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黄冠:思衣之变

作者简介:黄冠,男,壮族,九零后,现供职于东兰县公安局,挂任三石镇板文村党组织第一书记。

小时候,遭遇“非典”,但年纪小,对“非典”不以为意。

“非典”肆虐初期,于当时的我们而言似乎没有什么改变。早晨伴随着母亲的唠叨醒来,被生拉硬拽套上了一层又一层衣服,然后刷牙洗脸,匆匆写着作业,希望在有限的时间里,把作业做完,空余时间可以寻找自己的小伙伴玩了。那时候的我们不关心非典是个什么东西,我们只关心奥特曼、铁甲勇士,他们总能战无不胜,总能化险为夷。小伙伴们在一起,讨论得最多的,也是今天又要打哪个怪兽了。那时候我们幻想一身的衣裳,除了保暖,它们还是我们的铠甲,无论多冷的天,都充满着快乐的酸臭味。

后来,慢慢地,路上的行人戴上了口罩,学校的寒假延期了,篮球培训班也取消了,“非典”字眼充斥着大街小巷。尽管如此,我依然没有太多的感触,唯一变化的是母亲不让我老往外面跑了,衣服也换得比以前勤了,衣服上还多了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再后来,我长大了,毕业了,工作了,关于“非典”的记忆也慢慢淡化了。然而,2020年的春节,从武汉飞来的病毒一下子让我又回到了“非典”时期。网上、电视上、报纸上,那一串串不断增长的病例确诊数字,让我惶恐和急躁。

电视机里主持人的衣服不再是往常的春节红,所有的聚会聚餐都取消,商店关门,道路封堵,连门都不敢出,消毒水的味道弥漫了大街小巷家家户户。还没来得及品味年的滋味,我也要去上班了。

刚回到驻点的村子里,村部的大喇叭播放着防疫的注意事项,然而群众似乎还是无所谓,出门遛狗的、散步的、钓鱼的、串门的比比皆是,聚会的、打牌的、喝酒的处处可见,我不禁心生恐惧。“再这样下去可不行,”我拨通了党支书电话说到。于是,我召集了党支书和几名在村里德高望重的长者,连夜赶到各家各户,向他们宣传防疫注意事项。农户见我进到家里,十分热情,赶忙招呼着我坐下。这架势是要对酒当歌呀?我立马回绝,连声解释,终于在我们的苦口婆心下,农户才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这是日本人民印刷在援助中国抗击疫情物资包装外的句子,火爆了神州大地。这也让我想到了未过门的妻子,金吉。她跟我一样,在大年初二便返岗。我们虽然是不同部门,不同行业,虽然身着不同的衣服,在不同的地方,但责任是一致的——疫情防控。

时光在忙碌的日子里,流逝得特别快,这不,山雾刚刚散去,久违地阳光便照耀大地。

她,还好吗?连续十余天的高压工作是否吃得消?有没有按时吃早餐?今天有没有下乡排查新冠肺炎情况?有没有记得喷消毒水?我在思念中焦急,时不时看看手机,看她有没有给我回消息。有时,在焦急中的我想起了小时候看的动漫,幻想着时间线被一瞬间拉长,我变成了奥特曼,口罩成了我的战盔,制服成了我的铠甲,到疫情战场上保护人民。然而现实提醒着我,抗击疫情还在继续。是呀,在这残酷的战场上,我们早已不是小孩子,容不得半点犹豫。

长大了,我们早已不是旁观者,而是参与者。小时候的山,依然矗立,小时候的水,依然流淌,但眼前的我,早已从不问世事的少年,变成了冲锋在前的青年,披上充满责任和担当的作战服,与白衣勇士共同抗敌。排查、核实、登记等等,走了无数的路,说了不尽的话,衣服早已被汗水浸湿,但农户早已熟悉这酸臭味,但好在农户开始重视疫情防控,少出门,不聚餐,出了门的每个人都戴起了口罩。

在这些日子里,还有多少人奋斗在抗疫一线,我数不清,但我能记起着小时候那股酸臭味,勇敢没有消失,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存在。从童年到成年,抗击“非典”到抗击新冠肺炎,我们长大了,衣服也长大了,勇敢也长大了,我们的心,也长大了。他们说的病毒,也长大了,但我们不再恐惧和焦虑,我们早已准备好,迎接战斗!

胜利吧!中国!

转载请注明出处,公众号:风物东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