是因为你的实在你的好,我把身边的朋友一个个拉过来。我们看到《荒山上的春天》呈现出了一抹一抹的绿;心雨《春天的心思》原来就是《再续前缘》;那个《偶遇》《早春》的李焕朵,让我们欣赏到了她的《学厨小记》;还有《我的假日》,充溢了满满的《桂花香飘》。

《为了让美好的心情更美好》《我想让自己跟上你的脚步》。在《立秋》季节《秋风》中,将《记忆里的味道》揣摩把玩,然后幸福地对你说:刘老师,结识中教参后,我感觉自己《突然间长大了》!进入中教参,我好似拥有了《一座百花园》!我会把这里当作我心灵的栖息地,我会《一路岁月一路歌》。漫漫红尘路上,我会《把我的幸福一一说给你们听》的。

刘老师,可好?

各位家人,可愿意?

作者简介:张俊香,浚县卫溪中学历史教师。爱文字,喜旅游。得益于家乡大伾山的灵气,闲暇之余颇爱码字,虽无诸多文字发表,却依旧我行我素,自娱自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