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文精选

周雅莉专栏:纵使花落去 总有燕归来

如果有缘见到晏殊,你想他一定是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长身玉立,脸上有疏离的表情,眼里有淡淡的愁绪。

你是酷爱宋词的人,你总觉得,宋词就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喜悦、伤心、痛苦、欢乐……读一阙宋词就会变得宁静祥和。林妹妹的《咏菊》诗里说“无赖诗魔昏晓侵”,你觉得,你的心里也住着一个诗魔,一日不读诗便觉面目狰狞。

在北宋浩如烟海的词人里,你并不多爱晏殊,你更爱苏轼的豪放旷达,更爱柳永的放荡不羁,更爱辛弃疾的沉雄豪迈,更爱……你总觉得晏殊太顺遂,一个泡在温柔富贵乡里的宰相,即便写了些意境悠远,从容蕴藉的词又如何呢?

真正贴近晏殊的灵魂是在听了中南大学的杨雨教授讲晏殊之后,那个晚上,与故人小酌,微醺之后你居然嚷嚷着要给晏殊打电话,这后来好久,都成了故人的笑料。此后再读晏殊的词,你便有了不一样的感觉,晏殊固然一生顺遂,但他凭借的是出色的才华和本性中的素朴淳厚。

的确,在北宋的政治圈和文化圈里,晏殊无疑是人人称羡的人生赢家。自小就是神童,14岁就被举荐参加殿试,神气不慑,援笔立成,深受宋真宗赏识,赐同进士出身。到了宋仁宗时期,晏殊一路官至宰相,而且长达十年之久。他开过书院,办过教育,提携晚辈,范仲淹、欧阳修、宋祁见他的面都得尊称一声“恩师”,连苏轼都以见晏殊一面为荣。他一生仕途平顺,虽然偶被降职使用,却无大起大落。他喜好宴饮游乐,人生的很多时光,都在他的觥筹交错、应酬唱和中度过,因此他被人们称为“太平宰相”,“富贵闲人”。

或许,也正是这样的“太平”和“富贵”,才造就了晏殊的文化特质,孕育了晏词的万千气象吧。

写风流,柳永写“鸳鸯绣被翻红浪”,玩的是视觉冲击,张先写“心事两人知,掩灯罗幕垂”,整的是朦胧美。而晏殊呢?“青杏园林煮酒香,佳人初试薄罗裳”,晏殊从不玩风流,晏殊玩的是风雅。写富贵,李庆孙写“轴装曲谱金书字,树记花名玉篆牌”,而晏殊呢?“楼台侧畔杨花过,帘幙中间燕子飞”,“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晏殊从不言金玉锦绣,却自是一番富贵气象。有人说,这大概就是暴发户与高富帅的区别吧。尽管晏殊一生权倾朝野,但从他的词中你永远感受到的都是一种从容慰藉雍容典雅的平常心。

他温润如玉,旷达内敛,他把自己的种种心绪,以及对生命的感悟忧思,都写进了他的《珠玉词》里。

《浣溪沙》是你非常熟悉的晏殊的词 ,今夜再读,却带给你不一样的感悟: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你居然觉得这是北宋词里面最美的句子,人生来来往往,大概很多人都会常常处于“无可奈何”和“似曾相识”之间吧,曾经在你生命里很重要的人,后来却是“无可奈何”的结束与缘尽;曾经怎么也不会有交集的人,却偶然地出现在你的生命里,带给你“似曾相识”的喜悦。我们总是在不停地告别然后再不停的出发,总会有“似曾相识”来帮助我们挽回对生命温暖的希冀,又怎能因为“无可奈何”的告别而让自己坠入无尽的痛苦与绝望呢。

潮来潮去、月圆月缺、花开花谢,本来就是事物的两面性,晏殊用他从容蕴藉的文字,在这个夜晚,帮助你领悟了生命的真谛。

“太平宰相”“富贵闲人”又如何呢?也许他与柳永相比,少经历了一些挫折,与范仲淹相比,少经历了一些贬谪,但他的一生,也并不是不食人间疾苦的一生,弱冠之年,遭遇双亲的离世,最亲爱的弟弟晏颖,又在十八岁便早夭,琴瑟和鸣的两任妻子也年纪轻轻就离他而去,这样一个对生命,对万物都有那么细腻的体察和感喟的男人,遍历生死,却始终淡然而克制。

他不倾诉,也不宣泄,他只将一腔情绪化为宁静的平和,写进他的词中。他所有的词都从容温润,典雅蕴藉,他将自己的感情克制得恰到好处,即便有愁绪也只是淡淡的。他不让你看见他的悲伤,更不让你看见他的眼泪。读他的很多词,你最多感受到一种如云似雾的清愁。

这个男人,他是那么温柔而深情,又是那么质朴而旷达。难过的日子里,你把他的词放在枕边,一遍遍的读,你仿佛看到他一袭白衣,站在花园小径的尽头,举一杯琥珀美酒,对你说:

纵使花落去,总有燕归来。

作者简介:

周雅莉,郑州市经开区初中语文教研员,郑州市优秀班主任,河南省优秀教研员。用文字编织梦想,用阅读拓展脚步,在安静生活里抒写着思考与感悟,在教学研究中捕捉着幸福和喜悦。无论生活多么庸常,也要抬起头来仰望星空,让灵魂不生一丝白发。有作品入选《师心有痕》《师者行吟》《师意盎然》《师墨飘香》。